還校園一片淨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我是一名在教學第一線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初中語文教師,還擔任著班主任工作。我所在的學校是市裏名校。在校學生多,各班的學生容量大,教師的工作任務繁重。在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今天,校園也不再是一片淨土。教師們在埋怨著自己收入微薄、工作勞累的同時,把創收的目光盯在了學生身上。教師們利用雙休日給學生補課,在學校的課堂上卻不大用心教課,把教學重點轉移到了課下。教師們私下收家長送的禮,班主任利用手中的這點權力和家長搞關係,找家長辦事,給關係好的學生安排好的座位,課堂上重點提問,重點輔導。學生和教師形成了金錢交易關係,校園這片聖潔的淨土染上了銅臭的味道。

剛剛三十歲出頭的我,在這大染缸中也同樣著色。一到雙休日,我就想盡辦法把學生召集到家裏來補課,直接向學生收費。一到年節就有家長登門來送禮,送的東西有日用品,高檔服裝,名牌煙酒,有的還以給孩子壓歲錢為名,直接送二百到一千元錢。有的家長送的少,還有怨氣,不給人家好臉色看。就這樣在利益的誘惑中,在忙忙碌碌中,在爭名奪利中,我活的好累好累呀。我太注重名利了,有時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和學生的關係早已失去了那份純真與聖潔。有時靜下心來想一想,心裏總有一種酸楚與迷惑,不明白人到底該怎麼活著。

九九年三月我幸得大法,從此我的人生掀去了蒙塵的一頁。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把我從迷失中喚醒,讓我找到了歸航的方向,我從此找到了人生航船的坐標。我找回了自我。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著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把自己的言行歸正在法上。我放棄了雙休日和寒暑假補課賺錢,把教學能力和水平投入到學校的教學中,不做刁難學生和家長的事,學生座位按大小個排坐,拒絕收學生家長送的禮品和現金,學生家長請吃飯也婉言謝絕。

有一次,一個和老師們關係特別熟的家長,給主科教師每人送二百元的購物券。班主任劉老師把小票已經收下了,我拒收,劉老師和王老師找到我埋怨道,你煉法輪功就煉法輪功,還來真的了,你不收我們咋收,我倆還是黨員呢。我說,大法要求我按真善忍做,我不做就不配當大法弟子。她倆見我態度堅決,她倆把小票收下了,不再勸我。

還有一次,一個家長把一張十斤的雞蛋票和一張一桶花生油票趁我去上課時塞進了我的抽屜裏就走了,我就找到這位家長單位把小票退了回去。該家長和她的同事不理解我的做法,我說我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她們說現在社會上人們不都這樣嗎?我說法輪功就是讓人道德回升,不隨波逐流。家長和她的同事們都佩服法輪功。

我班有一個男生不會寫作文,學生家長老張托朋友讓我給這位學生單獨輔導,我利用課間給這個學生分析、修改了他的幾篇作文,這個學生進步挺快。老張十分高興,開車到我家非要給我一千元錢。我告訴他我學法輪功做好人,輔導學生提高是我的職責。再說我教書掙著工資呢,自己的學生多關照一點是應該的,不要動不動就用錢來衡量。這錢我堅決不要。結果老張把錢扔下就開車跑了。後來我聽說這個學生一本課外書都沒有,我想把錢退回去又找不到老張,我乾脆帶著這個學生花了一天的時間,給他選購了一千元錢的課外書,我沒告訴學生這錢是他爸給我的,我說是他爸託付我辦的。學生十分高興。九九年十月,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邪黨拘留後,老張一家逢人就講這件事,還呼籲家長們把我從拘留所營救了出來。

以前學生犯錯誤我都是簡單粗暴的打擊、壓制、嚇唬,和學生關係搞得很緊張,有的學生嘴上認錯卻口服心不服,背後罵我、恨我。我修煉法輪功後,改變了原來的做法,用善心對待學生,和學生平等交談,本著關心愛護學生的原則循循善誘,引導其讀書,這樣教學效果非常好,教學成績名列前茅,和學生的關係相處非常融洽。

我拒絕收受禮品的高尚師德,以及我較高的教學能力和水平,連同我對法輪功修煉的堅定,成為佳話,被學生和家長傳向了社會,市區許多人都知道有個修煉法輪功的教師是個好人,卻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無辜被邪黨迫害。

我幾經拘留、勞教的迫害和酷刑摧殘又重返校園,我的學生根本不聽信媒體瘋狂的抹黑法輪功的負面宣傳,他們以熱烈的掌聲迎接我再次登上了這七尺講台。現在我用自己的言行,在師生中用真善忍的法理淨化著校園這片聖潔的土地,我要讓「真、善、忍」這宇宙的光輝滋潤著每一個復甦的生命,還校園一片淨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