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讓執著與觀念障礙修煉步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今年奧火來我市傳遞前,邪黨又造謠誣蔑大法弟子,搞的單位上下一片緊張氣氛。上午機關副主任找我談話,我嚴肅的告訴他:我們煉功人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誰也不會去幹的,這根本不是煉功人所為,純屬造謠誣陷,就像當年的天安門自焚一樣是栽贓陷害。他看我一口否定了他的說辭,就草草的結束了談話,前後不到五分鐘。下午隊長又找我談話,她讓我這兩天千萬不要出門就在家,不然她的官就丟了。我對她講善惡有報,講惡黨的邪惡,告訴她大法弟子發真相資料是為了告訴世人事實真相。就在談話要結束時,她忽然說:「你可要為我負責任啊!」

我當時心裏一震:這不是她明白那面著急、在叫我救她嗎?我還有甚麼顧慮呢?我真誠的對她說:「隊長啊,我真的想為你負責,你我認識這麼多年,緣份也不淺,有件事我在心裏憋了很長時間,由於自己有顧慮一直沒有和你講,今天你叫我為你負責,那我真得跟你說說,那就是:三退保平安,你聽說過嗎?」接著我就跟她講了由於邪黨的邪性,天要滅它,退出才能保平安。那一刻我講的有些動容,隊長被深深的感動了,她竟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三退。我為一個生命的得救而高興,也為差點錯過一個有緣人得救而後怕,同時也感悟到轉變觀念原來就在那一念間。

我是九九年初得法的,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得到了淨化。然而個人修煉沒多長時間,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二零零一年我與同修進京護法,當時的心性就是認為大法好,不應該被迫害,應該站出來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就這樣我和同修走出了家門,本以為自己放下了一切,可是到了北京正趕上下大雪,交通堵塞,結果不能按來時計劃那樣的時間返回,對家裏的情也立刻暴露了出來,怕家裏人擔心,看著馬路上堵的長長的車隊,急的汗都出來了。可就在此時我在心裏問自己:你來北京幹甚麼來了?當然是助師正法。此念一出,心平靜了下來,既來之則安之。當我再抬頭看時,前面的路暢通無阻,當時就感悟到這是師父的慈悲點悟,讓我用純淨的心態來做證實大法之事,否則怎能做好?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慈悲點悟與呵護下一切順利,平安返回。

二零零二年初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成立了家庭資料點,我為自己能成為資料點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而由衷的高興,同時也為自己在正法進程中邁出了堅實的一步而欣慰。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單位領導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並寫保證書,並威脅說:如不放棄就調崗,說給我半天考慮時間。我當時就說:這個問題不用考慮,我現在就可以答覆你,放棄修煉是不可能的,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現在的身體就是無病一身輕,你讓我說他不好,那不是沒有良心嗎?就像現在明明是白天,你非要說是黑天,那不是黑白不分嗎?保證書我也不會去寫,因為我並沒有犯錯誤,這是對我人格的污辱。最後書記無話可說,丟下一句:那我也沒辦法,這是上面的決定,就走了。第二天我就被調了崗,由原來的坐辦公室變成清掃衛生的。雖然遭到如此迫害,絲毫沒有影響我修煉路上的步伐,而且我有了更多學法的時間,我在做資料上的時間也寬裕了很多。

我想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因此在工作上勤勤懇懇,衛生打掃的乾淨徹底,得到了領導和同事們的一致認可,連隊長都說:「如果真是這樣,都煉法輪功就好了。」我連續四年被同事們推薦為先進個人。大家對我工作的認可,也為我今後的講真相、勸三退做了很好的鋪墊。從零五年開始,我同周圍的同事講《九評》,講三退,使大家都認識到了邪黨的本性,基本上都做了三退,有的甚至給家人也做了三退。

在這正法修煉的九年多來,無論是在講真相還是做證實法的項目中,深深的感到做的好的時候都是法學的好,在師父法理指導下自然的展現;而每當做的不足時,都是陷入人中,法學的少、不入心而致。同修們,讓我們多學法、學好法,這樣才能做好師父賦予我們神聖的三件事,在最後這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時刻不忘向內找,修正自己的不足,別再讓執著與觀念障礙住我們在正法修煉路上的步伐。

最後祝同修們都能圓滿隨師還。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