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依蘭縣被迫害致死的三位大法弟子(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2001年11月28日初冬夜晚,黑龍江省依蘭縣城內張敏、宋瑞義、張可明等大法弟子,坐農用四輪車去團山子鄉幸福村發真相資料,被受邪黨毒害的村民打電話舉報到團山子鄉派出所。該所所長惡警張煥友帶人驅車前來抓捕大法弟子,同時令該村村長惡人趙春貴組織不明真相的村民,手持木棒去公路上堵截。惡人趙春貴用一米多長的粗木棒毆打大法弟子,有多名大法弟子遭到毒打,一位近七十的女大法弟子被當場打倒在地。

張敏隨後不幾天被依蘭公安政保科長韓雲傑等人折磨致死;宋瑞義遭殘忍折磨,胃部受到嚴重傷害,生命垂危,隨後被迫流落他鄉,於2002年11月3日含冤離世;張可明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後,於2002年初勞教二年,在長林子勞教所受盡酷刑折磨,於2006年3月26日含冤去世。宋瑞義的農用車四輪車也被惡人趙春貴等村民搶去,至今未歸還。

一、張敏被折磨致死

2001年11月28日當晚,張敏、宋瑞義、張可明等大法弟子被惡警張煥友等人非法抓捕到依蘭賓館進行非法審訊。後來這些大法弟子被分到各派出所分別迫害,有多名大法弟子遭到惡警的野蠻毆打。

依蘭縣公安局政保科長韓雲傑對大法弟子張敏一直懷恨在心,因為上一次張敏被非法勞教,其家屬花了8000元錢在省裏托人釋放了張敏,這錢韓一分也沒得到。這次韓雲傑點名要「審」張敏。惡警韓雲傑逼張敏說出大法資料的來源,張敏寧死不說,被韓雲傑雙手銬起吊在暖氣管上,然後狠命地拳擊張敏的胸部、眼眶、太陽穴、抓住頭髮往牆上撞。

60多歲的張敏雙手在暖氣上燙出了水泡,口乾舌燥,惡警也不放她下來,更不讓她喝水。張敏被迫害的口吐鮮血昏死過去,可凶犯韓雲傑仍不放過,用水潑醒後再接著打,打的張敏小便失禁,這樣折磨長達60小時,惡警們仍不放其回家,依蘭縣公安局長趙士晶、副局長張煥友仍命令將張敏關入依蘭縣第二看守所。

當時張敏疼痛難忍,要求馬上到醫院救治。惡警所長鄭軍不但不給治病,反而罵張敏,並且說她是假裝的。由於傷勢太重,張敏痛苦不堪,呻吟不止,並一直吐血,然而,管教根本不管大法弟子的死活,第四天竟和幾個犯人把已經生命垂危的張敏按在刑椅上強行灌了兩瓶鹽水,張敏當場昏死。可這些歹徒卻把昏死的張敏送回了牢房,同室的人都哭了,勞動號報告所長鄭軍說張敏不行了,鄭軍破口大罵:「誰×××有功夫侍候你,你不是能煉法輪功嗎?你就煉唄,我們沒工夫!」經同室犯人再三哀求,才將張敏送到中醫院搶救。

張敏於2001年12月5日被依蘭縣公安局迫害致死。歹徒為掩蓋罪證,一直不通知家屬,死後告訴家屬死於心臟病。可張敏從未有過心臟病史。2001年12月7日,張敏遺體在公安的威逼下被火化,公安局、610辦公室的人全在場。惡警韓雲傑已遭惡報,於2004年7月25日突發腦出血而死,死時痛苦不堪,面部及身體其它部位變黑,死相極其嚇人。

二、宋瑞義含冤離世

2001年11月28日當天晚上,宋瑞義在依蘭縣賓館內被「背劍」式綁吊(就是把雙手背到身後,一手在上,一手在下,用手銬扣住,手銬剎到肉裏,使人極其痛苦)。後被送到第二看守所。宋瑞義為抗議迫害,開始絕食。三天後,看守所在惡警所長鄭軍指使下,強行給他灌濃鹽水,但他仍堅持絕食14天後,因胃部受到嚴重傷害,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擔責任才將他放回家。


大法弟子宋瑞義生前照片

2001年12月29日,依蘭縣對大法弟子非法搜捕。宋瑞義與妻子被迫離家,家中只剩下76歲的老母親和正讀書的女兒。他們流離失所期間,派出所迫使大隊拿錢去山東等地追捕。從看守所被放出後,宋瑞義因遭受殘酷的肉體和精神迫害,胃裏腫脹不堪,吃不下飯,在顛沛流離中臥床不起,於2002年11月3日在他鄉含冤離世。

宋瑞義2000年1月6日去北京信訪局上訪,被劫持回依蘭,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達77天,受到殘酷的折磨,經歷了罰站、毒打、整天將頭插進便器中,用毛巾勒脖子等。在看守所副所長林忠的指使下,牢頭孫輝整天折磨他,一次用毛巾勒住脖子險些將他勒死。2000年11月9日,他再次進京,在天安門打橫幅,喊「法輪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回依蘭縣,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家中被縣公安局勒索3000元押金、交依蘭鎮2000元、交大隊1500元(不開收據),交看守所伙食費用400元,共計6900元。

三、張可明被迫害致死

2001年11月28日晚上,張可明雙手被銬在在衛生間暖氣管上,惡警猛拉身體,使手銬卡進肉裏,拳打腳踢更是家常便飯。在依蘭縣賓館遭迫害兩天後,張可明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2001年12月29日晚,惡黨不法人員們電棒支在張可明家門口,叫開門後把張可明和妻子綁架。張可明在拘留所絕食抗議綁架迫害40多天,惡警慫恿犯人不斷毆打他。張可明身體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在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被非法勞教二年。他妻子被非法勞教,因檢查身體不合格被釋放。


健康時的張可明

遭折磨後的張可明

張可明被非法關在長林子勞教所二年,受盡了折磨。不法警察用電棍電敏感部位、長時間不讓睡覺、五馬分屍、拳擊臉部等各種酷刑,最後在惡劣的環境裏身上長滿疥瘡、皮膚潰爛流膿,並被注射不明藥物。2002年9月以來,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惡警用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逼著大法弟子在它們的編印「轉化書」上簽字,謊稱所謂的「轉化率」自欺欺人。大法弟子岳寶學被惡警上了七天七夜的大掛,大法弟子徐振峰被上了三天三夜的大掛,雙手紅腫,滿身傷痕累累。

2003年11月9日,張可明剛剛從勞教所獲釋不久,公安局政保科鄭軍和片警劉國昌領10多名惡警一夜內三次闖到家騷擾,不給其開門,最後翻牆進入,打碎門玻璃撬門而入,非法強行搜查,又將夫妻二人綁架15天。

在迫害6年當中,警察、610、政法委、二輕局等不法人員經常到家騷擾無數次,加上妻子、女兒也經常被綁架迫害、勒索罰款受酷刑,這些都給其精神上造成極大壓力和摧殘。在長林子勞教所遭受迫害後,張可明身體始終消瘦,沒有恢復到從前,於2006年3月26日含冤去世。去世前出虛汗、全身浮腫、咳嗽,吐痰,吐血不止,疑是在長林子勞教所注射不明藥物所致。

四、七歲女孩悲嘆惡世道

依蘭縣的女孩宮宇,經常拿著爸爸媽媽的照片哭著不停,她經常給爸爸媽媽寫信、畫畫。其中一次寫道:等爸爸回來了,我送給爸爸一個杯子,杯子裏裝的都是我的淚水。爸爸、媽媽快點回來吧!我現在很聽話很聽話。這是甚麼世道啊!爸爸媽媽只因煉了法輪功,我失去了一個溫暖的家,現在爸爸都不認識我了,長的根本就不像原來的爸爸了,又見不到媽媽。


宮鳳強的女兒宮宇(七歲時的照片)

大法弟子宮鳳強

宮宇盼望著爸爸媽媽早日回家團圓,盼望著善良的叔叔阿姨們救救爸爸,盼望著早日結束這場沒有人性的迫害。

宮宇的爸爸宮鳳強原是依蘭煤礦第二採區職工,他為人謙和、真誠善良,工作認真出色,在親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個公認的好人。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多次遭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十二日被中共警察綁架,在依蘭縣看守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認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但仍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佳木斯市蓮江口監獄至今。期間家屬再三要求救治,均遭邪黨惡警拒絕。現宮鳳強的身體狀況更加惡化。

宮宇的媽媽被迫流落在外,奶奶患心臟病、風濕等多種疾病,為兒子憂心,整日以淚洗面,已病倒在炕上;宮宇的爺爺也因惦念兒子舊病復發,但是還堅持著在到處奔波,四處求人期盼著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的兒子能及時得到救治,能「健康」的早一點回到家中。然而,走遍了公、檢、法、看守所、監獄,心力憔悴的家人得到的卻是冷漠、推諉,甚至呵斥和威脅,內心巨大的悲痛和憤怒令人可想而知!

呼籲海內外正義、善良的人士能夠給予關注,幫助營救宮鳳強及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早日結束這場浩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