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依蘭縣張德龍受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依蘭縣團山子鄉居民張德龍,今年48歲。99年之前修煉大法,全家受益,妻子有膽囊炎、肝炎病,不能幹重活,他修煉後也能上地幹活割地了,還能幫鄉鄰們的忙、炒菜、做飯……可是自從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張德龍多次遭綁架迫害。

1999年7月20日邪黨迫害大法開始時,團山子鄉宣傳幹事袁中華,用鄉政府專車把他送去依蘭縣宣傳部辦洗腦班,強迫表態、寫三書、放棄修煉、誣蔑大法。迫害3天放回。

2002年春天,張德龍被前浪村治保主任邢立峰(邢大小子)蹲坑綁架到鄉派出所,後被非法關進依蘭看守所。在依蘭看守所期間,被管教劉興波送到第七監號,那裏是全所最邪惡、打人最狠的地方。當時,在任看守所所長姓鄭。在張德龍被關押期間,惡警唆使同監犯人頭鋪程小東、二鋪彭德全殘酷毒打張德龍。毒打方式有:

1.讓張德龍屁股撅起來,背部朝上。惡人蹦起來很高,用胳膊肘猛擊張德龍的腰部,使他疼痛難忍。
2、先讓張德龍撅著,惡人把腳抬高,猛的下落,用腳後跟猛擊張德龍的腰部,致使張德龍喘氣費勁,腰被打折。
3、不讓張德龍大小便,不讓閉眼,閉眼就打嘴巴子等。
4、逼張德龍往家裏打電話,向家人要錢。

家裏人托關係花了五千元錢,半個多月後,張德龍才被放出,還強迫他寫「不煉功的保證書」,簽字畫押。出來時,張德龍已被折磨得皮包骨。

2004年3月8日,張德龍去本鄉永和村發真相,被該村治保主任高鳳山等四、五個惡人非法抓到鄉派出所,用手銬銬到暖氣管子上呆了一宿。第二天下午,派出所長張煥有以「擾亂社會秩序罪」把他送到縣公安局坐了2、3個小時的「鐵椅子」,5、6點鐘送到看守所。經過20多天的非法審訊,最後以莫須有的罪名把他勞教3年,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集訓隊迫害7天,強迫奴役勞動,完不成任務挨打罵;之後轉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三大隊繼續迫害。全所抽調許多惡警強行轉化,不讓睡覺。第二天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之後,大隊長王如芳吩咐:雙腳並攏蹲了一天,期間又踢又打。由於受不住體罰,違心轉化。

半個月後轉入一大隊,監工(犯人頭兒,所謂的「排長」)田廣和強迫做奴工──灌粉塵。不給發口罩等勞保用品,非常嗆,簡直都不是人幹的活,就連看著的獄警在門外挺遠都嗆得受不了,在屋裏幹活就可想而知有多嗆了。張德龍被嗆得鼻子多次出血,擤鼻涕都全是粉塵。

2005年剛過完農曆新年,勞教所強迫抽血化驗,由於大法弟子不配合,被轉入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五大隊。惡警隊長趙爽,是出了名的流氓、惡棍,不罵人不說話。轉入當天強迫挑牙籤,幹完活之後逼迫轉化。張德龍不配合,就用酷刑,把他按趴下後,趙爽騎在他後背上掰胳膊,後邊兩個犯人按腿,從二大隊調來的迫害骨幹惡警湯揚,用電棍往他嘴裏捅、電擊,痛苦的喘不過氣來,直到承受不住喊服為止。

在以後持續一年多的時間裏都是以挑牙籤的奴工方式迫害。挑牙籤,每人每天要出成品25盒每盒大約有1萬多支,挑不完不許睡覺。惡警指使犯人輪班監工,裏面光線不足,白天都要點燈,由於年紀大,眼睛花,又加上超時勞動,非常疲勞,又有壓力,很難完成任務,很多大法弟子經常幹到天亮,第二天接著幹(睡不到2小時的覺)。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很多人眼睛花的嚴重,獄方不給買花鏡,強迫自己花錢買。

直到2006年11月中旬,張德龍才在兒子的擔保下被放出。此時他的身體已瘦得不像樣,精神恍惚,記憶減退,甚麼活也幹不了。

由於丈夫被非法關押不在家,致使家庭負擔都落到了有病的妻子身上,親朋好友都因受牽連精神壓力很大,也疏遠了,24歲的兒子也受人歧視成不上家。終於,妻子在承受不了過度的壓力下,病情急劇惡化,於2007年農曆5月29日含冤離世,給張德龍和親朋好友帶來了很大的創傷。

張德龍,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只因修「真、善、忍」做個好人,就被中共惡黨迫害到家破人亡的地步,給親朋好友帶來了很大的痛苦,給自己純潔的信仰蒙上了極大的羞辱,從而看到,共產惡黨統治下的國家純粹是一個黑社會,好人沒法生存。奉勸所有善良人,趕快認清惡黨的本質,抹去獸的印記,退出邪惡中共的黨團隊等一切邪惡組織(突破邪黨網絡封鎖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用小名、化名都可以,因為神佛只看人心),免得天滅中共時一同遭殃,給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