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得法的。得法前的我疾病纏身,再加上丈夫去世,兩個孩子又不懂事,我整天都鬱鬱寡歡,經常哭的臉青眼腫。我常常覺的老天為甚麼對我這麼不公平,簡直沒有活下去的勇氣。就在這個當口上,我有幸從同修那裏喜聞大法的福音,從此告別了那段昏暗的生活。每天清早出去參加集體煉功,不到一個月我就感到了一身輕鬆,當時那個興奮勁就別提了!至今每當想起這些,我就忍不住淚流滿面,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重生!

剛開始修煉時困難重重,我不知道如何修煉心性,看過書就覺的這書好,真好!當時看的是修訂本,邊看邊抄。到後來才有《轉法輪》。記的得法後的頭一個大年,我整整一個月沒出門,就在家裏看書,好像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沉浸在大法帶來的快樂當中,以前的那些煩惱,那些憂愁都不知道哪去了,再也沒有煩心的事啦!記的那年的冬天特別冷,但我依然每天堅持去公園晨煉,即使是數九的天氣,我照樣去。在刺骨的寒風中煉功,我反而覺得像是在春風中一樣溫暖。走在街上好像誰也沒有我幸福,我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護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開始了,聽說同修們都要去天安門證實大法,我也沒有多想,就和同修們踏上了北上的路。一路上我們相互鼓勵著,背《苦其心志》、《威德》等經文,心裏始終懷著對大法和師父的堅定。當時對去北京的人查的很嚴,但是我們在師父的加持下,順利的過了每一個關卡。晚上我們就在火車站旁的大街上呆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去了天安門廣場。警察像瘋了似的抓人、打人,把我們往車裏塞,然後把我們都拉走了。後來我們被拉回了我們當地的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半月。出來後我又去了北京。

這一次我是自己去的,火車在路上停了好幾次,說要查身份證,人人都查,可是一到我這就過去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我。到北京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司機幫我找個住處,還勸我說:「明天你還是回去吧!天安門的警察都是拿的真槍實彈的,他們可是會真打呀,你不怕死嗎?」我說:「怕死我就不來了!」那司機說:「這老太太,連死都不怕的還真沒見過!」

就這樣在北京住了兩個晚上,我和九個外地同修住在地下室,整整一夜我們都沒睡,開了一次小型的法會,每天煉功、切磋。後來我們又被送回了本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先是不讓我們睡覺,因為我們堅持在監獄裏煉功,他們就把我們放出院子凍我們,讓背監規我們也不背。警察提審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還和另外一個同修每天背《洪吟》和《論語》,給號裏的人們講真相。就這樣一個月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又回家了。

回家後,公安局、派出所的人每天上門騷擾我,我就借此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他們也都能接受。

證實法

二零零六年,因證實法的需要,我在家中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師父還安排了外地同修來幫我們上明慧網。我以前從來沒見過電腦,更別說電腦技術,但從今以後我卻要承擔起助師正法的這一重大使命。幾天下來,我感到很茫然:怎麼辦?做不做?路還要不要往前走?要文化沒文化,要技術沒技術,一切問題都擺在眼前了。

師父說:「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師父是這樣講了,我們能行還是不行?我知道只有關鍵時刻才能考驗人心。我下決心學。沒過多長時間,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學會了下載、打印經文、週刊、週報、小冊子、不乾膠。我們縣也解決了沒有資料的問題。

二零零八年,我被迫流離失所。究其原因,是由於前段時間環境變寬鬆了,我的正念也放鬆了,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雖然我人在流離,但我不會停下精進的腳步,繼續學好法,提高心性。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無論在工作上和生活中,一思一念都要符合法的標準。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悟到,無論舊勢力是怎麼安排的,無論這些生命是以怎樣負面的方式來到我面前,他們本性的一面都是來聽真相的,想要得救的。記的一次和一位同修出去講真相,從下午兩點出去,一路回來就退了五十多個人,在退的過程中,我就在暗下決心,不能辜負師尊的苦心安排到我身邊的有緣人,自己一定要以在大法中修出來的純正慈悲的心態來救度這些迷失的生命。當我明悟法理後再向他們講真相,無論他們怎麼兇巴巴的對待我,我都不再為其所動,而是一邊歸正和純淨自己的心態,一邊默默的發著正念,在師尊的加持下,很多事情的結果都發生意料之外的變化。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有不足之處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