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受迫害有家不能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我在修煉前是一個爭強好勝的人,在單位裏幹甚麼甚麼行,全都能拿的起放的下,單位的人都很佩服我,這就更增長了我的好勝心理。誰要比我強一點就氣的不行,經常自己嘔氣,常言說:不蒸饅頭也得爭這口氣。隨著年齡的增長落了一身的病。為了治病及強身健體我就開始學起了氣功。當時社會上很流行氣功,而且種類很多。我哪種氣功都學,各種氣功刊物書籍我都訂閱,武術也很精通,還給人相面,好多人都向我學習、讓我指點,我也很自豪,而且還有一定功能給人看病。發功還給一個人把身上的瘤子摘掉了。因此在小小的一個滿城縣城我還是很有名氣的。

在偶然的一個機會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看過一遍後書中的法理折服了我。好多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團《轉法輪》這本書都給我破解了。書裏面說:「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沒有」。這不是說我嗎?從此我放淡爭名奪利的心,決心修煉法輪大法。就這樣我天天早上上公園裏煉功,和同修們一起切磋,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漸漸的身體強壯起來了,身上的病也不翼而飛了,妻子看見了我的變化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並在我家裏成立了一個煉功點。晚上吃完飯同修們就到我家學法交流,向內找自己。今天哪裏做的不好,不應該和妻子(丈夫)及孩子發生爭吵,出現問題應該善意的解釋,不應該打罵對方等,找出自己的問題後再通過學法矛盾自然就化解了,夫妻變的和睦了,孩子也聽話了。到我們這來學法的也有幹部,也有吸煙的,通過學法貪污的不貪了,吸煙的不吸了。都說這大法真好──能把壞人變成好人。所以學法的人越來越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起了鎮壓法輪功的暴行,製造「天安門自焚」栽贓陷害法輪功。多少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致殘,有的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有的被關進洗腦班強行洗腦。我也不例外,因我家是個煉功點,被列為重點,把我帶到滿城縣黨校洗腦班洗腦,那裏關有好多滿城縣的大法學員。成天讓看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強行非法關押了我四天後,臨走時讓我交飯費,我說:這是你們非法綁架我來的,家裏困難沒有錢。他們就把我三年的醫療費的錢全部苛扣。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準備送孩子上大學去時碰到單位的人告訴我說準備把我和我妻子送到滿城縣東馬洗腦班,我聽後心想:不能去,學大法做好人為甚麼要洗腦呢,於是我和妻子一起去了親戚家。我的單位(那時我和妻子已退休)滿城縣經委鑄石廠和妻子的單位鑽井隊、水利局的人到處找我們,騷擾我們,我和妻子就不停的換地方,姨家、弟媳家、親家、凡是親戚家我們都住過,長期漂泊在外,有家不能歸,親戚們也為我們擔驚受怕。

薩斯期間,我在農村的老房子居住,村裏的幹部們來人進行騷擾,我和妻子不得不再次搬走,流離失所在外,靠拾玉米揀麥子來維持生活,鄉親們看我們老倆很可憐,經常來幫助我們。有一年冬天我來到親戚家準備過冬,土炕剛剛盤好,屋子也收拾乾淨了,我單位和妻子的單位的人又來抓我們,我和妻子感覺要出甚麼事,就提前走脫了,結果他們撲了個空,親戚們都嚇的夠嗆。

奧運開始時大隊的幹部們又上門騷擾,讓我一天去大隊兩次報到,如果不去在路口當安全員。我想這不是又開始對我騷擾和干涉我的自由嗎?我不配合他們,一概拒絕,城關鎮的包村幹部就經常找我和妻子,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們都是好人,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你們還是管那些壞人吧,這回我不走了,而是你們該走了。來了就講,來了就講,他們就不敢再來了。

只因為做好人,卻遭到中共的迫害和打壓,使我有家不能歸,孩子還得放到親戚家照看,好端端的一個家被拆散了好幾年,這就是中共所管制的和諧社會,它和諧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