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滿城縣農村女學員幾年來遭政法委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後半夜四點多,河北滿城縣公安局、刑警三隊,夥同白龍鄉政府不法人員,以奧運為由,妄圖強行對我綁架,並把屋裏翻了個底朝天。我當時擺脫了邪惡的綁架,邪惡的陰謀未能得逞。

我是一位農村女法輪功學員。九九年七月,由於中共不斷給法輪功造謠,我和幾位抱著向政府澄清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心,去了北京。剛到天安門就被便衣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後被當地接回在武裝部,非法關押七天。

在武裝部白龍鄉政法委書記高惠昆一夥人每天強制我們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有一天,一個叫范國軍的人又給我們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可怎麼也放不出來,急得他滿頭大汗,最後還是沒放出來,可放別的錄像帶根本沒有任何問題。當時他說今天怪了。我們告訴他其實不怪,你根本就不該讓我們看,那上面都是假的,是為抹黑法輪功而造的謠,為鎮壓找藉口,你千萬別相信,因為我們有親身體會。

幾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有人向我介紹法輪功很好,我便問她,我煉行嗎?她說,誰煉都行。這樣當天晚上我便和她一同去煉功點煉功。通過學習《轉法輪》,我知道了這是一本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能使人道德回升的一本好書。我下決心一定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煉功前,我和丈夫經常吵架,煉功後,面對丈夫的打罵,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和他吵鬧,做到師父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我身體上的痛,如偏頭痛、胃痛、脊椎痛都奇蹟般的好了。從此後我們有了和諧的生活。感謝師父和大法讓我有了美好的家庭生活。

然而,白龍鄉政法委高惠昆等一夥人每天強制我們「轉化」,逼寫甚麼「不煉功保證書」。我們跟他們講道理:你讓我們「轉化」甚麼,我們只是煉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指導做個好人,難道做好人還有錯嗎?白龍鄉一個自稱姓張的人大主任說:你們說煤球是黑還是白的?我說:當然是黑的。張說:不行。如果政府說是白的,你們就得說是白的。我問:難道政府就可以不分是非,顛倒黑白嗎?張說:對。因為法輪功是中央定性的,你們甚麼都不要說,不然就關著你們,不讓你回家。

九九年九月,我和另兩位同修抱著對政府的信任,再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門我們又被天安門派出所綁架。我們不肯說出姓名,惡警就嘴裏不乾不淨地罵我們。後來我們看到地上有好多被他們非法抄的《轉法輪》,覺得很可惜。惡警看出我們的心情,說:如果你們說出姓名,這書你們隨便拿,你們就可以回家了。當時要書心切,我們說出了姓名和住址。他們說你們可以回家了,可我們拿著大法書剛出門口,就被早已等在那裏的惡人強行劫持到豐台體育館。這時我們才知道上當了。後由滿城縣政保科趙玉霞、張震要接回,由白龍鄉派出所所長景洪池及手下曹潮偉、劉永超、袁越軍,苟永福一夥人劫持到滿城縣看守所關押。

在非法關押期間,趙玉霞、張震要協同所謂的醫學部、科學部教授妄圖給我們辦洗腦班。在談論過程中,一位同修說,我煉功前曾患有心肌炎,通過煉功我身體痊癒。那個醫學教授說那是心理作用,真有心臟病,煉功是煉不好的,要麼就是誤診。同修問他,你說現在的儀器診斷有沒有準確性,他說當然準確。同修又說,那彩超、B超、心電圖、心功能我都做過不止一次,確定是心肌炎,您怎麼解釋?那個教授頓時啞口無言,做不出任何合理解釋,只好轉身走了,以後再沒來過。惡警曾對我們說只要不煉法輪功,回家殺人放火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沒看見。聽到這話我們很吃驚,作為執法人員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難怪老百姓都說他們吃人飯不幹人事,為了個人利益,盡幹一些傷天害理的事,不會為老百姓做一件好事。在看守所我們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又被趙玉霞等人以保證金為由各敲詐二千元,(沒有任何手續)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白龍鄉政法委書記高惠昆一夥人強制我們去滿城黨校辦九天洗腦班,還讓交飯費五百元。回家後,白龍鄉政府經常上門騷擾,採取監視、監控的方法迫害。一次他們強行把我們叫到鄉政府到了晚上還不讓回家,中午飯也不讓吃。丈夫不放心到鄉政府找我,問高惠昆為甚麼還不放人,高惠昆一夥人打了我丈夫好幾個耳光。

二零零零年夏天,我表哥提前打來電話,說來探望我的父母,被白龍鄉派出所所長景洪池一夥人知道,(當時電話被竊聽),還沒等表哥到家,景洪池一夥人便強行帶我到村口,等表哥一到,他們便強行將表哥的車搜了一遍,還給他們的單位打電話了解他煉不煉法輪功,最後證實他未煉,才讓進村。而且為了不讓我和表哥接觸,還強行把我帶到派出所監控一天一夜。這件事給表哥和我的家人造成了極大的恐懼。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和幾名同修再一次去北京,剛到大會堂就被等在那的大坎下村主任田野、政法委書記康新元及其手下蔡濤、李敬東、政保科張震要、六一零主任梁民綁架。當時白龍鄉對我們監控,發現我們不在家就開車追去北京。梁民氣沖沖的說:把她們裝到汽車後備箱裏,裝不進去給我使勁,回去像村民打牲口那樣給我打。後被關押在看守所三個多月,又被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我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惡人為了強制我們「轉化」,站牆根,臉和鼻子貼著牆,直挺挺的站著;開飛機,就是半蹲式,兩手抱頭身子不許動。一天二十四小時採用這種形式迫害。

當時我被迫害的兩腿全腫起來,腳穿不進鞋,直到被迫害的說不煉才停止。還強制幹活,有時一幹就是一夜,給我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給我的家庭造成了無法形容的困難。那時三個孩子正在上學,最大的十五歲,最小的十二歲,面對我被非法關押,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極大的創傷,整天思念母親,以淚洗面。丈夫因我被非法關押,不能外出打工賺錢,三個孩子的學費沒有著落,無奈大女兒只能退學外出打工,供弟弟妹妹上學,丈夫每天除了幹農活,還得操持家務,照看兩個孩子,時常難過得暗自落淚。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後半夜四點多,滿城縣公安局、刑警三隊,夥同白龍鄉政府,以奧運為由,妄圖強行對我綁架,並把屋裏翻了個底朝天,邪惡的綁架未能得逞。

以上種種迫害都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想說一句法輪大法好,是政府錯了。其實上訪是每個人的權利,我只是在行使自己的權利,有甚麼錯呢?卻遭到如此的迫害。難道他們除了貪贓枉法、迫害好人,就不能聽一聽百姓的心聲嗎?如果法輪功真的有錯,為甚麼不讓法輪功修煉者發言,讓人們聽一聽雙方的看法,自己來判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