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幾年來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也是自己的修煉過程。首先得靜心學好法。在九年血腥迫害中,不管迫害的形勢多嚴峻,不管下雨、下雪,酷暑嚴寒,除了面對面講真相,在我市各小區發真相資料,貼標語,後又到農村發、貼,幾年能做到有驚無險,平安無事,都是師父的加持和呵護。一般出去發資料之前,我先發正念,清除我身邊一切邪惡因素,不許干擾,對著我要去的地方內心說:有緣的人,你們等著,我來了,我的師父讓我救你們來了,有緣人拿走我放的大法資料,無緣人、惡人別動資料。這樣發真相資料很好,很少有人丟掉。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十年來在證實法的實踐中,在風風雨雨的修煉當中靠的是信師信法,一次一次的見證了大法的神聖、神奇和超常,藉這次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之際,弟子向師父彙報。說是向師父彙報,其實師父甚麼都知道,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天,我第一次到煉功點煉功時,師父當時就給我清理身體,我的上半身前胸和後背都是大疙瘩,當時很癢,可第二天就沒了。第二天煉功時我的兩條腿膝蓋一下全變成了紫色,像蚯蚓一樣,爬滿雙腿,一夜就不見了。第三天煉完功,我就不能動了,學員扶著我都異口同聲的說:好事呀!師父給你清理身體,多好的事呀!我信,我非常的信,就這樣煉了五天,我一下達到了無病一身輕,多年的八種病不翼而飛。感謝師父慈悲苦度,感謝大法。

記得在得法第五天,這是一個難忘的日子,那天下午我準備第一次去學法小組學法,可時間還沒到,我閉目甚麼也沒想,這時候突然看到了數不清的法輪出現我眼前,大大小小的法輪和卍字符在旋轉,好美好壯觀,到了學法小組我給學員說這件事,才知道師父給我開了天目。又過了幾天師父給我下了通道,還給了我一隻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我都親眼看到了,師父都給我了,真是太神奇、太超常了。這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東西,從那時我對大法的堅信、堅定我從沒動搖過。

學好法做好洪法的事

得法後,我勇猛精進,這個大法太好了。我悟到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大法,得法三個月我就去農村洪法。因我修煉在各方面的變化,我的親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他們都非常的支持我,我妹妹和孩子姑姑給我看著兩歲的孩子,我背上鋪蓋捲兒到農村去了。有個老學員說:你是新學員一個人去不行。我說這個大法這麼好應該讓更多的人得法。她說大法的形像你可要把握好。到了鄉下,我的一言一行處處用大法來要求自己,在新學員家吃住我都給他們錢。教他們功不要錢,他們都說這個法輪功、這個真善忍才是我們盼望的好功法。

在短短的一個月中一批一批的新學員走入了修煉,我給他們組織了學法小組,早晨五點煉功,晚上七點半學法,每天一講。

進京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市一夜之間站長及好多輔導員被綁架,有同修告訴到公安局要人,中共邪黨集團不但不放人,還要抓人。我悟到立刻進京像「四﹒二五」那樣上訪要人,並告訴所有人「法輪大法好」。當天經過多方面的魔難到了北京,到京後,到處是抓人的警車,還在抓大法弟子,怎麼辦?去哪裏要人,我在北京走來走去,心裏很痛,幾天過去了,升出了放下生死這一念,見人就講真相。在公園裏講,有一些常人不敢聽,有些人知道好也不敢說句公道話,有的說快回家吧,這裏沒有說話的地方。氣氛很緊張。在北京流離了三個月,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次交流中十幾個學員被綁架,我因當時不報姓名被關押在昌平看守所,被單位接回在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

失去了和平的修煉環境,中共邪黨流氓集團造謠、誹謗,極力抹黑大法。為了還師父的清白和大法的公道,在家人看著的情況下,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我和好多同修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那時心很純,甚麼也不怕,就是證實法。天安門廣場上,不斷的有人高呼著「法輪大法好!」不時的有人展開了橫幅,也不時的有人在煉功,場面真的很壯觀。廣場上的那些便衣、惡警手忙腳亂,亂抓亂打。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抓。我再被非法關押九個月。

在家半年,二零零一年六月單位頂不住市公安局、「六一零」壓力,強迫送我去洗腦班,還叫家人拿四千元錢,通過靜心學法,決不配合。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被迫流離失所,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當時不注意電話安全,被邪惡監聽和跟蹤。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市唯一的資料點被破壞,同修全部被抓,我再次被非法關押八個月。

向內找

在看守所,靜心背法,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執著和人心。幾次的被迫害,主要是學法不深,不會從法中悟,雖然在魔難中很堅定,也從沒寫過甚麼「悔過書、保證書」之類的東西,可在證實法中用人的觀念、人的義氣,不理智,也沒用智慧去講真相。

比如二零零零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完全可以不被惡警帶走,可我當時覺的,是我叫學員切磋到北京證實法的,她們都被抓,我要不和她們在一起……就這樣我也被抓,回想起來感到羞愧。單位接回再次送進看守所。在拘留所,我遭受了肉體摧殘和殘酷的精神折磨,遭受了很多不該遭受的魔難。不知不覺中承認了迫害。長期處於消極、消沉的狀態中,這不是順從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了嗎?師父、同修,我錯了。不知不覺走了舊勢力的路,在魔難中讓師父一次又一次的替我承受。我讓師父操盡了心。

寫到這我的心很痛。師父說:「被抓不是目地,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地。」(《精進要旨二》〈理性〉)後來我悟到了法理,一天都不讓它們關,必須無條件的放我回家。我正念闖出了看守所。

明析法理,揭露邪惡,講清真相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被釋放出十天。突然我們單位帶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好多人,闖進我家讓我跟他們走,去談談。這次我很清醒,也沒有怕,心很穩,正念對待,清除操控他們背後一切邪惡因素,求師父加持弟子。我心態平和而語氣嚴肅,你們來了就在我家談吧。他們強行要出去談,我知道他們又耍流氓手段,說「不走抬也抬走你」,我嚴正告訴它們,你們說了不算,你抬不走我,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我心想,有大法在,有師父在,這回誰也動不了我。

當時我的慈悲心出來了,看他們很可憐,我沒有恨。我用善心加道理給他們講:「一九九九年你們跟我談,最後給我談到了拘留所,沒有任何的說法,沒有法律,一關就是三個月,放我回家還罰了我五千塊錢。你們都在執法犯法,放回我,不給我飯吃,停發我的工資,是誰給你們的權力?電話監聽,出門跟蹤,整夜在我家門前蹲坑,你們都在幹甚麼?我遭到無端、不公正的對待,我再次進京上訪,是你們逼的。我的師父叫我們修心向善,道德高尚,我師父叫我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有何錯?法輪功對任何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你們不讓我說話,再次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因我不放棄法輪大法,不轉化,給我用盡酷刑,不讓睡覺,手銬、腳鐐給戴著,肉體和精神折磨,你們這是談談嗎?對大法栽贓、陷害、造謠,天理何在?!你們為甚麼就不想想,你們將怎樣收場?善惡有報,天理不容呀!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他們都在靜靜聽我講真相。當時有些警察聽明白了真相,都退出了我家。這時一個所長問我,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煉。就在問話的一瞬間,我不知是怎樣從沙發滑下來的,當時四肢脫節,不會動了,也不能說話了。我心裏明白,這是師尊保護我,不讓邪惡帶走我。這時邪惡慌了,所長說:你嚇的還是有心臟病?剛才還滔滔的講。在屋裏有明白真相的人說:快抬到床上吧,地下太涼。床上我身體一切正常,立刻立掌發正念,就聽外屋說:撤,都走了。一個副所長從兜裏拿出定二年勞教書,我指著它:這就是非要讓我去談談的東西嗎?他們讓我在勞教書中簽字,我不簽字,邪惡的陰謀徹底解體。師父一次又一次幫弟子,有驚無險,幫弟子走出險境。

今後我一定多看書,多學法,師父說:「多看書,甚麼問題都能解決。我剛才講多看書,其實你並不一定理解我說這話的涵義。這本書是萬能的,無所不能。」(《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

幾年來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也是自己的修煉過程。首先得靜心學好法,在九年血腥迫害中,不管迫害的形勢多嚴峻,不管下雨、下雪,酷暑嚴寒,除了面對面講真相,在我市各小區發真相資料,貼標語,後又到農村發、貼,幾年能做到有驚無險,平安無事,都是師父的加持和呵護。一般出去發資料之前,我先發正念,清除我身邊一切邪惡因素,不許干擾,對著我要去的地方內心說:有緣的人,你們等著,我來了,我的師父讓我救你們來了,有緣人拿走我放的大法資料,無緣人、惡人別動資料。這樣發真相資料很好,很少有人丟掉。有時面對面發,多數人接過資料說謝謝,極個別的不要,不要的我不抱怨、不洩勁,心裏就是想著曝光邪惡,使被矇蔽和毒害的世人與眾生得到真相從而被救度。在三退上,我退的不多,也就二百人吧。

今後要學好法,救度更多眾生,紮紮實實做好三件事,用大法弟子在同化真、善、忍的修煉中修出的風範去圓容社會和家庭。

資料點遍地開花,我是一朵小花

二零零五年,本地資料點被破壞以後,我也建起了家庭資料點,同修給買了一台複印機,從同修那裏拿一套底稿,就開始運作了,很順利,負責三個地方資料供應,還承擔傳遞資料的工作。尤其做《九評》,開始一評一評的還好做,後一套套做,要的多,這時複印機不工作了,不知是哪裏的毛病。心裏又急又躁,搞的我焦頭爛額,給複印機發正念也不好使,看來這個干擾是我心有問題。我靜心學法,向內找。師父在《精進要旨》〈修煉與負責〉中說:「一個修煉者就是一個去常人的執著心者」。實際上,做資料的過程就是自己修煉的過程。我深知要想做好資料,首先要學好法,修好自己,只有學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資料。

明白法理,找出幹事心、急躁心,家人都是常人,怕家人知道,怕心也出來了,執著一大堆,機器才出現毛病,沒有了執著一切都正常了,大法威力無比,無所不能。

這是一個難忘的日子

二零零八年三月九號,是我一個難忘的日子,是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的日子。那天從火車站打車準備去縣城,和同修切磋,怎樣更好做好三件事。在車站坐上了面的,車裏連司機已有四人,我上車正好坐滿,這時車開了。我想給車裏人講真相,讓他們三退。

車開出十幾分鐘,還沒來的及講,面的車後面有一輛大貨車,照著我們的車就撞。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可面的已撞的失靈了,失控向左轉去,正好跟大貨車頂上,面的左側給頂起來了。這時我清醒過來:這是舊勢力來取命的,我沒有一點怕的感覺,心裏很穩,求師父加持弟子。我左手抓住車裏的鐵欄杆,右手抓住車門,念師父給我的正法口訣。瞬間,大車、小車同時停了下來。小車被撞的車零件亂飛。不管我在歷史上有甚麼因素,我修大法了,我甚麼都不承認,我是師父管著的大法徒,誰都不配迫害我。又一次得到師父的呵護,那一瞬間真是驚天動地,當場圍觀人都感到震驚。我知道,只有我的師父能救了這一車人,神佛大顯,佛恩浩蕩。這時我抓緊時間給他們講真相:回家給你們得親人說:「要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遇到危險能保命。」一個女的一直說,我回家一定要告訴家人念大法好。

遇事的第一念至關重要

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

遇事的第一念,也就是第一想法。這一念太重要了,動對了就是正念,動錯了後果難料。正念是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是一種自然流露狀態,不是裝出來的,不是故意表現出來的,也不是想出來的。

把壞事變成證實大法的好事

今年六月份,去同修家,談一些事情,那是下午一點多鐘,路上沒甚麼車輛,我在前邊騎車走,突然後面一輛電動三輪車掛住我衣服,拖走我幾米遠,後又拋在地上,當我的右手先按到地面時,我的手腕像折了一樣。我一想不對,這是舊勢力邪惡迫害我,有師父法身保護我不會有事的。否定它,把壞事變成救眾生的好事。這時騎電動三輪車的人很害怕,很緊張。我站起來對她說,我沒事,你不要害怕,我是煉法輪功的。她說:「是天安門燒死人的那個法輪功?」我說那是邪黨栽贓法輪功。我給她講了好多真相,她明白了,還退了少先隊,取名叫美麗。我送她兩個真相護身符,她說:「回家一定告訴我們家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