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煉法輪功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一般都會主動介紹自己的身份,「我是煉法輪功的」。這句話不僅僅讓我感覺很自豪,更讓我體會到了信師信法的神奇和威嚴。在單位裏,我很少遮掩我的大法弟子身份,學法也是公開的。在我的影響下,部室的同事經常會在辦公室裏不鎖門就放真相光盤和「神韻晚會」,而且也總是在不經意間向民眾傳播著真相。

助師正法的幾年中,有幾件事始終讓我記憶猶新,都是與出租車司機有關的。

一、正氣鎮住邪念之人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打出租車去給同修送經文,剛上車沒一會兒的功夫,我還沒來的及張口講真相,忽然發現司機眼神很邪性,而且語言也帶著挑逗性。此時,我不但沒有害怕,反倒忽然感覺到了一種不同尋常的正氣在身,就在那個司機話音剛落的一瞬間,我語氣極快且非常堅定的說出了一句話:「我是煉法輪功的。」

司機看了我一眼,好半天沒反過神來,車裏變的異常的寂靜,好像能聽到彼此的呼吸,我在心裏默念了幾遍正法口訣,然後就開始向他講起大法真相,並介紹大法弟子是如何在法中修出的純淨和善良。

司機靜靜的聽我講,表情逐漸變的莊重起來。快到目地地的時候,司機說:「我很佩服你們,我以前也拉過煉法輪功的,確實都非常好。我這個人的的確確是個壞人,我一看見有點姿色的女的就動心,我也不瞞你,我開車,做過不少壞事。你一上車,我就開始注意你了,你發現了嗎?我也不想當壞人,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我說:「那從今天開始,你就做個好人吧,你的壞並不是天生的,很大程度上是社會導致的,善惡真的有報應啊…」司機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待我下車後,司機特意搖下了車窗,用友好的表情向我打了聲招呼,我似乎感覺到一股清新的氣息注入了他的生命裏。

二、善念打動司機

一次,和同修打出租車去火車站,我們在車上以閒聊的方式向司機講真相,還沒待我表明自己的身份,司機已經聽出來了,他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吧?」我說:「是。」司機接著說:「我看就別拉你們去火車站了,我送你去派出所吧。」我正眼看著司機,沒出聲,也沒有害怕,後座的同修默默的發著正念。

經過了短暫的沉默後,司機說:「你是不是很恨我?」我說:「沒有,我只是在想,我們聊了一路,對許多事我們都發表了看法,你應該能夠看出我的為人。但是,你這話一說,我感到很難過,我一定是修的不夠好,我沒能用我的善良打動你。」

司機不吱聲了,我們就繼續講著真相,但是司機始終沒有再接話。沒等到火車站,同修心中有顧慮,就提出提前下車。我打開車門,剛要關上的一瞬間,司機極快的脫口說出:「你是好人,你絕對是個好人。」我笑了,並順手送上了本已悄悄藏起的護身符,司機高興的收下了。

三、司機特意送我上班

好像是二零零六年的事,有一天早晨上班,因單位有急事,我沒有坐班車,想打車提前到單位。正常情況下,從我家到單位的車價應該是十元錢(本地打車需要提前講價)。那天,我剛下樓就有一輛車開了過來,我拉開車門,問了價錢,司機說:「二十。」我連想都沒想,就說:「你走吧,我不坐。」司機說:「那你給多少錢?」我說:「就你這車,多少錢我也不坐了,你太黑。」司機踩上油門,開走了,一會兒功夫又繞了回來。「大姐,你到底給多少錢,坐我車吧。」僵持了半天,我看他也沒拉到人,就勉強上車了。

上車後,我對他說:「你知道我為甚麼不坐你的車嗎?你這人不地道,就這個距離,一般司機最高會要十五元錢,正常都是十元,你開口就是二十元,純屬瞎騙。」司機說:「現在人不都這樣嗎,得騙就騙一把,你要是不知道價,我不就賺著了嘛。」我說:「你說錯了,這世上還有好人,再說了,你以為騙完人就沒事了,老天可長眼睛呢。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可知道這個理,做事要對的起良心。」

一路上,我給他講了很多善惡有報的理。他說:「大姐,我活這麼大,沒人跟我講這個,你是第一個跟我說這話的人,我聽著就舒服,別人都是告訴我怎麼能不受欺負,怎麼能騙到別人的錢,我也感覺活著很累,像你說的那樣活著,該有多好哇。」

車到單位,他拒收我的車費,我強行給他留下了十五元。第二天早晨,我按正常時間向班車走去,班車後邊一輛出租車不停的打喇叭,我四下望了望,沒有別人,看來是叫我的,我探過頭去,一臉疑惑,司機說:「大姐,你不認識我了?昨天早晨你坐我車了,我今天特意來送你上班。」

確實,頭一天和他嘮了一路,我還真沒注意他長甚麼樣。小兄弟非要拉我不可,沒辦法,我只好坐上了他的車,一坐上車才想起來頭一天忘了叫他聲明三退了,人家找上門來了。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像許多同修一樣,也時常會遇到不好講的人,話還沒說幾句,對方就會帶著嘲諷的口氣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吧?」在這種情況下,我一般都會說:「你看像嗎?我還真想煉法輪功,我們單位學法輪功的那些人都特別善良,身體還好,電視播的那些事情,全是給法輪功栽贓,咱們這兒曾經有那麼多人煉功,你看誰把人殺了?誰把人砍了?……」就這樣展開話題,儘管他當時不一定會表態,但他已經聽到了大法的真相。

「我是煉法輪功的」,這句話讓我很自豪,有時候遇到昔日的熟人,來不及講真相,我都會盡可能讓他知道我還在煉法輪功,因為煉功使我的家庭、工作和生活都很好,甚至連我自己都好像換了個人,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想他一定會為這想一想,為甚麼我的變化和媒體上說的不一樣呢?

有些同修害怕別人知道自己是修大法的,其實就這一念就已經給自己埋下了不安全的因素,我們自己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師父安排的那些護法神又怎能保護我們?師父的法身又怎能違背宇宙的法理來呵護我們?當然,在任何環境下我們都要注意安全,都要理智、智慧的講真相,坦承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是有前提的,那就是有足夠的正念,能夠悟──學大法,讓我們很自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