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呼籲營救我的母親陳真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二零零八年7月9日,河南鄭州大法弟子陳真萍被動物園派出所惡警強行破門抄家並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鄭州第一看守所,惡黨法庭預謀對她非法判刑。自陳真萍被綁架、關押後,其女兒多次要求見人,送錢送物,但至今仍未能見到人,而且的簽收錢物的簽名也不是陳真萍的筆跡,令其女兒對母親的安危憂心忡忡。以下是她的女兒的呼籲。

我母親陳真萍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鄭州市國保大隊和動物園派出所惡警綁架走後,現被非法關押在鄭州市第一看守所。我妹妹金昭桓(剛滿十八歲)再一次受到無法言表的精神傷害。媽媽被綁架後的兩個多月後,九月十九日,金昭桓被金水分局國保大隊和翠花路派出所惡警們一起綁架到翠花路派出所,輪番審問。經海內外正義力量即時援手相助,當天半夜十一、二時金昭桓回家。

十月份,我妹妹再次去國保大隊要人。被告知,案件已經轉到法院。法院說,案子在八月十五日就已經開庭了。刑期七到十五年,當被質問為何不通知家屬時,法院人員知法犯法,撒謊說:你母親說的,不用請律師了。所以沒有必要通知家屬。而實際情況是,我母親被綁架後不久,我妹妹就找過多名律師,這些律師迫於邪黨壓力,無奈告知:有命令和文件通知,不得接收法輪功案子。

因每個星期我妹妹都會去第一看守所送二百元錢,和一些衣物。(每次收到的衣物、錢,都必須收件人簽名簽收。)最近一次,我妹妹要求看我母親的簽收簽名。被第一看守所窗口人員拒絕,我妹妹說,你不讓我看,我今天就不走了。在被迫無奈情況下,他們拿出本子讓我妹妹查看。我妹妹卻驚訝的發現:每次簽名都不是媽媽的筆跡。在妹妹一再質問下,窗口人員剛開始支支吾吾,然後糊弄說,可能是正在洗衣服或者上廁所吧,不方便,讓別人代簽,很正常。

母親自七月被關押後,妹妹多次要求見人,至今仍未能見到,連送錢物的簽名都不是媽媽的筆跡,這更使我們姐倆擔心媽媽的安危。

最近有知情人告知,我母親被關入看守所的第一天,負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女頭子許惠玲(音)要求她背監規,我母親堅決不配合,所有人都背,就她不背,最後邪惡還是妥協了,她可以不背監規。因為每天被迫要做二到三千個打火機,但是母親仍然是只要一有空閒她就煉功,經常被叫去小房間。實際情況犯人都看不見。

和母親關在一起的大法弟子張改鈴也是七月初被惡警上門秘密綁架的,她讓知情人轉告,被綁架後,一度消息被封鎖,現在要求上網曝光邪惡。

另外三名學員:閆麗萍、白佳靈、徐謝恰也是六、七月份被非法上門綁架後下落不明。請看到此消息的鄭州同修相互轉告,提供更多消息。

自我上次發出「請營救我的母親陳真萍」之後,得到很多善心人的關注,其中也有芬蘭總統和很多政要及大赦國際組織的幫助,我十分感謝他們。同時呼籲更多人的聲援,要求中共立即釋放我母親和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我現在有國不能返,有家不能回。但我最關注的是目前仍不明真相的中國同胞,忠告那些仍在迫害好人的人,你們說為了自己的飯碗,就把別人迫害的流離失所,妻離子散,這樣對嗎?你們不也是中共邪惡體制的受害者嗎?天滅中共的時日在即,現在已有超過四千四百萬中國人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他們已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了好的未來。你們只有跟進,才有未來。只有明瞭真相,停止迫害,走做人的正道,才能得救!


相關迫害單位及電話:

鄭州第一看守所電話:0371-66777311
鄭州金水分局國保大隊: 0371-66356510 隊長:姓程
國安科長 李新建 13598831511
副科長 陶文躍 13838007918
鄭州市第一看守所(農業路29號); 0371-3941686 0371-3914073;金所長
動物園派出所: 0371-65721852 丁所長:13838340298
金水區反/教協會督察科長左獻偉手機;13653868551
金水 區「六一零」 辦 0371-63526075
鄭州市公安局:66222023
河南省「六一零」 辦 公室:65902233; 65904038
鄭州金水分局馬頭崗村拘留所電話:0371-65769690
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371-63933713
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刑事庭(刑庭):371- 63936319
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371 -67151858、371-65830304
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 公 訴科:請諮詢 :371-67151858
「六一零」人 員 米濤:371-63526074,13137109268
鄭州市金水區反教協會
「六一零」督察科科 長 左擘偉:1365386855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