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吃瓶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零七年十二月份,發現自己懷孕後,心裏非常懊悔、煩亂,一邊埋怨自己沒有做好,一邊又不知該怎樣對待這件事。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九八年兒子出生一直到零四年,在學法、修煉上我都是一個人,身邊沒有同修,只有回娘家時才能和已年近七十歲的母親或偶爾有事回娘家的姐姐們在一起切磋一下,師父的講法和經文通過姐姐們基本上都能看到。九九年「七•二零」後,住的比較偏僻的我從姐姐們那也知道很多同修為維護大法,去天安門前護法、講真相,那時的我堅信師父是正的,這部法是度人的,卻沒想到過去天安門,只在自己生活的圈子裏,在與親朋、鄰居們談論到法輪功時,告訴她(他)們央視播的「自焚」絕對是假的,學大法是對人有益的,我母親六十多歲了,以前身體很不好,有心臟病,腦血管病等,學了大法後,這些年一粒藥都沒吃病全好了,而且「真、善、忍」也讓我在心性上得到了提高,與人相處發生矛盾時能夠看得開,所以都能夠和睦相處,鄰居們也都說我性格、脾氣真好。

零四年,為了孩子上學,我們從那個偏僻的小村搬到了某市。零五年五月去哈市參加婚禮回來時,在哈火車站三品檢查處發現我的包裏有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和九評光盤等。因此把我送到黑龍江省戒毒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家人想讓我早點出來,就托人找關係,找到了當時的戒毒所所長劉永義,送錢又請吃飯,花去了將近八萬元。兩年期滿回來時家裏已背負了三萬多元的外債。

丈夫和我都是搞演出的,事隔兩年從新做起,很多禮儀行業的人我們已經不認識,另外我和丈夫的演出形式都是比較正統的,按他們的話說:調動不起觀眾的「激情」,所以活很少,經常是一個月都掙不夠三口人的生活費,還要支付房租等費用……。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現在又要多一口人,一是家裏的條件不好,再一個就是有了她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會很不方便。以前我不知道精進,很多地方做的不好,荒廢了太多的時間,如今正法進程已走到今天,我們在世間證實法的時間已經很有限了,我得抓緊時間彌補、做好,可是在這個時候卻出現了這樣的事,這不是對我的干擾嗎?我很著急,心情很煩亂,真是越想越煩,越想越上火。

忽然,在我心裏閃出一個念頭:你怎麼這麼自私?只為自己著想?是啊,我怎麼一直在考慮自己?怎麼就沒想想在這種時候,而且在家處於這樣狀況下,這個小生命冒著多大的危險來的,現在的人不高興了說離婚就離婚,有了小孩不想要就打掉,其實是多麼的自私和不負責任啊!我是大法弟子,已從法中明白了這個理,就應該按照法理去做,以前沒做好,但不能一錯再錯。

我對丈夫說;「這個孩子我們留下吧。」開始時他很不同意,因為家中狀況確實不好,若再有個小孩,我會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出去工作,家中的情況會更緊張的,我就把我在法中悟到的理講給他;人都想過幸福美好的日子,但因為人曾經造的業,使人有病、痛苦或有磨難。現在這個孩子雖然才剛剛有,但是如果拿掉,那也是殺人。罪業是很大的,這條命是我們害的,這個罪業就得由我們來承受。而且如果那樣做的話,想想,那麼一個小靈魂,連形體都還沒有,遊遊蕩蕩,沒吃沒喝,沒人管,多可憐哪,不管怎麼說她也是我們的骨肉啊。而且她所遭受的痛苦會向殺害她的人身上壓。我們都想有個好身體,過上好日子,可是能如我們所想嗎?其實我覺的有了她我們未必會更難到哪兒,我又把師父關於這方面的講法拿給他看,後來丈夫說:「既然你已經決定留下她,那以後的事情我們一起來扛。」

因為當時我想留下這個孩子的事,親人中大多不同意,都是在考慮我們家目前的生活狀況,有幾位甚至為此和我丈夫直發脾氣,婆婆也不贊成留下,問我:「如果你不煉法輪功能留下這個孩子嗎」?我說:「肯定不能留,因為不學法我就不會明白這個理。」然後我就把和丈夫說的那番話說給婆婆聽,婆婆也就不說甚麼了。

在懷孕期間有些人建議,說我在勞教所關了兩年,回來也沒吃點甚麼好的補補身體,現在有了小孩,為讓孩子有個好身體應該補些營養品。我對她們說:那些都是人造出來的,我每天學法煉功演化的都是高能量物質,那可是人力不能及的,看著吧,我的孩子一切都會很棒的。就這樣懷孕期間我沒有特殊的去吃甚麼,一切都和平時一樣。

今年八月我的女兒出生了,很健康,也很省事。婆婆來照顧我「坐月子」。小孩出生的第四天,我就走出屋子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七天以後我就開始學法,發正念,收拾屋子,給小孩洗尿布等。婆婆說:這哪是坐月子?以後落下甚麼病怎麼辦!說著走回屋子,很生氣的坐在那裏。婆婆九九年「七•二零」前也學過法。我跟著婆婆走回屋子說:媽,您別擔心,我學法都十多年了,我知道人神只是一念之差。如果把自己當作普通人去坐月子,那就是人,人就是會生病、有痛苦的。但如果是神的念頭,達到那個標準、那種境界,就會是超常的。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們看到過好些關於大法弟子的神奇故事,我們自己不也是大法弟子嗎?那為甚麼不去證實大法的神奇呢?

一般小孩出生三天後產婦就開始有奶水了。可是我的奶水卻很少。女兒吸吮好一會才能勉強聽見吞咽聲。婆婆著急了,說:「我大孫子那時奶也夠吃呀,現在怎麼沒有呢?」每天都要問幾次。就這樣一週過去了,奶水還是不多。我心裏也很著急。因為孩子不喜歡吃奶瓶,每次都是哭嘰嘰的,而且吃奶粉又會給家裏增加負擔。朋友說:「是不是你的身體太缺營養了,就像工廠,連原料都沒有怎麼出產品。還是補補吧。」這時我的心也真的不穩了。丈夫找了一些催奶的方,可用了之後都沒有多大的效果。到了第三週,女兒說甚麼也不吃奶瓶了,奶嘴剛碰到嘴巴就使勁的哭,眼淚都流下來了,嘴巴說甚麼也不閉。

我們全家都很著急。沒辦法只好吃我的奶了。一兩個小時就吃一次,雖然每次都吃不飽,但她也不太鬧了!過了幾天我到了姐姐家,在那裏我看到了關於毒奶粉的消息和嬰兒致死和患病的報導。姐姐說:「咱家的孩子不吃奶粉就對了。」

這段時間我知道在孩子奶不夠吃的事情上我有問題,大法弟子的事只要是對的,正的,一切都會是順利的。神的一念就可造蒼穹。我怎麼這點事都悟不到呢!那時的我只陷在事情上著急了,沒能靜下來好好的想一想。從姐姐家回來後,我對自己這段時間內,在這件事上的所為和念頭,好好的回想和審視著。原來,還是自己對法不夠堅信,動了人的念頭。用了那些偏方就是承認自己身體是缺營養的,用了人的辦法,走了人的路。那自己不就真的回到人的狀態了嗎,這種假相不就成了事實了嗎!是自己在這個問題上沒有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念不正造成的假相。如果不是女兒自己不吃奶粉了,恐怕我要一直錯到現在。

如今女兒兩個多月了,白白胖胖的,比出生時重了六斤多。看到她的人都說「這孩子出息的真快,這哪像才兩個多月的孩子」。

感謝師尊,讓我有幸得遇大法。在這十幾年中,雖然歷經坎坷,但在法中我的思想得到了昇華,使我倍感充實,感受著無限的快樂。就連暫時沒有走入修煉的家人,也能夠以法歸正自己的言行,為自己的未來做著正確的選擇。

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幸運的我找到了一條回歸的路,我會沿著師尊安排的路一直走下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