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是修煉人提高心性的法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師尊在講法中總是告訴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內找、向內找」,我雖然也明白,但有時在生活中遇到事情該怎樣對待時就又糊塗了,不自覺的就走到了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的框框中,而且還認為自己在法中還做的挺對,這種不易察覺的為私觀念一直困擾了我半年多。今天在恩師的慈悲點悟下,我終於搬掉了這塊堵在我修煉道路上的絆腳石。我發自內心的感到師尊講的「向內找」真是修煉人提高的法寶。只要我們時刻用「向內找」實修自己,無論有多重的人心,多大的關難,沒有過不去的。

今年剛過年,我所用的打印機就經常出現問題,往往是我急的想打印資料,機器就是不配合,發正念、向內找、求師父加持,在我修煉層次上自己認為該用的都用了,但最終還是沒有把機器調整好,於是我產生了從新買一台機器的想法。可是又沒錢,心裏乾著急也沒辦法,特別是每週的週刊和週報如果不能按時打印好及時送到同修手中我就更著急。從我家的經濟狀況來看,花五六百再買個新機子是完全能承受的。可是丈夫以前也修大法,但現在不學法、不煉功,每當同修們來我家的時候我看到他總是不高興,也不搭理同修們,所以我就產生了一種為證實大法花錢怕他不高興的想法。

事情是這樣的,以前為了證實大法的事花錢我總是和他一商量順手就把錢拿上用了,沒有別的顧慮。可自從和我配合的一個同修被抓後,同修的母親先後兩次向我借走了三千元。為此事我與其他同修切磋,同修們都說不能再借給錢了。同修的母親第三次又向我借錢時我就善意的解釋,她見我這次不借給錢就大發脾氣,還聲稱要去告我,很不高興的嘮叨著走了。為此事丈夫經常埋怨我,有時還發脾氣,每次我都是保持沉默,認為同修受迫害,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向鄰居借錢也得救出同修,不論家人說甚麼總是我沒做對,無話可說。相隔一年之後,一次我倆因為其它事談到了錢的問題,丈夫又扯到了這件事上,指責著讓我去要回三千元。當時我實在受不了了,便發著脾氣厲聲答道:「三千元我不要了,難道我在這個家辛辛苦苦奔波我就不值這三千元?告訴你吧,三千元我不要了,邪惡想利用這三千元迫害我,休想!」說這話時我有意針對的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而不是丈夫,這時丈夫不吭聲了。至今已七年過去了,丈夫再沒有提過這件事。我也早就不當回事了。

去年秋天,有個陌生人來我家說要給我家三千元,丈夫說為甚麼?那人說你家被評上了優秀經營戶,國家撥給的,寫個申請就行了。快過年的時候三千元送來了。當時我早已明白這錢來的不是偶然的,這是師尊讓我在大法中用的。於是我便暗暗發誓,我要把這三千元在今年之內都用到大法的資料中。六七年來我除了買大點的設備與丈夫商量外,平時除了同修們捐的有限資金,其它的小開支我就全部承擔了。表面上好像丈夫也搞不清我究竟花的是誰的錢,實際上我內心卻是偷偷摸摸的,而且還認為我是在為大法的資料花錢,其實是在掩蓋許多自己沒有察覺的人心。所以今年因為想買一台新機子由於手頭錢緊我很困惑,讓丈夫知道我用那麼多錢吧,怕他不高興,我偷偷拿上,他也不會察覺,可是又想師父讓我們做事要堂堂正正,不管怎樣想來想去自己也不知如何才對。為此事與同修切磋,同修們認為不好說,你自己悟吧。最後我鼓足了勇氣,提前發了一念心想丈夫明白的一面會支持我的,便提出了我想買一台新機子的想法。丈夫聽了雖然沒有生氣,可面部表情也還是不高興的樣子,說你自己看著辦吧。丈夫這樣一說我暗暗安慰自己,想好的,不要想不好的。丈夫是說讓我看著辦,需要就買,沒有別的,於是我立即與同修商定去給我買新機子。當初我與丈夫說的是買個600左右的,可同修說買個1000多的質量好,我便先借上同修的錢買上好的了。所以今年一直被錢的事情困擾著,越是錢不夠用的時候好像丈夫對錢越執著,每天我看著丈夫總要把錢數一遍,我認為好像是在監視我。說我上網費錢了,說我用他的小食品袋了,鑽牛角尖似的找我的不對。有時我也感覺不對勁,但只是念頭一閃而過,沒有仔細悟過。

最近女兒要結婚了,牽扯到錢的問題越來越多了,同女兒的、女婿的、家裏的、家外的、公公的、婆婆的……由於家務活多,整天忙起來學法煉功也少了,常人心都顯示出來了,名啊、利啊、情啊、顯示心……偶爾還發點小牢騷,反正都是關於錢的事。只是說別人理不通,卻不向內找自己。女兒出嫁的前一天晚飯後,全家又說起了錢的問題。女兒見我如此的言行,含著眼淚說:「媽你不要我了,老說這個錢,你是想讓我過的好點了還是想讓我過的不好了……」這一說一下子我感到傷心極了,心想我一向疼愛女兒,從小到大沒有說過一句罵女兒、傷感情的話,她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呢?真是傷了我一片愛女之心。我便含著眼淚,還是用自己的觀點給女兒善意的「解釋」。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解釋」全是用黨文化的一套,採取繞圈子的方式告訴女兒如何為自己、為私、執著錢等常人認為好聽的一些話。最後全家還是不歡而散了。

凌晨四點多,我在半睡半醒中還是傷心的想著女兒的話,想著想著,我突然感覺主意識一下子主宰了真正的我一樣,從迷糊中清醒了。轉念又想我怎麼能這樣想呢,不行,不能讓我的觀念這樣想,我也不能順著它這樣想。師父告訴我們要向內找,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向內找才對。於是我從女兒說我的話中找,為甚麼女兒的話傷了自己的心,傷了自己的甚麼心了,當然是情,三界內到處是情,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想幹不想幹都是情,可是從情中又會派生出名啊、利啊。於是我便找到了自己執著利益,執著錢財的心。接著就像順藤摸瓜似的,我針對自己的名利心,找出了許多不易察覺的壞念頭都是執著錢的心。從以前背著丈夫拿錢做資料,表面上是為證實大法,實際是有很多的人心。當認為丈夫在監視自己怕用錢時,完全是自己的心促成的,不向內找反而埋怨丈夫。給女兒的所謂「解釋」用的全是黨文化的一套,繞圈子,繞來繞去還是要女兒執著錢啊財啊,全是為私的一套。

當我悟出來的時候,感到一股強大的熱流一下子貫通全身,頓時感覺到全身有一種天清體透特別輕鬆的感覺和伴隨而來的發自內心的興奮。我悟到這是我代表的天體在整體昇華。這時腦子裏顯現出好像自己是從一條走不通的岔路上又回到了大法修煉的寬大道路上來了。

處於名利心的魔難之中,困擾了半年多的我,頓時覺的特別輕鬆,像從身上解掉了大包袱似的輕鬆極了。師尊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的許多話都湧上心頭,我激動的拿起筆隨手寫道:放下人的東西,才有神的東西,從人中走出來,從人的理中走出來,以法為師,正念正行,時時用正法理要求自己,把複雜的環境當作是提高心性、去名利心的好機會,和自己的名利心較勁,修去它,發現一個修去一個,用新宇宙為他的正理嚴格要求自己,在真正的利益面前實修自己,讓舊宇宙根深蒂固的骨子眼裏為私為我的觀念不能在我的空間場存在。

寫完我高興的跑到女兒身邊叫醒女兒談了我悟到的法理。女兒聽了,也為我向內找,去掉了名利心,提高上來而高興。我激動的說還是女兒與我有緣份,魔了我半年的名利心,終於在女兒的「撞擊」下找到了。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向內找真是我們修煉人提高的法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