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心不動 緊隨恩師把家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我是屬於漸悟修的,身體在修煉過程中每個細小的變化自己都能體悟到、感受的到的,同時也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孩子剛出校門沒有社會經驗,在中共向錢看的思想下他也想掙大錢,結果錢沒掙到,反而欠了一大筆債。通過學法,我的心變的越來越能寬容別人,把錢、財、物看的越來越淡。有的債主雇人到我家住著要錢,一住就是半個月。我真正的做到了寬容。從這一系列的事情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只要自己時時刻刻按照師父所要求的心性去做,做事先考慮別人,只要能做到,師父就把這些事情化解了。債主再來時,也很客氣了。

我曾照顧三個月的月子,買菜、做飯、洗大人孩子的衣服、洗尿布、給孩子洗澡、收拾房間……一切都是我一個人做,但煉功、學法每天堅持不落。去購物時,我就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特別是在北京,很多人不敢接真相,得經過反覆多次講,他們才肯接。勸退一個人也是經過多次反復講才能勸退。日子一長,有的人一見到我就喊「法輪大法好」。


──本文作者


一、喜得大法,重獲新生

一九九八年四月中旬,妹妹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告訴我這本書太好了,讓我拿回家看看。我帶著想了解一下書裏都寫了些甚麼的想法,拿起書來看,可沒想到只看了幾頁就覺的這本書真的寫的太好了,每個字、每句話都能打動我的心。於是我想這麼好的書,我得把屋子打掃的乾乾淨淨的再去看。經過幾天的打掃,我終於把幾個月沒住人的屋子裏的塵土打掃的一乾二淨。這時我靜下心來開始讀,越看越愛看,當讀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時,我想這五套功法是甚麼樣的?雖然沒看見過,但我知道小區裏有人煉,我就主動去找他們。當學員們知道我要來學煉功時,他們都非常高興,非常歡迎,就這樣我走上了修煉之路。我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除了集體學法、煉功,自己每天還要再學兩小時,再煉一遍五套功法。

當時不能雙盤,但看到老學員個個都能雙盤,而且有的人一盤就是兩個小時,我從內心羨慕他們。為了儘快達到師尊的要求,我每天學法時,堅持用同修的大砂袋壓腿,不管怎麼難受、麻木、沒有知覺了也不拿下來,一直堅持到學法結束。堅持了三個月,一天輔導員說:「你可以雙盤了吧?」結果我一搬腿,真的能雙盤了。不管是聽法、學法,我都時時刻刻堅持雙盤。同時只要有洪法的事,我場場不落。

我是屬於漸悟修的,身體在修煉過程中每個細小的變化自己都能體悟到、感受的到的,同時也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

當時我的情況是由於孩子剛出校門沒有社會經驗,在中共向錢看的思想下,他自己也想掙大錢,結果錢沒掙到,反而欠了一大筆債,我整個人簡直已經沒有再生活下去的勇氣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災禍怎麼辦?我這一生所掙的錢,還不夠個尾數呢!我精神都快崩潰了。別人看到我也說,你怎麼這麼憔悴?沒有一點精神頭。當時我和丈夫的工資被單位全部扣去了,只靠賣點包子維持生活,每天非常辛苦,而且沒有多少時間看書學法及煉功。為了不影響修煉,我改為賣早點,所賣的食品全是上的現成的,這樣早晨丈夫去上貨,我起早煉功和學法,做到了兩不誤。

由於堅持學法、煉功,師父把我的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每天背著三十多斤的牛奶、豆漿、燒餅、麵包、麻花等三層樓的上、下跑,加起來一天要走四、五十里路,可是我一點累的感覺也沒有。有一次,我背著剛開的牛奶、豆漿剛剛進到大廳,結果因為沒看好,一腳踩在了香蕉皮上。我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兩個裝牛奶、豆漿的暖瓶要是碰到地上就得炸了,那滾燙的液體可能就會傷到我和他人。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的手一下子把背包舉起來了,暖瓶沒有碰到地,也就沒有出現危險。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著弟子。

還有一次早晨,我把裝牛奶、豆漿的四個暖瓶綁到自行車車把上,同時還綁著麵包、麻花,自行車後衣架上還有一大包礦泉水。結果一上車,壞了,車閘失靈了。車子順著下坡飛快的往下跑,下也下不來,幸虧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昨天還是小販叫賣喧鬧的街道,今天竟空無一人。自行車直到平地碰到一棵小樹才停了下來,我也平安的下了車,沒出現任何危險──師父知道我將要發生甚麼事,安排好了保護措施,否則的話真不知道我得闖多大的禍,碰傷多少人,一想起來還真有些後怕。幸虧有恩師的保護,弟子才避免了這份車禍。

還有一次,那是二零零一年臘月,幾個債主都來到家裏逼債,非叫我馬上還錢。由於沒有工資,我跟他們說,讓他們再等等,待我把廠裏欠的錢還完,有了工資再還給他們。可不管怎麼說就是不行,一個債主把他坐著的鐵架椅子一腳踢了起來,就在這椅子騰空而起時,坐板和骨架連接的八個螺絲全都刷一下掉下來,椅子架落地,只是坐板飛起來,沒出現大危險,否則電視機、玻璃窗都得砸碎了。師父的法身再次保護了弟子。類似這樣的例子還有許多,不一一列舉。我深刻的明白了師尊在《轉法輪》裏說的:「我把學員都當作弟子。」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看護、保護著弟子,弟子有了這顆修煉的心,師父就無條件的幫助。

通過學法,我的心變的越來越能寬容別人,把錢、財、物看的越來越淡。有的債主雇人到我家住著要錢,一住就是半個月,吃、喝、抽全得答對,他們還滿地吐痰。我真正的做到了寬容,無論在債主怎樣無禮的情況下,都能保持一顆慈悲的心,心平氣和的把自己的處境講清楚,並請他們能夠諒解。就這樣經過多次的協商,最後他們也心平氣和的回家了,以後再也沒來鬧過,只是到日子來取錢。從這一系列的事情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只要自己時時刻刻按照師父所要求的心性去做,做事先考慮別人,只要能做到,師父就把這些事情化解了,一切都變的祥和,債主再來時,也很客氣了。

由於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身體由師父給調整的越來越好,過去我經常拉肚子,拉膿血便,打嗝一打幾個小時,肩周炎、關節炎、鼻炎、腳雞眼、三個良性瘤、膽結石等全部都好了,人越來越精神,精力充沛,幹多少活,走多少路也不累,真是一身輕。大家可想而知,如果我沒有得這個大法,在那麼大的壓力面前,身體又那麼多的病,又沒錢醫治,債主鬧的全小區都知道,一想不開,我可能就失去生命了。我真的慶幸自己能得到這部大法,讓我把一切名、利、情全部看淡,知道生命的珍貴,走過了生命最黑暗的時期,獲得了新生,是恩師給予我第二次生命。千言萬語,萬語千言匯成一句話,衷心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堅修大法,隨師回家。

二、時刻不忘大法賦予的使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一開始,街道主任就通知我去民政局開會。我去了之後方知中共不允許煉法輪功。我越聽越不是滋味,想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我當時就站起來,把我修煉一年多、身體受益的情況告訴了在座的領導及所有人員,我說:「師父在《轉法輪》裏所說的每一句話,只要真正去修煉都能實現。」有的同修和街道書記為了我的安全,一個勁在下邊拉我,不叫我說。我只有一個想法:說真話。不修煉的人不知道真實情況,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就要把真實情況說出來,讓人們明白。

在紅色恐怖下,我失去了集體煉功和學法的環境,只好自己堅持在家學、煉。有真相傳單,在賣早點時,我有機會就發放或當面給世人,並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在大廳賣冰塊時,保安經常搶我們的東西,不叫賣。一次被他們抓住,他們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就叫我連喊三次「法輪大法好,李洪志師父好」,我真的喊了,他們把東西歸還我,而且說以後不再抓我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我被非法抓到洗腦班迫害。由於學法不深,我寫了所謂的不煉功保證。想用人的辦法走出來,而不是用法理衡量應該怎麼做,才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

那時候怕心、親情、寂寞孤獨使我好幾天心裏上下翻騰,孤獨寂寞的好像立即就要瘋了一樣,長期一個人被鎖在屋子裏,沒有與人交往、說話的機會。我意識到必須把所有能利用的時間全部用來學法、背法。

師父看到我還能堅持學法,還有那麼一點良知,儘管我做了許多不符合法的事,但師父沒有放棄我,一直在點化我。我終於醒悟了,通過不斷的學法,去掉了許多執著心,去掉了急於回家的心。

師父在《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中說:「對法認識、理解的成度不同會感到當前形勢的不同,這一切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的。做的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的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態,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麼每個人表現出來的狀態就不同。」在洗腦班能及時看到師尊的講法,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利用晚上睡眠時間抄寫,一寫就是一夜,然後就認真學法,背法已形成了強大陣勢。大家都決心把洗腦班變成學法、煉功的好環境。

正因為大家的心很純正,師尊就幫我們把環境變的越來越寬鬆。同修可以同時出來洗漱,增加了互相交流的機會。那時常人寫在黑板上誣蔑大法和師父的話,我們大法弟子只要出一念讓它不存在,轉天真的擦的乾乾淨淨了。一年零二個月的漫長洗腦,不但沒有讓我被謊言迷惑住,反而越來越讓我認清邪黨迫害的本質,我越來越堅強,越來越認清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是自己永世必須遵循的,只能勇往直前。最後幫教人員跟領導說:「她不但不改變,反而變的越來越堅定了,我們做不了她的工作了。」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師尊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煉好功,發正念,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自己把師尊的要求牢牢的記在心裏,無論走到哪裏,三件事就在哪裏做,從沒有因為家務事忙而影響學法、煉功;到外地,從未因為人生地不熟而影響發真相資料,有時帶去的資料發完了,我就自己寫小粘貼,然後到外面貼上。

在常人中修煉,逃脫不了兒媳生孩子、照顧月子、家人生病住院、照顧病人這些事情,在這些事情面前怎樣擺放好位置就極其重要。不能因為照顧月子,就把修煉的事扔一邊,事情一多了就不學法、不煉功、不做三件事了。師尊在《洪吟》〈自修〉中說:「大法洪揚 幾人能得 世間繁事重重 百忙之閒可自修 它日煙雲一過 方知真道已得」。如果我們真能做到百忙之閒能自修,就不會失去這萬古機緣,也就不會給自己的修煉增加不必要的過關。

我曾照顧三個月的月子,買菜、做飯、洗大人孩子的衣服、洗尿布、給孩子洗澡、收拾房間……一切都是我一個人做,但煉功、學法每天堅持不落。去購物時,我就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特別是在北京,很多人不敢接真相,得經過反覆多次講,他們才肯接。勸退一個人也是經過多次反復講才能勸退。日子一長,有的人一見到我就喊「法輪大法好」。

做三退,特別是當面講真相,只是一個突破的問題,沒出去講的時候,心裏會感覺到不知從何說起,特別是第一次講,可能心裏發慌,說話的聲音可能都有些發抖。如果能堅持講下去,師尊就會給我們智慧,到時真的就把我們所學到的法理運用自如了。

當然在講真相中,會碰到各種各樣的世人,有理解的,有不理解的,有非常贊同大法的,有不贊同大法的,甚麼樣的人都有,所以講真相的時候也就能碰上不可理喻的人,他可能舉報你,就可能出現危險。但不論遇到甚麼情況,我的體會是,只要正念足,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知道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宇宙中最神聖、最好的事,不驚不慌,理智的用善念,用師父的法理去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和我們為甚麼勸三退。如果我們能做到,師父就把一切都給我們善解了,不會出現任何危險。我個人就經歷了五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平安回家,沒出現任何危險。如果現在仍然有還沒走出來講真相、勸三退的同修,請趕快走出來吧!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我們不敢出來,這不就是執著嗎?我們修煉了,師父就是讓我們圓滿。師父一而再,再而三的給我們機會,讓我們走出來,我們還有甚麼不能放下呢?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們為甚麼還自己嚇唬自己,不敢走出來呢?我們修的是這麼一部大法,而且有師父的法身悄然而護,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堂堂正正的呢?

師尊賦予我們這麼大的使命,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那就要克服一切阻力。比如來自家庭的,你要去講真相,家人不修煉,他認為出去講真相就有危險。為了這個家的眼前利益,他千方百計的阻止你,不讓你去。有一次丈夫出門怕我出去,就把我反鎖在屋子裏,當我要出去講真相時,怎麼也開不開門,我只好請同修來幫我開門。針對這件事我跟他講真相,告訴他我們只有按師父的要求做才是最安全的,我沒去做壞事,做的都是讓人有未來、得福報的事,救人的事。可是他受來自街道、派出所的壓力,又要把我鎖在屋裏,我就嚴肅的告訴他,這是侵犯人權,你再這樣做,那別說我不管你,我出去找地方住,永遠不回來了。結果以後再沒出現類似事情,只是當我出去時,他總要告訴我「多長點眼睛」。我體會到:遇到問題一定要正念對待。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正念面對發生的一切事情,就會做的好一些。

在開奧運和殘奧期間,來自各方面的干擾也是很大的。有的說:「你覺的煉功好,你就在家煉,千萬別出去發真相資料,到外面勸三退;別出去煉功,避一避風頭。」不管是派出所的,單位的,公安分局的,我跟他們說:「我們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在救人。師父說能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下去救人,這是我們大法弟子的慈悲,如果看到大家前面有難,不去告訴他怎麼躲開,這還是慈悲嗎?我們所做的都是為了眾生得救。」他們說:「看見了吧,沒辦法說服她了。」不是說我做的多好,我是覺的我們每個人都在大法中修煉了十多年了,師父的諄諄教導,法理給我們講的多明白呀,只有做好三件事才是最安全的。如果不論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能做好三件事,每個人都能按師父的要求真正做到,師父說過這場迫害早就結束了。

我個人雖然修煉的不夠好,可是師尊說過,一人修煉,全家受益。我得到大法的恩賜太多太多了。我發愁的第一件事是老兒子快三十歲了,還沒結婚,怎麼辦?沒房子,也沒錢。當他退了團、隊後,他自己開了個公司,求二哥給借了兩萬元錢做資金。結果問題很快就迎刃而解了。不到兩年,房子買上了,自己把婚也結了,沒讓我操一點心。

所有的這一切都是恩師給做的。我用盡世界上最美好的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對恩師的感恩之情,正如師父說的「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師徒恩〉),我只有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功成圓滿來報答恩師了。我在圓容家庭方面做的還很差,今後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同時,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努力把家庭圓容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由於修煉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