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七十的「年輕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我現在已經是往七十歲奔的人啦,人們見了我問有五十歲沒有,快退休了吧?我和二十歲的孫女在一起,人們都以為孫女是閨女。我告訴他們,你們多了沒差,整差了一輩。和我一起工作過的同事見到我,瞪著眼不說話,我說,是不是我老的不敢認了?他們笑起來:不是老的,是年輕的不敢認了。現在我一出家門,人們的目光都投向我,異口同聲的讚揚:太年輕了,太漂亮了,我都要不失時機的說:大法好吧,……。在這一說一笑中,證實了大法的真實存在。
──本文作者

得法

一九九七年五月初,我走進了大法的門。煉功的第一天,師父就給我打開了天目。煉功的第三天晚上十一點,我剛準備入睡,只聽到「唰」的一聲響,從我的左腳心進去一個錐子,然後,很費力的一釐米釐米往上通。這一夜,我一直大汗淋漓。直通到第二天中午十一點,感覺從頭頂流出了東西。在那一瞬間,我一下子渾身輕的找不到了自己,腳底下像踩著雲彩。輕的不會走路。在那一瞬間纏繞了一年半的半身中風,多年的冠心病、腎病等,不翼而飛。大法真是太神奇了,神奇的讓人難以置信!從此,我沐浴在大法的修煉中。每天我用心學法,每一講我要用三個小時讀完。一字字,一句句,我覺的我不是用眼而是用心去看,堅持煉功,從不懈怠。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也不時的顯現。我整日沉浸在喜悅和興奮中,每當我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覺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真的想讓更多的人、讓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分享這份幸福,所以,我逢人便講,見人就說,把大法的美好和神聖介紹給他們,有想學法煉功的,我就請上書,贈送到他們的手中。

錘煉

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了,一夜間紅色恐怖籠罩了中華大地,大批的同修被抓,警察、巡邏隊在所有煉功人家逐戶盤查,限時交出大法書等資料。家人嚇壞了,我也迷茫了,這是怎麼回事呢?多年中邪惡的黨文化的毒害,使我對惡黨的偉光正深信不疑,再加上自己天生特別膽小,在自己怕心驅使下,我就一本不留全交了。現在真是悔恨做了一件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的錯事。

在以後的幾天裏,我穩下心來,靜靜的思考,我修煉大法真的選擇錯了嗎?聽著電視裏聲嘶力竭的對大法對師父羅列的所謂「罪狀」。這時,修煉後的一幕幕展現在我的眼前。師父說,「我會為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瑞士法會講法》)。我深刻的體悟了:我由原來病的不能堅持上班的人,一夜之間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在常人中,你就是給大夫多少錢,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可師父沒跟我要一分錢。師父給我打開了天目,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另外空間美好和殊勝的許多景象,看到了滿天都是坐著蓮花寶座的師父,看到煉功場上到處都是旋轉的法輪,大的有屋頂高,小的像古代的車輪,師父的功身在看場,看到師父手拿法器站在屋簷上清理我家院子裏的煉功場等等。同時,還讓我看到了師父所講的開天目的形式。隨著煉功的不斷深入,大法的神跡在我身上不斷的展現,我見證了遙視、搬運功能的存在形式,我見證了一人煉功,不僅全家受益,親朋好友、左鄰右舍都通通受益的表現。這一樁樁、一件件是真實的存在,師父說的全是真的。

惡黨誣蔑師父騙人,所謂騙那一定是有目地的,騙錢、騙手、騙感情,那師父要了我甚麼呢?甚麼都沒有,我沒有給過師父一分一釐,我甚至連師父的面都沒有見過。可我自從進了大法的門,師父給了我這麼多,常人花多少錢都得不來的東西,自己的親身感覺最能說明問題,怎麼能輕易相信別人惡意的中傷呢?我明白了,惡黨的現在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對大法的誣陷,對師父的造謠誹謗,對修煉人的迫害,我不再猶豫彷徨。我沒有走錯,師父教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更更好的人。做好人永遠是對的。

正在這時來了幾個平時不常見面的同修,我們就針對當前鋪天蓋地的打壓,我們該怎麼辦,進行了切磋。最後同修一致認為:邪黨有強大的宣傳工具造謠,但是我們大法弟子有嘴,有師父給我們的智慧。我們都有自己的親朋好友,我們可以坐在炕頭上,把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們。這叫微觀改變。我們所有修煉的人,多了不講,每人只講二十人,惡黨就會不攻自破。從此,我開始了面對面的講真相的修煉之路。

實修

在當時的紅色恐怖下,許多煉功人都不敢出家門。我想,要把大法的真相告訴世人,就不能坐在家裏等,必須走出去,開創講真相的環境。另外,怎樣把真相講好,讓世人明白,接受,這是關鍵的一環。我就開始到我周圍的比較要好的鄰居家、朋友家,同事不同類型的人群中去了解在這嚴酷的打壓下,世人的心理狀態,對大法與修煉人的態度,存在的較普遍的認識上的誤區與疑慮。通過和他們交談,我理清了這些方面的問題,心裏有了底,也算知己知彼吧。一是,現在的人不像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人那樣盲從,二是,人們都有追求健康的願望。因此從祛病健身的角度,從最低層次上講,世人還是很容易接受的。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去證實大法。

一、注重自己的儀表。每次出家門,我都精心打扮,略施淡妝,衣著得體,落落大方,給人耳目一新、神清氣爽的感覺。因為在這非常的時期,世人對大法弟子格外注目,大法弟子的外在形像,不僅僅代表著個人,同時也代表著大法的形像。給世人接受真相奠定了基礎。所以在我以後講真相的過程中,曾多次出現我剛要講,認識我的世人馬上搶先說:你不用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我一看你這個精神勁,我就知道這個法好。

我現在已經是往七十歲奔的人啦,人們見了我問有五十歲沒有,快退休了吧?我和二十歲的孫女在一起,人們都以為孫女是閨女。我告訴他們,你們多了沒差,整差了一輩。和我一起工作過的同事見到我,瞪著眼不說話,我說,是不是我老的不敢認了?他們笑起來:不是老的,是年輕的不敢認了。現在我一出家門,人們的目光都投向我,異口同聲的讚揚:太年輕了,太漂亮了,我都要不失時機的說:大法好吧,這個功法的特點就是越來越年輕。我師父說啦,「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轉法輪》),你就煉煉法輪功,保證你的皮膚變的比我還好,白裏透紅。在這一說一笑中,證實了大法的真實存在。

二、把世人都當成自己的親人,慈悲對待眾生。在講真相中面對的每一個人,我都要告訴他,茫茫人海,芸芸眾生,我們能在一起交談,我敢告訴你真相,你想想,咱們之間該是多大的緣份,也許哪一世咱們是一家子,咱們是親人哪!你能聽到真相,說明你是個非常有福的人。將來你會知道的,這樣就拉近了和世人的距離,世人在心悅誠服中,很容易接受真相。

三、從祛病健身的角度,作為講真相的側重點。世人渴望健康,我有師父在一夜之間給我淨化了身體的實例,我就用自身經歷來證實大法的真實存在。有不少人聽我講完,就說,大姐,我也想看看書;也有的說,看你這個精神勁真好,我就不行,渾身上下全是病。我馬上接著過話頭說,那我給個好辦法,看看書吧,用不了多長時間,保證你會和我一樣的精神。你說到了咱們這個年齡最寶貴的是甚麼?健康,擁有了健康,生活的質量就高了,最起碼咱不累贅兒女。就這樣,他會高興的接受你送去的書。

一次我給表弟妹去送書,她沒在家,正好碰上多年不見的老鄰居。她高興的拉著我進了她們家,說:大姐,這麼多年不見。你還這麼年輕、漂亮,你吃甚麼返老還童的藥啦。我笑著說:我告訴你個秘訣,我煉法輪功。接著給她講了煉功前後的身體的變化。她說:你知道我幹了三十多年售貨員,把兩條腿都站壞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我這兩條腿疼的,每天我用擀面杖使勁的敲也不管用,你讓我也看看書吧。我說:你真有緣份。我正好帶著,你先看吧。

又過幾天,我去她家看看情況。見到我,她高興極了,說:大姐,你那天走後,我洗淨了手,插上屋門,我一口氣看了六十九頁,到了半夜,像你說的那樣,我渾身出大汗,我想,一定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了。天剛亮,我家老頭起來,就又開始高聲大罵我,他就這樣平白無故的甚麼難聽罵我甚麼,已經三十多年了。我剛要和他對罵,我突然想起師父說了,煉功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一下子把罵人的話咽了回去,老頭也嘎然止住了罵聲,從那天起到現在他一次也沒罵。第二天早晨起來,師父給她打開了天目。她的腿不但不疼了,而且還一身輕,舒服極了。很快,在她的帶動下,她的兩個妹妹及外甥女也都相繼得法,大妹妹修煉後,撤掉了氧氣瓶,離開了躺了好幾年的床,紅光滿面的走下樓來,變成一個健康的人。

我同事的兒子是某部門負責人事的幹部,一天我到他家去講真相。在交談中,我從大法的洪傳,人類道德的回升,自己身心的變化到大法遭迫害,由淺入深的,滔滔不絕的,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一口氣講了三個多小時。在講的過程中,他吃驚的睜大眼睛,專注看著我。等我講完,他感慨的說:我以前一直認為,這些煉功人,不可理喻,精神好像都不太正常。今天聽了您這一席話,真是語言精煉,條理清晰,邏輯性強。哎呀,您師父有您這樣的弟子,您師父太了不起啦。我誠懇的對他說:說句實在話,在這些修煉人中,我不是最好的,我還有很多沒有修好的地方,還有很多的人心,師父要求我們做一個好人,比模範人物還先進,完全為他人的人。我還有很大的差距。聽完我說的話,他告訴我:他們單位也有個煉功的,人很老實,迫害開始時,上面下令把他開除了。一天,他愛人去他們單位開無業證明,好外出打工。正好單位辦理退休人員手續,他就讓科裏人給這個已經開除的煉功人按退休從新辦理,以前開除的所有資料,由他保管,並說:如果有人找,由他頂著。聽他說到這裏,激動的我緊緊握著他的手說:孩子,謝謝你這樣善待煉功人,你一定會有福報的。聽我這麼一說,他正上高中的女兒在一旁插話問我:奶奶,那我能考上大學嗎?我肯定的說:你一定能考上,從現在開始,你要每天念念「法輪大法好」,你一定會上大學的。後來,他的女兒果然上了一所非常好的大學。他病危的老父親也很快康復。大法給他全家帶來福份。

四、用做好人的法理,撐起一片藍天。二零零一年七月房屋改建拆遷。租房到了一個新的住處。一切都是陌生。怎麼開闢在這裏講真相的環境?我就按師父說的,從做好人開始,首先我家自己備料雇工,給這排房大院換上新鐵門,換掉了幾十年的破爛木門。抹平了院內院外的地,使這個大院煥然一新。從搬來的第二天開始,我就早早起來,清掃院內、院外、附近的小馬路。我住的房屋南面,緊挨著一個老式露天公廁,廁所內大坑的後面靠牆的地方,堆積了多年的廁所內撈出的垃圾袋。我一鍬一鍬的都給清理乾淨,廁所露天處高低不平的磚頭瓦塊都給鋪平。其實,我幹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那一片的人都轟動了:怎麼咱們這來了這麼好的人!人們有背後議論的,也有當面誇獎的。我淡淡的一笑,說:與人方便,自己也方便嘛。人們開始喜歡和我接觸。願意和我聊天,關注我的身體。時間不長,我周圍就有二十多人得法,和我同院住的其它三戶人家,除一個不識字的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之外,全部得了法,其中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爺爺。

同院裏住著一位非常有個性、做勞資工作的女幹部。一開始,我和她談煉功之事,她不接受,她說她的對桌就是個煉功的,原來挺好的人。現在倆口子鬧的都要離婚了。因而,對大法產生了看法;我暫時不再和她談煉功這方面的事。我每天盡職盡責的做好家務。相夫教子,幫媳婦照看孩子。做上可口的飯菜,幫助媳婦打掃家,甚至我連便盆都幫媳婦涮洗乾淨。同時,我把家裏院裏的氣氛也搞的很活躍。這一切她都看到眼裏,後來她對我說:嫂子,你怎麼這麼好?我說:我師父就讓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更更好的人。她又說:我要以你為榜樣,向你學習,以後對我兒子也這麼好。我說:行啊,那你就和我一起學大法吧。你本來就是個好人,你一定能成為更更好的人。沒過多久,她真的開始學大法了。在現在惡黨迫害正嚴重的情況下,可在我們這個小院裏,我可以大開房門,隨時放師父的講法錄像,院內有人走動,我便招呼他們進屋一塊聽。用師父講的做好人的法理,在新的環境裏為講真相撐起了一片藍天。

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是錘煉自己的過程。在講的過程中,我不斷的修正自己,經常反思總結,哪裏講的不到位,方法不妥當。用詞不合適,越講方法越多,越講越靈活,越講越智慧,越講世人越信服。一開始我對單個人講,到後來,特別是去單位我能對著一夥人講,有的同事見了我說:我一看見你,就想煉法輪功。有的人說:她(指我)要說這個功好,那肯定好。單位有個中層領導說:別人要跟我說:我還考慮考慮,你要說好,那肯定就是好。我真的萬分感謝師父賦予我的智慧。我真的為和我一起曾工作過的同事,這麼容易接受大法、明白真相獲得新生的眾生而高興。

我就這樣,在不同的人群,不同的環境,用不用的方式。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不停的講著真相,到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在聽到我講真相的人群中,就有二百多人得法,其中有一些人還走進修煉的大門。同時為做三退打下了基礎。三退開始後,我一如既往的幫助這些和我有緣的人,共有三千七百多人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我現在還在繼續努力,爭取做的更好。以上是我在修煉路上,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一點做法,因寫的倉促,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