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找準人心至關重要》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看了《明慧週刊》三百五十五期同修《找準人心至關重要》,其中所言「向內找找不準」的情況,在我周圍的同修也存在此種現象,有的同修三件事都在做,可是身體一直處於「病業」狀態,我自己也在其中。面對舊勢力的干擾,也知道向內找,每次找都找出十個、八個執著,發正念清除,卻無濟於事,在舊勢力的干擾迫害中顯的很無奈。直到今年春天的一件小事,才使我清醒的認識到找人心要找準的重要。

那是一次小組集體學法,大家輪流讀師父《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時,當輪到一位老年同修讀時,由於該同修文化成度不高,加上平時學法少,讀不成句。我感到聽起來很費勁,就閉上眼睛集中精力去聽,還是聽不明白。看看其他同修,有的半閉眼睛,有的皺著眉頭。當時我開口對那位老年同修說:「咱們商量一下,這篇講法不容易讀,你先別讀,先叫別人讀,行嗎?」他同意了。我感覺一下自己,覺的沒有甚麼心。

那天晚上我突然感到頭疼、牙疼,為甚麼會這樣呢?噢,想起來了,是因為中午沒午睡,那就趕快睡吧。第二天不但沒好,滿口牙都疼了。我靜下心來打坐,向內找,找到的還是以前的那一堆執著,發正念後,牙還是那麼疼。

我去找甲同修切磋,她問:「向內找了沒有?」我就把前一天的情況說了,她聽了之後說:「你不叫那位老年同修讀,你有顯示心。」我立刻否認。她說:「你的顯示心大到已經形成自然了,自己都感覺不出來了。」我還是不認可。她又從另一個角度說:「這麼說吧,如果你不如他讀的好,你會不叫他讀嗎?」我不語,默認她說的有道理。她又說:「因為你覺的比他讀的好,你才不叫他讀了,這就是你那個顯示心。當看到同修有不足時,我們應該怎麼辦?」我順口答道:「應該默默的給予補充。」(法理方面明白,可是並沒有做到)甲同修接著說:「當時你想到去幫助他嗎?沒有。你想到的是他耽誤時間,換別人讀,能讀快點,自己能多學點,這又是一顆私心。」 (我當時真是那麼想的!)

我無話可說,只覺的自己的心被剜的真疼!甲同修還告訴我,如果這個執著找對了,發正念清除之後,你看效果會怎樣。我回去照做,頭和牙果然不疼了。在此感謝甲同修對我的幫助,讓我學會了向內找。

在後來的修煉中,也時有被干擾的時候,我大多都能找準人心,正念清除。然而有一個大的執著因為過去時間太長,一直沒有找準。去年從某地回來,我的腿一直在疼。前不久我又來到某地,某地乙同修對我說「留在這裏吧,開朵小花。」我對開小花的事怕心很重,推說自己眼神兒不濟(沒在法上)掩蓋著怕心,並表示留下也開不了花,留與不留兩可之間。這時師父點我:夢中乙同修指著前方對我說:「你帶三、四個人把那片草打了,你打過嗎?你會打嗎?」我順勢望去,所指之處沒有草,而是一些一人多高的亂樹棵,手指頭那麼粗,有些上面還長著芒刺。我說:「我沒打過,也不會打。」邊說邊想掉頭就走。夢醒後清楚的感到夢裏乙同修所指的打草就是要我開建資料點小花一事!怎麼悟呢?我想,打草用的刀很大,也很鋒利,需要用刀割的必不是好東西,修煉人要去的是執著心,所說的草是不是我的執著心呢?我回想去年去某地時乙同修曾說過叫我留下,當時也是由於怕心推辭。這不正是去年草那麼大的怕心發展成今年亂樹棵那麼大了麼?夢中同修讓我打草,我還不想幹,這不正是在開小花這個問題上我的心性的真實寫照嗎?這怎麼行呢?我必須立刻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怕心。剛想到此,頓感胸腔中晶瑩剔透,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一種美妙的感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知道師父看見我找準了那顆執著的人心,瞬間把我體內的敗物拿掉了。師父對我的呵護無處不及。

回首自己修煉中走過的路,由於人心多,時常遭到對大法弟子虎視眈眈的那些邪惡生命的干擾迫害,因為找不準人心,清除效果甚微。為此感到很困惑。現在我終於學會了向內找。我為這個遲到的「向內找」百感交集。我對師父說:「師父啊,我自認為是您的真修弟子,可是以前一直不會修,不會向內找,因此修的磕磕絆絆。現在我明白了向內找要對準自己的那顆人心,甚至是隱藏很深的那顆人心,不怕痛,清除它。這樣您就會為我們排除一切干擾。我會仔細的認真的找準人心,運用好師父教導的『向內找』的法理,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修煉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