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負師尊與眾生的囑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師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藉這一次修煉心得交流會向師尊和同修們彙報我在修煉中的體會,旨在證實大法、與同修共勉。

有幸得法,重視學法

我是在一九九四年得法的,得法前身患九種慢性疾病。經醫生診斷患有癌前病變。當時的身體是骨瘦如柴,每日吃藥如同吃飯,中西藥用了無數仍無濟於事。曾練過五種氣功,花了許多錢,身體無任何改變。由於體弱多病,性格也變的急躁,覺的活著真是沒有意思。

在無望之中有朋友推薦我學法輪功,我抱著再上一把當的心理去學員家,沒按順序的選了三盤師父講法錄音帶聽,覺的師父講的有道理,不同於以前學過的氣功。於是便請了師父的全部講法錄音帶回到家裏認真的從第一盤開始聽,越聽越覺的好,全部聽完後覺的師父講的大法太好了!做人就應該像師父說的那樣,並認定這就是我生命要找的東西,內心非常的激動,覺的自己有希望了,那種喜悅的心情是從未有過的。

到哪裏去學功呢?抱著急切的心情就近去找,終於在晚上十點找到了有師父教功錄像帶的學員家,可是人家已熄燈休息了。(那時心性很差,沒有想到那麼晚學功會影響人家休息)剛學動作時,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了,我知道自己是個緣份很大的人,從此嘗到了沒有病是甚麼滋味。

在個人修煉時期,師父多次教誨弟子要多學法,由於時間充裕,我每天用大量的時間學法,對法的理解也很快,越學法越感到學法是極其重要的,越學法越感到這部宇宙大法是極其珍貴的。在不斷的學法實修過程中,對法的理解也漸漸從感性昇華到理性的認識。由於人生觀和世界觀的改變,工作中兢兢業業、不計較個人得失、做事為別人著想,與同事關係非常溶洽。由一個體弱多病的人變成了遠離醫院、身體非常健康的人,有力的證實了大法。許多同事與親朋好友來找我請書學功。

師父在傳法的這些年中,在各種講法中反覆教誨弟子要多學法、吃透這個法,現在回過頭來看一看,如果在個人修煉時期不注重學法、不打下堅實的修煉基礎,在這場巨難中真是很難走過來的。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到「七﹒二零」之間師父的國外講法中,我明白了如果有人想迫害大法,作為大法弟子是要衛護法的。我看了師父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在美國中部講法的錄像(當時沒出書),當師父給一弟子解答問題時,師父慈悲的落淚了,並講了一段法。我當時也在流淚,內心隱隱約約感覺到了要有大的壞事發生了。否則師父絕不會落淚。通過學法,對即將發生的巨難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十四年修煉中,除了利用大量時間學《轉法輪》外,每次師父發表新的講法和新經文,我都是在短時間內學習十多遍,再過一段時間再學,每一次學習都有新的體悟和昇華。定期的把所有的經文反覆學習。這些年就是在法的指導下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在巨難中,堅修大法心不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對大法的迫害開始了。我與同修們上市政府信訪辦上訪回來後,看到中共媒體對大法的栽贓誣陷鋪天蓋地,心裏如同壓了一塊大石頭,難受極了,吃不下飯、睡不好覺。派出所、居委會與單位各派兩個人監控我的行動,單位多次給我洗腦並施加壓力,逼我放棄大法修煉。我堅決不放棄修煉。後來,我寫了幾句話交給了單位:「法輪大法是宇宙真理,是正法大道,是教人做好人的宇宙大法,不是邪教」。當時我便成了邪惡迫害的重點。

那時牢記師父在《洪吟》〈無存〉中說的:「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為了給師父和大法正名、衛護大法,與同修切磋後決定去北京上訪。頂著被開除、收回住房、進拘留所的邪惡政策的壓力,踏上了去北京的正法路。從此迫害更加劇了,市公安局把我送進洗腦班並進行經濟迫害。派出所又把我非法送入拘留所欲勞教我,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他們未得逞。他們先後十三次敲門入室騷擾。那時悟性差沒悟到應該用正念抵制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師父發表了《忍無可忍》經文後,我悟到邪惡對大法的迫害絕不能承認,絕不能配合。在我反覆學習這篇經文後不久,警察與居委會人員來我家敲門,我抱著給其講真相的想法把門打開了,他們剛進屋就逼我放棄大法修煉、放棄進京衛護大法的權利。我一聽還是那一套,我堅定的說:「我不寫!」剛與其講真相,警察就打電話找別的警察來一同綁架我。(過後鄰居告訴我樓下有警車在等著)這時,屋裏的警察要開門放他們進來,我搶先一步用手緊緊的把住門鎖,不讓他們進來。我的家人一起上前抵制。因為我腦中裝著師父的法,便轉身朝他大聲正念喊:「忍無可忍!」我威嚴的告訴他:「你在犯罪,以前你們多次迫害我,今天我絕不跟你們走!如果今天我家裏出了事,就是你造成的,你要承擔全部後果!我要向全世界給你們曝光!你快打電話讓他們走!」這時只見這警察嚇的面色煞黃,口裏喃喃的說:「手機手機。」他嚇的忘了手機在哪裏,我提示他,手機在你兜裏,他手哆哆嗦嗦的把手機拿出來讓外面警察撤走了。只見這警察手捂著肚子說「我肚子疼,我肚子疼」,要走。我不讓他走,把他們讓到屋裏坐下,與他們講真相近一個多小時。他最後說:「我再不來了,我再不來了。」臨走時居委會的人主動的跟我說:「我永遠也不來了」。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善心的告訴她:「以後不要助紂為虐了。」

這件事情對我震動非常大,常常的體會到只要多學法、清晰的理解法、堅定的站在師父一邊,任何魔難都能過去。邪惡對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害怕的。

堅信師父、堅定正念、證實大法

通過十幾年修煉深深感到師父時時在弟子身邊,呵護著弟子。有一次晚上我過馬路,剛走了幾步,突然我趴在地上了,睜眼一看,眼前是地面,我知道自己是被車撞了。當時閃出正念:「我是大法弟子,絕對沒有問題。」一邊發正念一邊迅速爬起來,大步向前走,身上沒有一點損傷。這時司機和車上的人圍到我身邊,我告訴他們:我是大法弟子,沒有問題,我不會賴你們一分錢,今天有大法師父保護我,否則你們撞我這麼重(因車撞我後二十多米才停住)那還不腿斷胳膊折?你們走吧,請記住:「法輪大法好」。見到這情景的其他司機把車停到路邊後下車對我說:真危險啊!我說我沒有問題。

還有一次吃飯時,糖水不小心嗆進氣管裏了,呼吸完全憋住了,一絲氣也不透了,當時腦中立即想:「師父!」瞬時呼吸通暢了,沒有一絲咳嗽之意,好像沒有事情發生一樣。前後也就是三、四秒鐘的時間。

以上兩件事又一次驗證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給予的,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有法才有我。過後我悟到在正法時期出現這樣的事,都是舊勢力安排的,邪惡在虎視眈眈,妄圖取我的命,是慈悲的師父保護了我。師父在《洪吟》〈師徒恩〉中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只要有正念就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用心去講真相,救度世人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師父在《昭示》中說:「一年來大家本著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講明真相與善意申訴中,做的都很正。」「我也希望在今後的講清真相與向政府申訴的同時千萬別忽視學法的重要、因為他們都要走向圓滿的。」當時我從法中悟到,在這艱難的日子裏,更要重視學法,不但要向政府機構申訴,而且要廣泛的向廣大民眾講真相,讓人們都知道中共媒體的宣傳全部是造謠誣陷。

那時我沒有真相資料,就把我從小學開始一直到現在,各個時期的同學、朋友、鄰居能講的人列出名單,二百多人,逐個去講,他們都是我生命長河中有緣的人。後來有資料了就去公共場所發,對不認識的人大量的發信。經常給乘車人、賣東西的人、走路的人講,不放棄可講的機會。對明白了真相的人,把資料給他看,讓其給家人講,再反饋給我。師父教誨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從師父近幾年的各地講法中悟到,宇宙在成住壞滅的最後時期,師父在宇宙中正法,大法弟子來自遙遠的天體,是無數大穹眾生的代表,來到地球上助師正法,完成史前大願。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涉及到大穹眾生是否得救的大事,也是大法弟子的歷史責任。

在選擇資料內容方面我嚴格把關。發明慧網上發表的資料──緊緊圍繞著證實大法、揭露邪惡對大法迫害的文章。還要多發《九評》,新唐人電視台節目中如不是緊扣以上內容的或過多講述「六四」或民主的都不發。我們是證實大法,不能去證實社會上其他人或事,以免對救人產生負面作用。在適合發放的許許多多材料中還要選擇能打開世人心結的,能切中邪惡要害的,用信封認真封好後再用精美的塑料袋仔細包好發出去,讓世人看到大法弟子是在用心救他們,讓他看到大法弟子給予他們的是無比珍貴的東西。

在去親朋好友家講真相時,雖然生活很拮据,但總是買上禮物帶著。這樣會體現大法弟子對其的真誠與重視,同時體現出大法弟子的仁義與禮節。在與對方約定時間地點時為對方考慮,往往效果較好。有人多次失約,感覺好像我在求他一樣,心裏真不是滋味,可是想到我不僅僅是救他一個人,還有他所代表的無量眾生,就耐心的等待。每次外出講真相前,在車上、路上都先發正念,努力做到正念正行。

把個人修煉溶於正法修煉之中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要想長功,你不注重心性的修煉,你的功根本就長不上來。」「以上是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師父在《見真性》中說:「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師父在《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教誨弟子:「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

從法中悟到在正法時期,在救度世人過程中不能忽視個人修煉,每個人修的好與不好不僅僅是個人問題,而且會影響到方方面面。正法修煉開始那幾年只注重去講真相,其間暴露出的人心沒有及時向內找。近幾年師父在許多講法中都在教誨弟子要向內找、注重心性修煉。師父的講法給我棒喝了一下。認識到大法弟子修煉的路又正又窄,不注重心性的修煉,有了矛盾不向心裏找怎麼能是正呢?偏一點就不在法上,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邪惡虎視眈眈,專找漏洞鑽。從個人修煉的角度講,走向圓滿的境界是由心性來決定的,大穹的眾生在等待大法弟子把修煉的全部帶回去。大法弟子不圓滿不僅是個人問題,而且是牽涉大穹生命能不能得救的大事,所以向內找,提高心性是為了宇宙眾生,是為了別人,不完全是為了自己。認識到這些了,我開始注重心性修煉向內找。

在講清真相的過程中,有人不願聽,對我大聲叫罵,有的威脅我,有的多次找藉口不見我等等,執著心立刻就返出來了。通過向內找挖出爭鬥心、怨恨心、嫉妒心、委屈心、怕心等等,真覺的可怕,修了這麼多年,還有這麼多的常人心沒去掉。遇到不肯三退的人,我回來後仔細找自己,是不是善心不足?有沒有幹事心、爭鬥心?是否順著對方執著講的?有無證實自己的心?找到後及時歸正,認識到心性修的好,常人會通過我們的善心、語氣加道理感受到大法好,大法弟子好,信任我們,從而得救。人心去掉了才能生出慈悲心,有慈悲心才能救人。在日常生活中,在與常人接觸時,也經常暴露出常人心,注重去向內找,去掉它。

寫此體會也是修心的過程。開始認為自己離師尊要求很遠,沒甚麼可寫的,看了《明慧週刊》上同修們的文章後,找到自己的差距,提高了認識,因為寫的過程也是向內找的過程,也是在法中提高的過程。

正法時期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我決心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重視個人修煉,穩健的走好今後的修煉路,不辜負師尊與宇宙大穹眾生的囑託。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