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於九九年二月得法。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風風雨雨的修煉路上堅定的走過來了。下面向師尊和同修彙報近幾年來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正念正行中的個人心得。

得法前,我是一個體弱多病、弱不禁風的人,得法時,我還有三瓶「六味地黃丸」沒有吃完。讀了一遍《轉法輪》後,我排了一週的膿大便,骨頭裏脹痛,渾身畏冷,幾天後,身體無病一身輕。我就把藥送人了,從那以後就沒有吃過一粒藥。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我就下決心要學這個功法(當時只悟到是祛病健身)。隨著學法的深入,明白了修煉的內涵,真、善、忍的法理,明白了修煉的嚴肅和重要。

短短幾個月,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向同事大力洪揚大法。我是在單位的機關後勤部門上班,這些科室的勞動紀律很差,只有我能正規上下班。當時領導笑著對我說:乾脆每人發一本《轉法輪》學習學習,勞動紀律就會變好。雖然單位沒有統一發給每個人,但是有二十幾人自己讀了《轉法輪》。其中有一人成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互相鼓勵、共同精進一起走到了今天。

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受到撤職、非法關押等迫害,但都沒有動搖我修煉的決心。二零零一年,電視裏放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當晚,政保科的頭子打電話問我看了電視有甚麼感想?我回答他說:「我不相信那是真的,即使是真的,他們的做法是不符合我們師父所要求的,比方說一個老師教了五十個學生,其中一人不聽老師教誨成了殺人犯,你能說是老師教他去殺人的嗎?能把他的罪過栽贓到老師頭上嗎?」他聽後沒說甚麼就掛機了。當時我悟到:環境這麼惡劣,自己一定要做好,不能給大法抹黑。

在單位裏,我以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個人利益上寧可自己吃虧、髒活累活主動幹,處處為別人著想,同事有煩惱的事向我傾訴時,我就用自己體悟到的佛法開導他們,教他們怎樣去體諒和寬容別人,告訴他們善的力量是巨大的,無私才能得到快樂。通過跟我交流,他們感到心胸開闊了許多,他們稱讚我是一個很好的心理醫生。他們看到「真、善、忍」在我身上得到了見證。辦公室裏有一個同事到「六一零」送調查表,她對「六一零」的人員說:你們不要整法輪功弟子了,我們單位的法輪功弟子比其他的職工表現的都要好。所以我們單位的人都不相信電視裏對法輪功造謠說是×教。幾年前,單位搞私房聯建,要推薦幾個住戶代表管理資金和工程質量。大家一致推選了我為住戶代表組長,他們說,相信我們「真、善、忍」的信仰,我不會欺騙他們,不會拿他們積攢下來的辛苦錢亂揮霍。

二零零二年,師父安排我又引導一名同事進入了修煉的行列。更巧的是她得法不久單位領導班子調整,她被提拔為我科室的負責人,我們屬於職能管理部門(就我們倆人),分管下面幾十個專業人員,我是她的助手,我們既做好工作,又精進實修,她是新學員(一直未公開,只有單位一把手知道),我發現她在下屬面前沒有守住心性時就及時提醒她,有矛盾和難題時及時交流,空閒時就集體學法、發正念。工作做的得心應手,把下屬科室管理的出色,同事們看到我們配合的這麼好,很羨慕的說我們是最佳「黃金搭檔」。領導(一把手)很高興的對我們說「你們真正做到了同心同德,有你們管理那一片我就放心了。」二零零三年底年度考核評選優秀崗位時,我們機關職能科室有近三十人,只有四個指標,一把手就提了我們倆人,我當即表態:我是「真、善、忍」的信仰者,不需要用這個榮譽來調動積極性,就推薦了另一個工作也比較出色的科室負責人。那人很感動的說法輪功弟子境界高。一把手曾經在辦公室公開說:法輪功是個好信仰。你看我們單位的法輪功弟子都很出色。警察來騷擾,都被他擋回去了。還叮嚀我的科室負責人要她轉告我們保管好自己的資料。前年我跟一把手同車去出差,在車上我拿mp3給他聽「普度」,他靜靜的聽完後對我說:「你們這個音樂很好,我閉上眼睛就看見有一朵綠色的蓮花從前面飄來,我反複試了幾次都這樣。」我聽後很高興的說:你這麼有緣,下次我用優盤把「普度」複製到你的電腦裏,他答應了。有一次我到他辦公室去,當時房子裏有四、五個人,就聽到他在放「普度」。

在家庭中,也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得法前我打牌、搓麻將已經不能自控了,得法半年後就戒賭了。有一天,老鄰居(也是以前拉我下水的)站到我家窗戶下喊我打牌,我告訴她已經戒賭了,她說:「今天你不下來我就不走。」我知道是師父安排她來考驗我,看我能否放下這個賭癮和情面,我一點也沒動心,她站了二十多分鐘就一聲不響的走了。以後再也沒有人喊我打牌了。

得法前我性格很好強,丈夫、小孩不依我就生氣,心情不好時就把氣發到小孩身上,動不動就打人。當我學習了《轉法輪》中師父講怎樣教育小孩的法理時,我就下決心做到不打人。第一次遇到小孩不聽話、我氣憤的握緊拳頭準備揮手過去時,突然想起師父說:「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轉法輪》)我就強壓火氣,心中立即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慢慢的平靜了一些,但還是走到衛生間把浴室門狠狠的摔了一下。當時我對自己沒有完全達到標準而後悔,從那以後再也沒打人了。後來電視上造謠誹謗大法弟子,丈夫看了後對小孩說:「你怕不怕?快叫你媽媽別煉了」。小孩回答說:「電視裏講的我沒親眼看見,不相信。媽媽學法輪功脾氣變好了,不打我了,我相信媽媽學的是好的。」他還對我說:「我們《思想品德》裏寫了信仰自由,他們(政府)侵犯了你們的基本權利」。那時他只有十二歲。他讀高二時因學習壓力大,主動對我說要看看《轉法輪》調整一下心態,因他能明白真相又很有緣。高考時,得了六百多分,是高中三年來考的最好的一次,現在某大城市的一所重點大學讀書。

丈夫性格比較急躁,我以前怨恨他把我氣出了心臟病,也不甘示弱,經常爭來鬥去的;得法後我按照師父教誨的「向內找」的法理,能真心去疼愛自己的丈夫,結婚十多年來才體會到作為妻子應該具備的「賢惠、體貼」的內涵。有一天丈夫說:「我們有幾年沒有吵架了,不知吵架是甚麼感覺了」。在我被迫害期間,當時還不了解真相的熟人問我丈夫:「她學這個功到底有甚麼好處?」丈夫回答說:「她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身體也好了,脾氣也好了,可氣的是她這麼純潔善良的好人,壞人把她抓去當作『壞人』整」。丈夫在一個大型企業上班,單位改制面臨下崗。兩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沒費多大事兩個月之內就辦理好了調動手續,在另一大城市的國營企業上班了,工資收入是原來的三倍。

二零零三年秋天公爹去世,辦完喪事後,就把婆婆接來與我們同住到現在,因生活習慣、文化素質上的差距難免不出現矛盾,這時,師父的法理就在頭腦裏顯現:「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我就把矛盾當作提高心性的關、修去自我的機會。小姑子感慨的說:「嫂嫂,我現在對婆婆家好,是因為你對我娘好而感動了我,你給我樹立了榜樣」。有一同事跟她婆婆吵架,她婆婆氣走前說:死也不來了。她婆婆有七十多歲了,她丈夫要她去接婆婆來住,她說:是她自己把話講絕了,怪不得我。我用「善」和「忍」的法理開導她,早幾天她對我說:「我還是打算把她接來住,要向你學習,善待她。」還有一同事說:「只有你們法輪功弟子才能做到這麼長時間與婆婆和睦相處。」我們村裏(婆婆老家)的村長和鄰居說:你是村裏最好的兒媳,農村裏的婆媳相處不可能長時間這麼和睦,你以前脾氣很大,是「法輪功」改變了你。凡是認識、了解我的人,看到我信「法輪功」後家庭和睦、丈夫有錢、孩子會讀書,都很羨慕。都相信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能給家庭帶來福份。

二零零四年《九評》的出現,領會到講真相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首先自己退出了邪黨組織,勸小孩、丈夫退團。然後勸朋友、親戚、同事三退,勸陌生人三退。在勸退過程中,由開始怕別人說我們參與政治,到現在能很坦然的告訴他們「天滅中共」已成必然,大法弟子勸退是救人。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採用了面對面、寄真相信件、發資料等各種方式救度眾生都很有效果。有一親戚,是老年夫婦,住在外省,我得法後他們一直沒有來玩過,還沒跟他們當面講真相,孩子考上大學那年他們寄來三百元賀禮,根據匯款單上的地址給他們寄去一份《天賜洪福到你家》的小冊子,男親戚就按照資料上說的做,天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感覺輕鬆了。他們單位有一同齡人,在平路上拐一下摔到地上,骨盆骨折。他這時才悟到:我這麼高摔了下來沒一點事,他在平地上摔成骨折,肯定是大法師父保祐了我。他的妻子相信了,也天天一起念。她的失眠和胃口不好的毛病好多了,人也胖了一些。後來他們到我家來玩,他們說一定要學這套功,一個星期要教會他們,我幫他們退了黨、團,送了《轉法輪》、單放機和煉功帶給他們回去修煉。他們有六個兒子、兒媳及孫子共二十多人,給每人帶了一個真相護身符回去。有一次搭單位同事(邪黨徒)的摩托車回家,在車上勸他退黨,他哈哈大笑,我用正念制止他:別笑,我跟你說正事。他立即止住了笑,認真聽我講完,順從的退出了邪黨組織。

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正念正行中,還有很多感人的神跡,這裏不一一列舉。我能穩步的走到今天,全靠師父的慈悲呵護,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給我指引了航向。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了我,造就了我,把我錘煉成一個堅定實修、正念正行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感到無比榮幸和自豪!用人間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尊慈悲苦度的無限感激!向偉大的師尊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