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來做資料點的修煉歷程(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當我的心從對錢財有所保留,一直到決定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證實大法上的時候,整個情況師父就給安排了。回想這些年,當我缺錢時,單位開始分房子,人人有份,一下子我就得了四萬多塊。再缺錢時,單位就發獎金,發住房款。這樣除了維持家裏正常開銷,孩子上托兒所、上學、學英語、學畫畫等,我還是能拿出一部份錢用在救度眾生上。後來,單位強制人人都要完成任務,這樣我的錢被拿去投資,到後來竟然翻了二倍。

師尊把我所花掉的錢兩倍還於我,我又把這一切得來的錢毫無保留的用在大法上。現在我依然一無所有,但是我還有辦法解決證實法所需要的資金。不知道的同修以為我有很多錢,其實不是那樣的。我覺的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為我心中有法。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一切錢財為證實法所用,路越走越寬

我一開始參與做資料時,沒有錢,到後來越用越有。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安排的。前幾年我的收入在一個五十萬人口的小城還是很高的。

開始我盤算,我手中有多少錢可以用?一看家裏一共有三萬,這是我家先生都知道的錢。我想這錢他知道我就不能動,就拿自己工資收入買耗材、機器之類的。後來又把項鏈、耳環都拿去賣掉買了光盤,錢還是不夠用。

我問自己:我這輩子攢錢為甚麼?一想不還是要圖常人中甚麼養老、給孩子留點甚麼的。我自己都有保留錢財的心,同修怎麼會放心把錢財放在我手中呢?我為何要執著非要有錢的同修多拿錢呢?同修已經不少付出了,他們也有他們為難的地方啊!我不告訴丈夫他也不知道這錢被我花掉了。等他知道時已經法正人間了,給孩子留甚麼?讓孩子走上修煉真、善、忍的道路才是真正為孩子好。自己的生命能在宇宙中存在,自己的一切不都來源於大法嗎?我能回報大法甚麼呢?這樣,我一點點、不斷的花光了家裏的積蓄。

當我的心從對錢財有所保留,一直到決定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證實大法上的時候,整個情況師父就給安排了。回想這些年,當我缺錢時,單位開始分房子,人人有份,一下子我就得了四萬多塊。再缺錢時,單位就發獎金,發住房款。這樣除了維持家裏正常開銷,孩子上托兒所、上學、學英語、學畫畫等,我還是能拿出一部份錢用在救度眾生上。後來,單位強制人人都要完成任務,這樣我的錢被拿去投資,到後來竟然翻了二倍。師尊把我所花掉的錢兩倍還於我,我又把這一切得來的錢毫無保留的用在證實大法上。現在我依然一無所有,但是我還有辦法解決證實法所需要的資金。不知道的同修以為我有很多錢,其實不是那樣的。我覺的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為我心中有法。

迫害後的頭幾年,我在生活上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我從小家庭條件好,買衣服、比吃穿,幾千塊錢一件的衣服說買就買。而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連我節約的同修媽媽都可憐我啦:身上的襯衣襯褲穿壞了也沒扔,整個冬天就一件黑棉襖。而在從前,白色的衣服是我最喜歡的,甚至大冬天我穿上一身雪白的衣服,白雪公主一樣透亮。

媽媽把人家送她的襯衣褲都給了我。後來我也意識到這樣的狀態不大符合常人社會了,讓知道我的人對大法起不好的印象。每個大法弟子都是法輪大法在世間的形像代言人啊!去年過年,先生給了我一萬塊錢叫我專門用來買衣服,我還是捨不得花那麼多錢,為了應付先生花了三千多塊買了一套,剩下的錢自然不必說了。

後來接觸了許多經濟上遭受邪惡迫害的同修,發現那些同修所過的艱苦生活真的很難。有的同修幹一天活掙一天錢,不幹活一分錢也沒有花的,連飯都吃不上。有的拿出攢了好長時間的零錢交到資料點上。相比之下我卻這樣的安逸,還有甚麼資格去不滿呢?還時不時的抱怨自己太累、太辛苦?有時還想要放鬆幾天,找個地方輕鬆的玩一下,旅個遊甚麼的。這都是些甚麼心啊?這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

在師尊保護下虎口脫險

有一年冬天,我每天下班都帶上三、四十份真相資料在回家路上發放。一次到了一個住宅樓大院,我挨個單元發放,往樓上發我總是一口氣爬到頂樓,再從上往下走。樓梯間的感應燈一閃一閃的,被門衛發現了。這時我就在最後一個單元,還有七、八份資料沒貼上,聽見樓下有開門聲,我就裝起資料往下走,邊走邊豎起毛衣領口擋住了半拉臉。上來一個中年男子不拿好眼神瞪著我。就在這愣神的工夫,我意識到不好,與他走個對面擦肩而過,離不到一米遠的距離他大吼一聲:「站住!你是幹甚麼的?」他話一出口,我飛快往樓下跑,他返身追我。我跑到樓門口衝開防盜門,一個胖女人正死死的抵住門口想抓住我,冷不防被我撞了一下,她沒拽住我。這時我的腿有點邁不開步了,我馬上想:他們追不上我。他們果然被我甩的遠遠的。到大門口,我一看還有一輛警車在樓下停著,我進院時根本沒有這輛車。我跑到大馬路上,正是下班高峰人來人往。他們到路口時已經看不見我了。

我回到家腿都軟了,一連幾天腿脹痛脹痛的。晚上打開背包看看還剩甚麼,原來師尊的法像在兜裏呢。當時我捧著師父法像淚如雨下。

去掉怕心,清除邪惡宣傳畫

一次,我去孩子學校接孩子,偶然發現走廊裏全是邪黨誣蔑大法的宣傳畫。我就想憑我一個人的力量不行,一次清除不了這麼多,我得找個同修幫我。結果拖來拖去一直沒去成。我想:不行啊,邪惡宣傳畫被我發現不是偶然的,當大法蒙難之時我就躲起來任由邪惡毒害可憐的孩子嗎?我自己能行!

於是我觀察了幾天學生退校的時間,看甚麼時候有空檔。臨去之前我請媽媽同修給我發正念,也沒告訴她我要幹甚麼,擔心她的怕心干擾我。我讓孩子在走廊等著我,我看住了負責巡樓、鎖校門的老大爺。他在三層巡樓時,我就在另一個樓梯口挨個用刀割一層的宣傳畫,割完了順手塞到後面暖氣片後面。聽見他上二樓了,我就馬上跑到三層開始割三層的宣傳畫。還剩三張沒割完,孩子嚇的直哆嗦,一個勁小聲喊我:「媽媽!媽媽!他來了,來了,快走。走啊!」原來大爺聽見聲音知道三層上來人了,又上來巡視一下。我領著孩子馬上下到二層,又割了二層的宣傳畫,來不及再回三樓割了,因為他馬上會鎖樓門了,就這樣在師尊的呵護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完成了這次的除惡。後來三層那三張學校自己拿下去了。

師尊三次給我淨化身體

三次淨化身體都是睡夢中,第一次我胸口疼的厲害,不知何時入睡的。睡過去之後夢見自己醒了,來到洗手池邊,嘔吐不停,拿盆接著,吐出一盆白花花、像軟體動物的髒東西,吐到盆裏還活著呢!後來我想起是在大連吃過活海星之類的,端上桌時腿還在動呢!

第二次淨化身體,睡夢中我看見一隻大手把我眼球拿了出來,然後用鏟刀在我眼眶周圍像刮鍋底灰一樣刮了許多不好的物質,然後又把眼球放了回去。第二天我的眼睛變的清亮起來,看東西不模糊了。我二十歲的時候總覺得眼睛有點像睜不開的樣子,很難受,還吃了不少魚肝油保護眼睛。現在好了,這些毛病都從根上去掉了。

第三次淨化身體,那時我牙痛的很厲害,也是夢見自己醒了,從嘴裏往外吐沙子,水泥塊,磚頭瓦礫、土、玻璃碴子等髒東西,然後再照鏡子,師父給自己在另外空間安裝了一套完整潔白的新牙齒。後來牙就不痛了。

我就撿了做的好的一面說了,希望對同修的提高有所幫助。其實我還有許多不好的心還沒有去掉,我會努力的!珍惜自己就是珍惜大法!我也感謝這麼多年來和我一起配合的同修們,謝謝你們的慈悲圓容,如果師父不傳大法我們走不到今天。經常在網上看到大法弟子遭到邪惡迫害的文章,所幸這麼多年來弟子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多次與企圖迫害我的邪惡擦肩而過。所以我有責任把自己的經歷簡單寫出來,讓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見證我們可以不遭受迫害,否定舊勢力的存在一樣能走好證實法的路。弟子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會及時修正自己。

感謝師尊給了弟子交流的機會。再次叩謝師尊救度之恩!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