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三年實修的心路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我讀小學時在奶奶(大法弟子)的引導下就已經接觸了大法,但由於後來的九九年「七•二零」,我被謊言所矇蔽,相信了電視上所說的,甚至還勸奶奶放棄大法。後來在奶奶的引導下,我才又對大法有了正面認識。上了初中後,才不知不覺的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來。

初一時,自己最難去的就是喜歡看電視的執著心。因為看電視而使發正念靜不下心來,耽誤了學法,耽誤了煉功。曾幾次下決心不去看電視,但一旦打開電視就忍不住看下去。後來我在師父的法像面前發誓:一定不能再看電視了,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它干擾,要對的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然後只要有人打開電視,我就避開,到其它房間去。慢慢的,我不再看電視了。

──本文作者

首先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及各位同修問好!

大法弟子在這幾年的證實法中都親身感受了大法的美好與師父的慈悲。我現在已經讀高一了,在這裏,我把初中近三年的修煉情況與自己發資料所經歷的和勸三退的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得法、修心、救人

我讀小學時在奶奶(大法弟子)的引導下就已經接觸了大法,但由於後來的九九年「七•二零」,我被謊言所矇蔽,相信了電視上所說的,甚至還勸奶奶放棄大法(現在想來真是愧對師父)。後來在奶奶的引導下,我才又對大法有了正面認識。但當時只是知道大法好,有時煉功,不經常看書學法,也沒有修心。上了初中後,才不知不覺的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來。

初一時,自己最難去的就是喜歡看電視的執著心。因為看電視而使發正念靜不下心來,耽誤了學法,耽誤了煉功。曾幾次下決心不去看電視,但一旦打開電視就忍不住看下去,當時妹妹(未修煉)常打開電視看。發正念時我想的都是電視中的情節,嚴重干擾了我,曾因此幾次在師父的法像前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後來我在師父的法像面前發誓:一定不能再看電視了,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它干擾,要對的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然後只要有人打開電視,我就避開,到其它房間去,耳不聽為淨。慢慢的,我不再看電視了。

當時在學校有幾棟居民樓,我就利用上體育課的時間去那發真相資料。一次發十多本,我用橡皮筋把資料紮好,用校服包著。居民樓離操場很近,如果在進樓時看見有熟悉的人在周圍,我就發正念讓他們看不見我。就這樣我發完了學校裏的六、七棟居民樓。這是第一次自己單獨發真相資料,在發的過程中比較順利,沒有遇到甚麼干擾,這也是師父在鼓勵我吧。此後我也利用一切機會往老師辦公室發資料。

初二下學期的暑假,我與奶奶去了農村發資料,一起發資料的還有我的一個表妹(她已明白真相並三退,當時也有修大法的願望)。由她帶路。當我們走到轉彎處時,有一戶人家的狗叫起來了。這個狗一叫,另一戶人家的狗也叫了。開始本想站在那,等狗不叫了再走,但左邊的狗不叫了,右邊的狗又叫了,就這樣輪番來,有時兩邊的狗一起叫。於是我們就發正念,表妹不知道發,我就告訴她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狗的主人就打開燈,拿著電筒在拐彎的地方照了幾次,那時我是穿著白衣服,但就是沒照到我們。站在那裏雖心裏有點怕,旁邊有蚊子在咬,但我心裏知道,「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不能讓眾生對大法犯罪,不許舊勢力干擾我們發資料,救度眾生。

後來右邊那戶人家的男主人騎摩托車回來了,摩托車的前燈照到了我們。這時奶奶走了出來,直徑往前走,我與表妹跟在後面拉著手走。他在後面追我們,還威脅說,再往前走就放狗來咬。我聽到後,怕心就上來了,走幾步就站在原地不敢走,表妹也隨著我停了下來。這時狗追了上來,距離我只有兩步的距離,但當我往前看時,奶奶那堅定的步伐讓我頓感羞愧:奶奶沒有停下來,同是大法弟子,我怎麼能聽舊勢力的安排?被它所干擾?被假相所迷惑呢?我又拉著表妹往前走,就這樣我們走出了這條小路,沿原路返回家了。只可惜還有兩、三本資料沒發完。

到家後已快深夜一點。我們三人無不感歎大法的偉大、師父的慈悲。在狗離我那麼近時,都沒有咬到我,那屋的男主人都沒有追上我們。但這其中也反映出了我們的不足。當狗叫時應馬上就走,不能站在那裏等,不應怕狗咬。表妹比較好,不怕狗。她還說此後更相信師父、大法了,更不怕了。

認識到證實自我的心

初三的寒假,我與奶奶去了外地親戚家,在那裏過了年。那裏人比較少,是郊區,一棟房子只有兩、三層樓,只住一戶人家。快要走的那天,整理包裹時才發現還有二十多份資料沒發完,我與奶奶商量一起去發。但那時奶奶在搞飯菜,又快中午,吃完飯就要走了,於是我決定自己一人去發,奶奶同意了。我先拿了十幾份出去發(因當時考慮到坐火車回家的路上也許需要發,就留了幾份),發的過程比較順利,發完回來後,歡喜心出來了,覺的自己如何如何,奶奶不在也發完了。看到房間還剩下的幾份資料,又想去發,表面上冠冕堂皇,是為了使更多的眾生得救,實際上摻雜著幹事心、私心、顯示心等不好的人心。但當時沒有及時向內找,還以為自己正念強,其實當時已經快十二點了,如果再出去發就會錯過十二點的正念,但在這些人心的干擾下,我竟忘了看表,這些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出門後左邊的一棟樓房前有一輛單車,我把資料夾在單車後座就往前走了。右轉彎時,感覺剛剛那棟樓房的人出來了,我也沒回頭,正當我想把資料放在一戶人家的郵箱中時,後面有人來了,我趕緊把資料藏在身後,我發正念,求師父,讓他們往出走,等我把資料放在口袋中,不能讓他們看到。他們果然就往回走。回屋後,我的怕心不斷往上翻,當時奶奶在炒菜,旁邊也有人,沒機會和奶奶說,我就上樓坐在床上盤腿發正念 。沒有幾分鐘,媽媽就進來了,我只好停止發正念。

媽媽走後,我小心翼翼打開一點窗戶往下看,馬上就看到五、六人站在外面正往窗戶這看著我,我馬上拉起窗簾。向內找,我應該要信師信法,打開窗戶往外看的本身不就是怕嗎?不就是不信師信法嗎?我是師父的弟子,那舊勢力動的了嗎?這一切都是假相,就是看我動不動那個心。我是修煉的人,就是不動那個心。我告訴自己,等我出門時,甚麼都沒有。我不斷的想起師父有關放下怕心的法,不斷的增強自己的正念。等我去陽台收衣服時,外面真的甚麼也沒有。師父真是太慈悲了!弟子被這些執著心所干擾,沒有做好,師父沒有放棄弟子,還在為弟子承受這一切。不斷的點化弟子。同時這裏也提醒同修,在發資料時不要順利就生出歡喜心,就把發資料當成是證實自己,生出幹事心等私心,沒有師父的加持,沒有師父的慈悲看護,我們又能做的了甚麼呢?

遇波折 提高心性

初中畢業會考後,我們要去一親戚家,因妹妹還未放假,奶奶就在家照顧妹妹,我就先隨車子一起走,資料由我帶走。到了那兒後,我的狀態不好,學法時心靜不下來,流於形式。煉功時,心就更靜不下來了,有時被雜念干擾的腦袋痛。那時執著心表現的也很強烈,發正念時思想翻江倒海的,尤其是那個顯示心、對情的執著特別強,怕心也重。雖然那時也知道要向內找,但心靜不下來,即使找到了自己的執著,也還是放不下。在這種狀態下,過了二、三天。到了第四天,我就想著:奶奶還沒來,要不我先發一部份資料吧。這個想法出來後,怕心馬上就上來了,因我準備發的地方就是我自己住的那棟宿舍樓。我考慮到在這裏發可能有人會知道是我發的,就沒發。當天下午睡完午覺醒來後,我就想,那就到沒人認識我的樓層去發吧。當時的狀態是想發又不敢發,想發也不是完全為了眾生的得救,還有為了自己的私心。結果就帶著怕心與私心發完了其中的兩個樓層(共有五層)。

發完後,我的怕心動的很厲害,當時只是想不能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卻不想想為甚麼自己的心動的這麼厲害,沒有向內找,其實是自己的基點不純。這次發資料我沒和奶奶說。到了傍晚,我去距宿舍約二百米的食堂吃晚飯,吃完後,我準備回宿舍,當我快到時,我表叔突然出來告訴我說爺爺要我回去。我很納悶,但也沒多想,就往回走了。途中我想:是不是發資料被爺爺發現了?到了食堂後,爺爺開始說我了,還動了手。原來有一人看到資料後打電話到了公安局舉報,現在正有百十號人圍在那裏找我(因我發資料時有一人曾在樓梯間看到過我)。我一下子就懵了,我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

我坐在床邊一邊向內找,一邊發正念。我突然想到我包裏還有幾份資料,我馬上就把它藏了起來。後來越想越不對勁,我為甚麼要藏呢?師父不會讓那些惡警來搜查這裏的,我想起《明慧週刊》上有一個同修和我情況好像差不多,就在她打開抽屜藏書的一瞬間,突然想到:我對師父的正信只有這一點嗎?後來她又把書堂堂正正放了回去,惡警也沒來她家。那現在我對師父的正信也只有這一點點嗎?爺爺說要把我送回家去,那如果我沒機會取走這些資料,被爺爺看見給丟掉怎麼辦?我不能這樣做,我的確有漏,但我會用師父的法來歸正自己,你舊勢力不配來插手,你也安排不了我,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我又把資料放回了包裏。我不斷背著師父的講法,「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洪吟二》〈堅定〉)。那時我的怕心還是有點重,心跳很快,但我知道,我要信師信法,我要放下這個怕心與私心,大法弟子應要放下生死!奶奶當時在家也在集中思想發正念。後來奶奶說:她本想去找另一同修一起發正念,但一想不能依賴同修,就自己坐在陽台發。發正念時,感覺自己非常高大,威力無比,發完後,整個人感覺很輕鬆,很平靜。後來公安局的人因找不到我就走了。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感受到了師父的佛恩浩蕩。

在這裏也提醒同修,無論看到甚麼,聽到甚麼,都不要動心,更不能聽從邪惡的安排。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者,人世間有甚麼能動的了我們呢?也提醒同修,自己狀態不好時,要多學法,不要著急發資料(但不是不發),自己沒做好,真的會給大法、給眾生帶來很大的損失。

消除思想業

在初三的上學期,我遇到了很大的關。那時我突然變的很怕黑,又發生了很多事,那時心裏真是覺的很難過,感覺有一種很大的壓力,有很多不敬師不敬法的不好的念頭冒出來。因平時學法不紮實,在那段時間思想中曾幾次冒出想要放棄修煉的念頭,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流著淚在師父的法像前想:不管怎麼難,弟子一定不會放棄大法,為了來世間得法,我們曾歷經輪迴的艱辛,而無怨無悔,帶著眾生的期盼,我們來到這裏,在世間助師正法,那還有無量的生命正苦苦等待著我們的救度,我不能對不起師父啊!我應該要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多少次的彷徨,最終還是走了過來,現在回想當時的處境,真是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看護。

當時奶奶並不知道我的情況,那時我每天中午都要學一小時的法,表面上看不出有甚麼不對勁。後來雖和奶奶講了,但奶奶也沒有太在意,後來就忘了,自己也沒有辦法完全和奶奶說清楚。這裏也提醒大人同修,要多與小弟子切磋交流,多幫他們,小弟子得法不久,有一些事情還不能很正確的認識。但小弟子也不能養成依賴心,要多學法,這畢竟還是自己在修煉。

不讓「情」干擾自己

初三後我的顯示心和對情的執著一直比較重,有時真是想入非非。就在寫這篇交流稿時,顯示心都時常冒出來,總覺的自己做的如何如何多了,怎麼怎麼樣了,其實就是執著,和其他同修比起來,我真是沒做甚麼。

當我對情很執著時,師父的法一下就打進我腦中:「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洪吟二》〈梅〉)。我知道,這個不好的思想不是我,我可不能被它帶動,我要抑制它,消除它。

這段時間奶奶不在家,我的煉功就很難保證,放假明明有時間煉功,卻找藉口不煉。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想到師父為弟子承受了這麼多,弟子還這麼不爭氣,就這麼一點難還過不去。「七•二零」之後,同修在那麼艱難的環境下都做得很好,而我在如此寬鬆的環境中都不能精進,我真是愧對師父。煉功是修煉的一部份,不能煉好功,本體轉化就慢,發正念時念力也不強。不想煉功的本身就是懶惰心與求安逸心在作怪。我們不應被這些干擾,要堅持煉功,修去這些執著心。

在平時的生活中,我看到奶奶沒做好時,有時心裏會有些過不去,這時我馬上會想到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的:「那麼是不是在這過程當中我們也變的非常執著於他的錯誤,自己心裏頭就是過不去?那麼你就變成了執著,你就變成了向外找了。你就不能夠想一想他的不對為甚麼叫你看見了?他的不對,為甚麼你的心裏頭就那麼難受?是不是其中也有你自己的不對,為甚麼把這件事情看的很大了?在方方面面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都要修自己、看自己。」我就能理智的對待同修沒做好的地方了。

現在的在這裏順便說一下,有一部份大法小弟子迷戀於網絡遊戲或喜歡看常人中的電視、言情小說等,現在的時間真是很有限啊,還不能精進,怎麼向慈悲苦度我們的師父交代啊?怎麼對得起那寄予我們無限希望的眾生啊?不能精進那也對不起自己啊!我們歷經輪迴的艱辛,不就是為了來世間得法的嗎?我一般都會把電腦中的QQ遊戲刪掉,也不會去上常人中的遊戲網站,QQ聊天也儘量少聊。師父曾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說過:「現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錯過了這段時間哪,就錯過了一切。歷史不會重來了啊,宇宙的歷史、三界的歷史,已經走過了那麼多的、那麼久遠的年代,眾生都在等待著甚麼?都在為了甚麼活在這裏?就在等著這幾年!而有的學員卻在這幾年中荒廢著生命,不知道抓緊,而你卻肩負著眾生與歷史那麼大的責任!」

雖然我們是大法小弟子,但正法的標準可不會因為我們的年齡小而下降,我們也要用法來嚴格要求自己啊!現在的學校很亂,同性戀到處都有,如果平時不能嚴格要求自己,在學校中就很難把握,那時接觸的都是常人,思想又比較低下,經常談論一些亂七八糟的事,要能讓自己不受污染還是有一定難度的,所以平時要儘量多靜心學法。

勸三退

在學校,我基本上是用第三人稱講真相的。我會告訴她們我曾在××地方收到了一份傳真,那上面說了天安門自焚假案、大法洪傳真相,說這份傳真是從香港傳過來的,香港那邊有修煉大法的,政府也允許,說我一個親戚去過那裏,見過煉這個的,傳真上說的是真的。再從六四說到鎮壓法輪功,講四川地震、藏字石,說我親眼見過煉法輪功的,他們都是好人。這麼說了以後,一般都能明白真相,三退,但也有些受邪黨毒害比較深的,不同意三退,但也能明白大法是好的。現在的學生受無神論的影響,信神的底線很低,有一些講了很多次還是不能同意三退。我會把一些不能勸退的學生和所有的老師的手機號發到明慧網上,讓海外的大法弟子打真相電話。這只是我勸三退的一點體會,有時我做的不好,不好意思勸三退,干擾了眾生的得救,我以後也會做到用法來衡量,救人迫在眉睫,可沒甚麼不好意思的。希望有更多的大法小弟子寫出自己勸三退的經驗,大家互相借鑑。

寫了這麼多,其實還有很多事沒寫出來,也還有很多事是無法寫出來的。師父的慈悲,佛恩浩蕩,對師父的感恩也無法用言語表白。當自己做的不好時,能靜下心來用法衡量,會發現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初次提筆,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