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得法轉眼已經十三年了,我家共有五口人,我是最小的,我有兩個姐姐,別的同修都很羨慕我們家人,因為我們家是全家修煉。零三年端午節後,我爸媽被迫流離失所。他們走後我們姐弟三人相依相偎,共度難關。後來我大姐不上學了,家裏終於有了生活費,和爸媽也取得聯繫了,也能星期天去爸媽的住處玩了。當時很想的開:就當是住校生,一星期回家一回。風雨雖然很大,但有師有法,心中自有陽光,所以也就慢慢不覺苦了。

危難中不忘使命,流離失所的爸媽為了不讓我落下來,一直讓我學師父後期講法,等我慢慢長大後我也漸漸知道我們還有救度眾生的責任。於是在學校我經常給我的同學講真相,用我的親身經歷講給他們聽,還把很多學生領到我家,和我的小姐姐一塊給他們講,我的同學也都慢慢知道了真相,還送給我許多祝福。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得法轉眼已經十三年了,時間過的真快。想當初得法時我僅僅六週歲,是那麼的小。還不知道開始記事了沒,在我的記憶中都是得法的時光,好像得法前事情記的很少很少,或許是因為太小的緣故吧。

喜得大法

具體得法的時間好像是一九九六年冬天了,也是聽媽媽說的,我們全家是一起得法的。我家一共有五口人,我是最小的,我有兩個姐姐,別的同修都很羨慕我們家人,因為我們家是全家修煉。得法前的日子聽媽媽說的意思簡直就是過不下去了,欠了一大筆債沒還,當時開的門市是幹一天賠一天,因為貸的款都是高利貸,還不夠還人家呢。我媽媽在我大姐姐很小的時候就做生意,在街道上也是很出名很能幹的人。因為拉不下面子怕人家說,就還一直在開著門市。其實做生意也掙了不少錢,都是因為自己太善良經常被別人騙所以漸漸的就賠了。那時我媽媽的身體也垮了,爸爸媽媽經常吵架,簡直就是過不下去的那種情況。

後來我媽媽的朋友介紹給我媽媽說,早晨在公園裏練氣功挺不錯的,就這樣,我的爸媽早晨就去公園裏練功。當時我媽媽練的是其它功,而我爸爸煉的法輪修煉大法。後來我爸爸把《轉法輪》請回家了,我媽媽隨手看了一下,結果就越看越想看,一邊看一邊哭,好像感覺終於找到真理了。因為我媽媽性格本身就比較善良,經常被別人欺負,很受氣。感覺自己很委屈,但是看《轉法輪》之後我媽媽就愛不釋手了。第二天我媽媽就開始淨化身體了,於是我的媽媽就動員我兩個姐姐,就這樣我們全家就走上了真正的回家路。

沐浴佛光

我們全家得法後,是我們全家最快樂的時光,每天全家早早的就去煉功點煉功,我還記的每天全家人都背一篇經文,然後晚上集體學完後挨個兒背,看誰背的最熟。當時我才六、七歲,我記的我還和我的小姐姐一起背,當時我不識字,我的小姐姐就領我讀,然後我就憑記憶開始背。記的背的最熟的就是《真修》這篇經文了,還記的在一年的開交流會時我上台背誦這篇經文呢。

記的我媽媽還給我買了一個小自行車,每天騎著它去學法小組一起學法,還記的在去學法小組的路上還和小姐姐比賽騎自行車看誰先到那個叔叔(學法小組)家,真的好開心。那時的我好調皮,因為還小嘛,不懂事,等大人們學法時我就經常上廁所,其實就是找藉口來回走走。在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我就經常在沒到一半時就躺在媽媽的懷抱裏睡著了,等到結束了爸爸就把我背回家。

學盤腿是我最難忘的事了,一開始根本就盤不上,腿還翹老高,後來有一天,不小心滾燙滾燙的開水把我的腳給燙著了,第二天起了那麼大的燎泡,等到腳完全好後,我就奇蹟般的能雙盤了,而且腳上的燙傷處一點也沒留疤痕。記的當時和媽媽比賽盤腿,看誰盤的時間長,我能盤兩個多小時呢。我煉功也經常偷懶,也就是連續去煉功點煉三四天就又有兩天不去了。

星期六星期天洪法當然少不了我們全家的身影,每個星期六星期天去公園洪法,我就站在第一排煉功,我的同學看到後我還感到很自豪,我的兩個姐姐就在前邊發宣傳資料。記的有一回洪法時我不好好煉功還挨了一回打。也怪自己太調皮,但是師父講的法理我都記得,在學校我看到我的同學欺負同學時,我就給那位打人的同學說你在給人家德,他還聽不懂,當時我就很困惑,他怎麼會聽不懂呢?等長大後才明白。

得法後我的爸媽就不做生意了,我的爸爸就開始送煤氣,也不像做生意那麼賠了。我們全家都不生病了,我媽媽說的話,自從我們家得法後,光醫藥費就省下多少錢,得好好修煉才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啊。每天笑聲充滿我們全家,鄰居們都羨慕我們家,其實他們不知,因為我們是沐浴佛光才如此的幸福啊!

風雨突來

九九年那年我才八週歲,有一天下午我媽媽對我說要去北京,就是四二五那一次,我當時聽了好高興,好興奮,長這麼大哪裏去過那麼大的城市,我還想媽媽這是咋了?怎麼說去就去,正好過星期天,也就沒請假,就走了。我記的我到北京時是早上四點半多,剛到那就到天安門那,後來天就亮了,我就跟著媽媽走,到了一個地方有好多好多人,媽媽說這都是大法弟子,我也沒有問那麼多。記的我一直亂跑,媽媽不讓我跑,怕把我弄丟,結果我還一直亂跑,還找到了就近的一個公廁,我還領著這個同修去、領著那個同修去。還記的當時看到一個阿姨在人群中突然舉起一個黃色的牌子,上面寫著「守住心性」。我也沒有問媽媽,到了下午看到了空中法輪的出現,人們都不約而同的鼓掌,我也鼓掌。後來到了晚上就隨著人流回去了,到了家已經第二天中午了。

那時小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反正只知道去了一趟北京,玩了一天。誰會知道之後會發生那麼大的迫害。

七月二十日下午,一群惡警闖到了我們家,把我們家的師父法像、書籍、錄像帶、錄影帶、煉功服,就連我們家釘在牆上的黃布也抄走了。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的惡警又一次抄了家,他們把爸爸帶走了,晚上媽媽也給帶走了。他們一關就是三個月,我不知道當時那三個月他們是怎麼熬過來的。家裏邊生活費好像就那麼一點點,全是我的大姐姐給我們做飯,我每天晚上都在哭,在被窩裏想著媽媽。

就這樣他們總是進進出出,一到敏感日就進去了,最後終於我爸媽被迫流離失所。那年是零三年端午節後,我當時是十三歲,他們走後我一直想念媽媽,全憑我大姐的照顧,我們姐弟三人相依相偎,共度難關。後來我大姐不上學了,家裏終於有了生活費,和爸媽也取得聯繫了,也能星期天去爸媽的住處玩了。當時很想的開:就當是住校生,一星期回家一回。風雨雖然很大,但有師有法,心中自有陽光,所以也就慢慢不覺苦了。

救度眾生

危難中不忘使命,流離失所的爸媽為了不讓我落下來,一直讓我學師父後期講法,等我慢慢長大後我也漸漸知道我們還有救度眾生的責任。於是在學校我經常給我的同學講真相,用我的親身經歷講給他們聽,還把很多學生領到我家,和我的小姐姐一塊給他們講,我的同學也都慢慢知道了真相,還送給我許多祝福。

等我上初中後,我沒有在我們城市上,為了和媽媽在一起,我去小山村上中學了,到了那裏也是住校,每個星期放假回家就又回到媽媽的住處。有一次,我看到我媽媽那有一個小複印機,我問媽媽那是甚麼,媽媽告訴了我,說是做資料給人們看的。慢慢的我家成立了資料點,有了電腦,有了機器,可是誰會操作啊。在學校我學的電腦也只是畫圖之類的,基本的東西都沒有學過。後來有一位大哥哥每個星期天來教我電腦的基本知識,後來才知道那位大哥哥是一位大學的教授,我就慢慢學會了。是師父給我開了智慧,學會了打字、排版、打印、刻錄複印、裝系統、用ghost恢復系統、上網下載,甚至連photoshop都自己琢磨會了,都是那位大哥哥教的。可惜的那位大哥哥現在被迫害的關在勞教所勞教了。於是我就把我會的教給了我的爸爸,我的爸爸也會了,教給了更多的人。就這樣資料點遍地開花一朵朵的盛開了。

走好最後路

現在好了,我和小姐姐都有自己的工作,我的大姐姐也出嫁了,我爸爸也打工。很感謝師尊的看護使我們走到今天。

我們也將把三件事做的更好,不負師尊重託,完成自己的使命。讓最後的路更加輝煌。

最後以我一這篇文章命名的詩結尾:

歷程

童齡六歲法緣牽
轉眼得法十幾年
陽光雨露風馳電
回首幕幕在眼前

九六年來不平凡
全家得法喜心田
迷茫彷徨有了路
風浪小船有了帆
早晨煉功上公園
夜晚學法集體念
週末弘法樂開懷
大法真理記心田

全家上了正法路
身體健康路變寬
好景不過有三年
風雲突變難忘懷

應時我為十整歲
抄家罰款爹娘抓
幼小心靈怎承受
我常常以淚洗面

爹娘進出幾多回
被逼無奈流離外
從此五口少團圓
從此天空不再藍

再苦再難有法在
講真相救度眾生
發正念邪惡立斬
傳九評退出邪黨

黑暗裏
等待黎明
風雨後
彩虹出現
抬頭望
師在身旁
就如同
光芒萬丈
身在行
隨師正法
心呼喚
同歸家園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