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煉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

(一)歸正自己

去年十月底,我換了一份新的工作,在一家私人企業為一個部門的集團總監做助理。總監是一個脾氣很暴躁的人,經常發火,罵下屬是他的家常便飯。而作為他的助理的我,被吵罵的次數更是多於他人。挨罵的表面原因無一例外的是因為他對我的工作不滿意。多數時候他罵我,我都像沒事人似的,不生氣,用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想:自己因為沒有工作經驗,確實是做的不理想。而且心中總是愧疚。因為事情在表面上太合乎常人的理了,曾一度給自己造成錯覺,也認為因為工作經驗不足、做不好挨罵是正常的。有時候還在想也許是提高我的心性,看我能不能聽難聽話,能不能忍的住。其中偶爾也有幾次因為難過,委曲的掉淚。

有一天,我又因為工作的事情挨了罵,事情的起因早已經忘記了,只記的當時我被罵的狗血噴頭。因為是開放式的辦公室,他每次罵我的時候,幾乎整個辦公室幾十位同事都能夠聽到,那次也不例外。心裏異常委曲難過,忍不住哭了。當我把自己關在洗手間的單格中時,眼淚如雨般奔流而下。那時意識還很清醒,知道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不能夠在這些事情上掉眼淚。我讓自己背師尊的講法:「大法徒 抹去淚 撒旦魔 全崩潰」(《洪吟二》),但卻越背越難過,越背越傷心。如果不是在公司,怕被人聽到,幾乎想要放聲大哭。悲傷的往事也如電影般一幕幕閃過,想:自己如果不是因為中共的邪惡迫害,如果不是被強行開除公職,今天應該已經是重點高校的副教授了,可現在,卻一無所有,四處漂泊。本來一個優秀的人才現在只能給人家做一個助理,還要經常忍受辱罵……,越想越傷心,越想越難過。我想自己應該不哭,可是那種沉重的悲哀籠罩著我,我無法抑制自己的眼淚。這樣在悲傷中哭了有近一個小時,也在哭泣中和眼淚鬥爭了近一個小時。

突然間我意識到:這種傷心和難過不是我,我是師父的弟子,我絕對不會有這種想法的,也絕對不應該有這麼沉重的悲哀的,這思想不是我。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一下子明白過來了。我知道那種悲哀的確不是我,是邪惡的思想在往下拽我,它就是想讓我悲哀,它想要用這悲哀壓斷我的意志,我絕不能順從它。我對它說:你不是我,我不承認你,你不是要我不高興嗎?你不是要我傷心嗎?我偏不!我要笑,我今天是一個得了法的生命,我是最幸運的生命,我要笑!我真的很自然的笑了出來。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整個身體也像過電一樣,有一種極強大的電流流過的感覺,從全身到腦袋都在一層層、一波波的通過,我的腦袋突然覺的很輕鬆。剛才還無法控制的眼淚一下子就沒了,而且再想起剛才哭的情景,覺的很無味。我用了幾分鐘調整好自己的思想,又用了幾分鐘恢復一下自己哭紅的眼睛。十幾分鐘後,當我走出廁所的時候,臉上掛著自然的、祥和的微笑,誰也不會看到這是一個剛剛哭的一塌糊塗的人。

我像沒事人一樣繼續與總監友好相處,同時我開始用正念來看待這一切:我發現是自己在工作上太不自信了,因為多年的被迫害,工作總是斷斷續續的,所以總是覺的自己工作經驗不足,總是覺的別人比自己工作都強,甚至是一個沒有念過甚麼書的部門的小職員,我都覺的比我強。我意識到這是不正確的思想,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怎麼可以對自己沒有自信呢?一個神怎麼可以覺的自己不如常人呢?不能這樣!更何況即使從常人角度上來看,我自身的條件也遠遠優於一般常人。我逐漸的增強自信心,事情也在逐漸的好轉,但他並沒有完全停止罵我。

有一天當他又罵我的時候,我想:為甚麼好幾個月了,他總是罵我?我究竟出了甚麼問題?難道工作做不好就得挨罵嗎?我想起當初面試時發生的事情,面試時他問我:我脾氣不好,經常會吵下屬,如果你做我的助理,你會不會介意?我當時回答:這沒甚麼,人有脾氣都是正常的,我不會介意的。我想是自己當初的回答也默認了他可以對自己發火,這是不對的,我從心裏糾正這種錯誤觀念。

再找下去,發現自己對他還有許多很壞的思想,從一開始認識他,就對他產生了壞念。覺的他看上去是一個很色的人,而且給我感覺髒兮兮的(在別人眼裏他還算乾淨),打心裏不喜歡。我想作為修煉的人,怎麼可以有這種不好的思想呢?這不是在毀一個常人嗎?我知道自己錯了,是我在毀他。雖然他表面上不知道,但他明白的那一面一定可以感覺到是我在毀他,所以他才總要罵我。

同時,我努力正視在我一認識他時就產生的另一個問題,那就是色慾之心。由於自己空間場中的色慾的物質沒有完全消去,雖然我能很清楚的分清那種色慾並不是我,但還並沒有徹底去掉它,所以這種邪惡的思想還在干擾我。最明顯的表現是,當它一看到單身的異性就會胡思亂想,並將種種不好的思想往我的大腦中反映。而總監也是一個單身的人,所以這種邪惡的色慾在初認識他時,便開始時時反映。它一直干擾我,褻瀆我,雖然我能很清楚的分清它,並時時排斥它,但卻並沒有盡斷。我還找到其它的一些不好的思想,當我發現這些壞東西的存在的時候,簡直無地自容。我努力歸正自己的思想,並發正念去掉那些不好的思想因素,在每一次這種壞思想閃現的時候,就毫不猶豫的去除它,同時我也請師父幫助我。後來他基本不再罵我了。

幾個月後,當他決定從這家公司辭職時,他向我道歉,說「如果我們以後再有機會相處,我不會再罵你了」。我把《九評共產黨》、《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2008》的DVD及其它一些我精選的大法資料送給他,並給他講大法真相。他知道原來我是大法弟子,非常感謝我,並且說他一直覺的我「各方面都非常好」。

(二)我的轉變改變了她

集團的人力總監楊小姐也是一個脾氣很暴躁的人。由於部門及職位的不同,我和她幾乎沒甚麼接觸,最初對她的了解也是從其他同事處知道的。經常聽一位關係比較好的同事說她如何如何刻薄、如何如何霸道等等,反正總是沒有一句好話。

剛開始聽到這話時,我能夠以法的要求去約束自己,告訴自己不要執著這些,聽聽就行了,不要因此對她產生偏見,因為我並不了解她。可慢慢的聽的多了,對其中的有些事情也有了一些興趣,有時還主動問別人,逐漸的對她的成見越來越大。再加上我經常看到她在大庭廣眾之下罵她的屬下,從經理到做一般職員的小姑娘,罵的都非常難聽;與別人說話時,也總是帶髒字。思想中越來越反感她。在這種情況下,我與她發生了幾次衝突:她開始莫名其妙的找我的茬,並且在經理級員工開會時,當眾給我難堪,這使我對她的反感成度越來越大。直到有一天,爆發了比較嚴重的衝突。

事情是這樣的,我來這家公司時,說好是三個月轉正,因為我工作忙,到轉正約定的時間一週後才上交了工作總結。結果當時因為趕上過年,轉正就擱置了,一晃眼就又耽誤了一個多月。當時我天天催我的主管總監給楊小姐提我轉正的事,但她因為各種原因一直拖著。本來我知道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是不能執著這些的,可那次我卻非常執著,越拖我越討厭她,我想她是故意的。因為她和我的主管總監兩個人關係很僵,而我是助理,我想她是故意卡我。結果有一天下午,在他們兩個同時找我談轉正的事情時,我態度非常不友好,臉陰沉著,沒有一絲平和,並且說話也很衝。自己心裏頭知道不應該這樣,當時就是做不到。結果主管總監罵了我,楊小姐沒說甚麼。

下班回家後,我心裏異常難過,我知道自己錯了,作為修煉的人不應該那樣,幸虧他們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否則不是在給大法抹黑嗎?晚上我靜下心來想自己,我發現這一切的錯誤都是自己的觀念不對,不能夠善意的去理解別人,關鍵是不能夠思想中對她有壞的思想。我知道作為一個修煉人,想別人不好實際上就是在害人。我決定向她道歉。第二天一上班,我便走進她辦公室,誠懇的向她道歉,說自己太沒有涵養了,不能夠體諒她的難處,昨天不應該態度不好,希望沒有傷害到她,請她別介意,非常誠心的向她道歉。結果她態度很友好的告訴我,說她並沒有將頭天的事放在心上,並說一直覺的我是一個非常有涵養的人,而且個人素質很好,工作能力也很強,在我這個職位中,我是非常優秀的。事情以平和的方式得到了解決。當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我發現自己原來對她的成見不翼而飛。而且更神奇的是,從那以後,我再沒有見到她在公開場合刻薄的罵下屬。我想:是因為我的思想的轉變改變了她,她也知道自己那樣不好了。

(三)去人心

老闆也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經常把下面的經理們罵的狗血噴頭。說來難以置信,我工作過幾個公司,但這是唯一一個有這麼多脾氣暴戾的主管的公司。

我剛來這個公司的時候,也被罵過幾次。最嚴重的是在我生日那天,他加班罵我到晚八點鐘。因為他覺的我來了半年了,甚麼也沒有做。其實我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壓力也是很大的,只是他不知道。他用他的思維在想我這個職位所應該做的事情。老闆是一個文化成度不高的人,對我的專業不懂,所以按他的想法和要求,從我的專業角度和工作量來講,是很難做到的。

其實從來這家公司不久,我就開始「害怕」他。初期是因為我的工作中出現失誤被他發現,而我自己越想把工作做好,出現的失誤就越多。再加上由於前期對公司不太熟悉,很多事情不了解,也導致出現一些不該出現的錯誤。每次出現失誤他都不高興,結果以至後來我看到他就「害怕」。再加上他習慣於讓我們對同一件事情反覆做、反覆做,而且經常一會兒就變。往往是你剛做完這件事情,他就告訴你這件事情要那樣做,等你剛做完,他又變了。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他叫我幫他約一個客人,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他先後改變了八次時間和地點,我也跟著向客人變更了五次通知時間和地點,到最後他自己都不知道約的是甚麼時間了。所以大家都頭疼他。基於這些原因,我和其他人一樣,是能躲開他就躲開他,只管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

那天他罵我的時候,我心裏很沮喪,覺的自己每天忙的像個陀螺一樣,還被這樣說。我向他解釋我都做了些甚麼,讓他知道我的工作量有多大。當他明白後,他不說話了。晚上回家後,心情很不好,我想我應該找一找自己,到底是甚麼原因造成這種情況。我意識到我對他的害怕是不對的,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我努力挖掘自己怕他的根源,發現這種怕是由許許多多各種各樣的小怕組成的,比如怕自己工作做不好;怕做不好工作被他罵;怕他覺的自己工作量輕;怕他找自己麻煩;怕自己失去這份工作,怕自己生活沒有來源……,天!這一找下去,發現竟有無數的怕心擺在我面前。

我努力糾正自己的錯誤觀念:我叫自己樹立信心,不要害怕,不要總覺的自己做的不好。其實我確實是相當優秀的,只是每個人在做工作時都會犯一些錯誤,我也不例外。對於怕失去工作,我意識到:雖然表面上是他的公司,但卻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我能不能在這家公司做下去,能做多久,絕對不是他說了算的,而是我的師父說了算的。同時我意識到他這麼多年辛辛苦苦、白手起家創立這個企業,或許正是他前生的一種承諾,承諾在這一生的這一個特殊時期創立這個企業,來使我這個大法弟子能夠在這個時期有個地方工作,維持生計並救度眾生。

而且我還發現:我出現失誤時他生氣,完全是我自己臆想的。我以為自己出現失誤他會生氣;我以為自己出現錯誤,他會對我印象不好;我以為他不了解我的工作量,會對我不滿意……,我用自己那顆人心在想他,而完全沒有修煉人的正念,所以事情就真的照著我的想法去發生了。

當我意識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堅決排斥這些思想,原來那些常人的怕心也在逐漸消失,而且我開始針對他發正念。以前我總以為這都是常人中的事情,不需要發正念,今天我不這樣想了。我真正的知道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尤其是在正法時期,所遇到的一切干擾都不能夠掉以輕心,都不能夠用常人的觀念去看問題,即使所遇到的事情在表面上看起來是多麼多少的常人化。

他很快就變了。從那以後他不僅再沒罵過我,甚至在別人面前為我說話。而且每次見到我時,他都是很客氣的,即使在他很生氣的時候,我由於工作關係找他,他也不會對我生氣,而且再不會讓我將同樣的事情反覆多遍的去做了。我知道是自己觀念的轉變改變了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