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該再執著同修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二零零七年初冬,同修的父親(也是同修)突然離世,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按照常人的做法定期燒紙,針對這些事情,和同修交流過,我當時認為對於已過世的常人,家裏給燒紙是應該的,可對於幾乎全是修煉人的家庭來說,沒有必要。同修淡淡的說:符合常人狀態。當時我用「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洪吟》〈廣度眾生〉)為自己辯護,同時在腦子裏想:要是我遇到這種情況,決不這樣做(當時並未意識到這一念相當危險,好像在求類似情況發生)。

帶著這種忿忿不平的心,回家與父母親(也都是同修)交流,父親同意我的觀點,而母親卻說家人想燒就燒吧。由於上述不正的心態,招來了麻煩。母親在來我這裏過冬前身體狀況不太好,但到我這裏以後,學法、煉功比較精進,身體恢復很快。我帶著這種不好的心態和父母交流過這事不久,學校開始放寒假,母親身體突然不行了,這時我還未意識到是由於自己的念不正給母親帶來的干擾,只是從法理上和母親交流怎樣放下有病的想法,給母親專門找同修如何過病業關的交流文章,母親的身體未見好轉,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反思自己為甚麼母親的身體已經好好的了,突然出現這麼嚴重的病狀?在師父的點悟下,我悟到自己太執著於同修的執著了,以至於產生不好的思想──要是我遇到這種情況,如何如何。母親現在的狀態,不正是自己求來的嗎?在這期間由於服侍母親,不僅浪費了大量的時間,而母親的痛苦承受完全是由於我不正的思想造成的,悟到這些,母親的身體漸漸恢復,脫離了病危狀態。隨著天氣轉暖,父母親回到了自己家中。

弟弟是醫生,看到母親的狀態,堅持要給母親輸液,母親在正念不強的情況下接受了輸液。等我回家時,父親和我說了這種情況,我和父母親一起學習相關講法,看同修過病業關的交流文章,母親的正念漸漸起來了,不再輸液。時間一天天過去,一天我打電話詢問母親的身體狀況,弟弟說媽現在這種情況應該輸液,我問媽的態度,弟弟說媽同意。此時我對母親的怨恨心起來了,認為母親正念太不足了(思想何等的偏激,作為修煉人的善心一點不見了,想想八十來歲的母親在承受痛苦,作為女兒不以同修的身份從法理上幫助,而是一味埋怨)。半個月之後學校放暑假,來到母親家,母親不停的對我說:「我要走了,我不敢睡覺,一睡就醒不來了。」我對母親說: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還有許多眾生等著你救度,不走。我說出《洪吟》中的題目,母親背,在那種難受的狀態下,母親不斷的背法,到了晚上,弟弟說給媽輸液吧,母親同意了,這時我人心上來了,只是不停的埋怨母親,抱著母親同修的執著不放,修煉人的善心蕩然無存,這一切導致了母親在人這一層永遠的離開了我……。

同修啊,看到同修有執著是應該指出來,但過於執著同修的執著,只能使情況變的更嚴重,正如師父所說:「可是你要過於執著他的問題,那也會通過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問題,也會讓你通過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問題,就使他的問題可能因為你的心不去暫時先不解決。那更多人都帶動起來參與這件事情,好,那就通過這件事情,把所有的問題全暴露出來,叫你們看到。會有這樣的事情,不是不解決問題,不是師父法身不管。」(《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寫出來,希望與我同樣這麼強烈執著同修執著的同修,放下人心,放下這執著,從我這裏吸取這沉痛的教訓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