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京大屠殺紀念活動想到的(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我們去紀念過去的事情,目的不只是為了記住一件事情,而是希望能夠從這件事情中得到經驗和教訓,而使我們民族能夠不重蹈覆轍,然而,我們沒有做到,悲劇仍然不斷的發生。我不是反對紀念南京大屠殺,可是我們總得通過紀念能夠反思能夠清醒,否則我們民族將不能拒絕悲劇的一再發生,那這樣的紀念還有甚麼意義呢?

──本文作者

七十年前,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伴著長江江畔的六朝古都都成為血腥的大屠殺的歷史見證者。從淞滬戰場上撤下來的國軍士兵,經過三個多月的血戰,在沒有休整之後又匆匆投入了保衛南京的戰鬥。然而由於裝備、訓練、指揮、士氣等等諸多的原因,最終我們的首都南京還是失守了。而在南京失守後,日本侵略軍對南京實行了為期長達八週慘絕人寰的大規模屠殺,史稱「南京大屠殺」。

日本侵略者所到之處,燒殺搶掠,無惡不做!在中國的土地上留下了累累血債!地面部隊進入南京之前便對南京進行了轟炸,對非軍事目標的無差別轟炸造成大量平民的死亡。進入南京城後,他們又對中國軍民進行了近乎瘋狂的屠殺。日寇利用了所有可以使用的殺人方法,自然的非自然的,不論男女老幼,或者活埋、或者火燒、或者開膛破肚、或者剖腹取心,或者機槍掃射,或者作細菌試驗的生物、或者作新兵練習刺殺的標本、或者作為殺人競賽的對像、女人被輪姦後殺死、小孩被刺刀挑起扔進開水中或者投入火中……真是比野獸還野蠻,比魔鬼還凶殘。

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市各界上萬人舉行儀式,悼念南京大屠殺中遇難的三十多萬同胞,在全國各地也有類似的紀念活動。但是,我由此想到:南京大屠殺,是否應該這樣高調紀念?應該怎樣去紀念,才對我們民族和國家真正有益?請憤青和持強烈愛國情結者們先別罵我無知愚蠢或者漢奸敗類,請聽我把話說完。

對於大屠殺,在我國歷史上有很多,遠的有秦將白起坑殺的四十萬趙國降卒,近的有張獻忠屠四川,滿清入關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等等,都是大屠殺,那些事件死的人也都比南京大屠殺死的人多,為甚麼我們不去紀念,反而單單紀念南京大屠殺呢?難道只是因為那些歷史離我們遙遠了嗎?難道那些歷史就可以被遺忘嗎?如果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那麼,那些我們民族的過去就可以被遺忘嗎?這樣的話,我們不也是背叛了自己了嗎?

也許有人說,那些歷史已經距離我們很遙遠了,而南京大屠殺離我們很近,甚至有許多同胞的親人就是當年的受害者,所以我們要紀念南京大屠殺。或者那些過去的事情都是本民族內部的屠殺,而南京大屠殺卻是外族對我們中華民族的屠殺,所以有人會別有用心的把那些歸結為人民內部矛盾。其實我並不是反對對南京大屠殺的紀念,然而除了這個,我們還有許多的需要紀念,為甚麼我們單單紀念南京大屠殺呢?

對於那些遠去的歷史,我們或者可以不用像紀念南京大屠殺這麼去紀念,但是有些歷史比南京大屠殺距離我們的時代還要接近,規模甚至比南京大屠殺還要大,而其殘忍成度也不下於日寇,卻並不為廣大人民所知,就更談不到紀念了。

根據報告文學《血紅雪白》所披露,在國共內戰「解放」長春的戰役中,中共為了消耗國軍糧食,不許出城求生的長春老百姓離開,最終使得這些老百姓無處可去,只能在長春城外的環城公路(長春人叫它「卡空」)上凍餓而死。其實城裏也餓死了許多的老百姓,最終經過長達半年的圍城,中共軍隊「兵不血刃」的佔領了長春。長春圍困前有居民約五十萬,經過五個月的無情圍困,至長春被「解放」時,城中只剩下了十七萬人了。而根據中共元帥的回憶錄,這種「長春模式」不止在一個城市實行過。僅僅一個長春戰役所凍餓而死的人數就已經超過了南京大屠殺,那整個「國共內戰」所死亡的同胞們的數量又是多少呢?

在這裏我不想替國民黨辯白,既然國民黨發現了中共想利用老百姓消耗國軍糧食的企圖,並且讓老百姓出城求生,因為城裏沒有那麼多糧食可供這麼多人吃,外面中共軍隊圍城,外面的糧食也運不進來。這時候,以解放人民為己任的中共,本應該網開一面放這些老百姓離去,你要對付的是國民黨軍隊,而不是老百姓。可是中共沒有,這種缺德的戰術連日寇都沒有用過,可是卻被中共「發明」了出來。

除了這些在戰爭中死亡的平民,還有許多中共的「軍隊」:中共利用沒有經過軍事訓練的農民充當先鋒,以此來消耗國軍的彈藥,而國軍常常因為不忍射殺自己的同胞放棄陣地,所以這種戰術也屢屢奏效,而這種「炮灰戰術」恐怕也只有中共才能夠想得出來。在三年「國共內戰」中死去的這些同胞,他們的死還有誰會記得?還會有誰來紀念?中共對他們的「屠殺」有誰會記得?

中共建政之後,搞起人民公社、大躍進、大煉鋼鐵等等運動。根據張戎女士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披露,在我國糧食不能自給的情況下,毛澤東和中共還要大量出口糧食換取蘇聯的新式武器裝備。為此,毛處心積慮的掏空人民手中的存糧,要求人民把家中的糧食交出來,共產主義要吃食堂,大夥兒一塊吃飯;菜刀和做飯的鐵鍋也交出來,大煉鋼鐵,共產主義不能輸給資本主義,要趕英超美;新種上的糧食實行統購統銷,收上來的糧食全部交給「政府」,然後由「政府」再分配給個人;強迫人民給毛幹活,不幹活就沒有飯吃。在這種糧食不能自給,還需要大量進口的情況下,毛和中共還在喪心病狂的大量出口搞軍事,以便他實現自己「解放全世界」做全世界的「革命領袖」的「壯志」,餓死人的悲劇便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據統計,在三年大飢荒(中共美其名曰「三年自然災害」)時期,我國共餓死三千多萬人,當然這還只是保守的數字,可是即使這樣,也遠遠超過南京大屠殺的數字了。對於的這些被毛和中共的政策所屠殺的同胞們,又有誰來紀念呢?

一九八九年六四針對學生的大屠殺,因為中共的歪曲和掩蓋,現在很難得到死亡學生的確切數字。中共對於向政府進行和平請願活動的學生而大打出手,不惜動用坦克大炮,最後造成大量傷亡,我們後人可曾對死難的同胞們有過紀念?

一九九九年,中共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實行了瘋狂的鎮壓,一面是媒體的造謠歪曲,一面是酷刑的迫害。截止到現在已經有超過三千一百多名法輪大法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全國各地的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中還在關押著數十萬名信仰「真、善、忍」,與人為善的善良的大法學員。而中共對他們的迫害比起當年日寇的所作所為有過之而無不及:首先是對大法弟子和家庭的恐嚇,然後是拘留、罰款、勞教、判刑。對於大法弟子的折磨手段花樣之多、之殘忍恐怕連日本鬼子都感到汗顏:強迫不停的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錄像;連續數天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在冬天脫掉所有衣物被銬到室外;將人雙手銬住吊在房樑上;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在地上洒滿圖釘或者碎玻璃然後強迫大法弟子光腳踩上去;用燃燒的煙頭燙大法弟子的身體,甚至用電烙鐵燙;用電棍電擊大法弟子的身體,包括生殖器;順著指甲往手指裏面釘竹籤;強姦、輪姦女學員;將女學員脫光衣服放入男犯人的牢房任由犯人強姦;將大法弟子迫害致死以後焚屍滅跡;活體解剖大法弟子盜取人體器官牟取暴利……

善良的同胞們,也許你們看到這裏像日本人民聽到南京大屠殺一樣感到震驚和無法相信、不可思議吧,然而這些事件確確實實的發生著,就如當年日寇的南京大屠殺一樣真實,真實的讓人感到窒息。對於這些在我們民族曾經發生過的和正在發生的大屠殺,我們可曾有過紀念?中共可曾讓我們紀念?中共對南京大屠殺的紀念,是對日本侵略軍的邪惡和罪惡鞭撻,但是另一邊中共自己卻一直在對中國人民凶殘行惡。一個自己都不愛惜自己同胞的生命的政府,又怎麼能讓別的政府來愛惜我們同胞的生命呢?

在這樣的環境下,紀念南京大屠殺有甚麼意義呢?如果我們民族不能從中得到甚麼經驗和教訓,那這紀念就將失去意義。而這勢必導致我們民族的重蹈覆轍,使類似的大屠殺不斷地上演。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