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還錢包的困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前些天,我在後門外的雜物上無意中看到一個錢包,我還以為是小舅子丟失的錢包。打開一看,裏面有身份證、駕駛執照,還有一張建行卡,沒有一分錢。我一下明白了,這一定是小偷把別人錢包偷了,取走了錢扔下的包。我仔細查看有沒有電話,好通知失主來取,但沒找到。

我告訴家裏人,家裏人開始贊同把錢包還給失主,後來又擔心了,說「萬一咬定是你偷了錢包怎麼辦?這個世道甚麼人都有。」我說我是大法修煉者,要處處做好人做好事,別人丟了這些證件,要花錢去補辦,手續也很麻煩,還給人家多少可以減少他的一些損失。

我和妻子按照身份證上的地址去問,那裏的人都不認識失主。妻子又拿了駕駛執照去問附近的司機,一群貨物出租車司機看了後,說甚麼的都有。有的主張丟了算了,免得惹麻煩,到時說是我們偷的;有的說吃飽了,管那麼多閒事幹甚麼,讓他自己補辦證件不就得了;也有主張交給警察,馬上別人又說「警察哪裏管你這些,那些土匪日嫖夜賭還忙不過來呢?」……最後,我們堅持要把錢包還給失主,一名司機叫我們到交管所去問司機的電話。

我們又騎車到了交管所,一問,星期六沒上班,只好回來了。等到星期一,我們又去了交管所。好不容易麻煩交警幫我們查一下失主的電話,得到的答案是失主沒留電話。回來後,就想乾脆把錢包交給交管所,讓他們轉交,於是又到交管所。沒想到交管所的工作人員說這個不歸他們管,讓我們交到區交管所去,那裏離我們這有五公里。

跑了這麼多路,妻子抱怨說:「怎麼做件好事就這麼難啊!」區交管所要爬很高的坡,沒法騎自行車了,只好把自行車騎回家,又坐公交車。終於到了區交管所,說我們撿到駕駛執照,麻煩交警幫我們查下失主的電話,女交警態度惡劣地一口回絕:「不查。」

我解釋說只是想把證件還給失主,女交警用異樣的眼光瞪著我們,冷冷的讓我們把證件交給值班的。我想也許她以為我們查到電話是要失主拿錢來贖取或者敲詐失主。妻子說:「你把這個還給失主,他們就賺不到補辦證件的錢了。」

站在交管所的門口,真有點五味俱全。做件好事再三求人都不行。妻子說:「這到底是我們在做好事,還是求別人做好事啊?」沒辦法,我們只好把錢包交給值班人員。至於他是否交還失主,那就看他還有沒有良心了。

值班人員也沒有問我們姓名和電話。我對妻子說:「我們不求甚麼回報,那些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好像我們是小人。他們哪裏知道大法弟子的心性呢?」回來後,先前我們詢問過的人對我們說:「連個謝都沒有,丟東西的也不知道是你做的,還不曉得那個交警還不還給他。要是我,早就丟到垃圾桶裏去了。」

在中共治下的社會,全民道德不斷下滑,物慾橫流,爾虞我詐,人與人之間缺乏誠信和善意,做好事成了一種異類甚至受到傷害。我想起了前段時間,南京的彭宇主動幫扶摔倒的老太婆,結果反被老太婆一家誣陷是他撞倒的,法院判他賠款四萬多元。

大法弟子不貪不佔,不整人害人,與人為善,幫助別人,在道德普遍下滑的國人眼裏,許多人覺得不可理解。在這樣的社會裏,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講真相,讓世人認清中共邪惡本質,遠離邪黨,「三退」保平安,得以被救度,就更令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難以思量了,其難度、其風險都是巨大的。加拿大聯合調查團和其他證人證實了惡黨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告訴世人,有人都認為大法弟子在危言聳聽。在中共「一切向錢看」和無神論洗腦下的許多中國人,對救度他們的大法弟子昧著良知地舉報,使很多大法弟子被判刑、勞教、關進洗腦班、送進精神病院,遭受殘酷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而舉報的人,卻為得到邪黨的一點黑錢獎勵沾沾自喜。多麼巨大的反差,多麼悲涼的結局,讓我眼在流淚、心在滴血……

我們看到,高智晟律師捨身取義也是同樣的悲壯,甚至被人惡意中傷。大法弟子將《九評共產黨》發給人們,讓人們認清共產邪靈,回歸清醒和理智,跳出邪靈的毒害,抹去邪靈在其組織成員身上烙下的獸記,使這些人在天滅中共之時不遭受《聖經啟示錄》所說的火與硫磺的永遠煎熬,真正擁有美好未來,真的是在救人啊!將來的歷史會證明大法弟子的偉大壯舉,將來的歷史會賦予高智晟律師以及和他一樣的人們是人類真正的英雄。

我從心底發出吶喊:那些好壞不分、恩將仇報的中國人啊,人如果沒有良知道德,就如同行屍走肉啊!被共產邪靈毒害了的生命,站在大海嘯即將來臨的沙灘上,卻對勸告他們離去、避開大難的人惡意相向,歷史的悲劇還在重演。

那些還相信中共、跟隨中共、默認中共暴行甚至助共為虐之人的良知都被錢收買了嗎?都被錢包起來了嗎?我撿到的是一個錢包,將它還給,那不只是在歸還錢包,而且是在歸還許多國人丟失的良知善念。請接受吧,我的同胞、我華夏億萬炎黃子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