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妒嫉 修出寬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前,我和老伴都修煉大法;「七二零」以後,她迫於邪黨壓力,不但自己不煉了,也不讓我煉,把我讀的書和資料經常給藏起來或轉移出去,把我煉功用的錄放機也給摔壞了,還找來親屬對我進行圍攻,並主持召開了家庭批鬥會,多次揚言與我離婚,一刀兩斷,甚至手舉菜刀,對我威脅說:「是你砍我,還是我砍你?」只要聽說我與同修接觸或出去發資料、講真相,就跟我連吵帶鬧,不可開交,一連十天二十天的誰也不理誰。

每次吵完架,我也經常向內找,但總是指責她的地方多,自我批評少。認為她中黨文化的毒太深,埋怨她對我不理解,心胸狹窄,又爭強好勝,我經常說:我們倆之間的矛盾就是中共邪黨與法輪功之間的鬥爭的具體體現,總是把自己打扮成真理的化身,她就是邪惡的代表。從這一基本觀點出發,看她處處是缺點錯誤,看自己都是優點長處,並拿自己的長處去挖苦嘲諷對方。比如我的學歷比她高,職務比她高,職稱比她高,工作、寫作能力比她強,分析處理問題比她深刻(自以為是這樣)等等。

最近一次吵架的直接原因是前不久,她妹妹來看她,我給了她妹妹一份真相材料,並勸她三退,她妹妹回家後打電話都如實告訴了她。她一聽,火冒三丈。正巧,我從一個同修那裏拿來幾本講真相的小冊子,沒有裝訂,我進門就放進抽屜裏了,她翻了出來,嘩啦,都給撒在地上了,我趕緊去撿,她就在我背後用拳頭連打帶罵,我沒吱聲,也沒還手。

她說:「這日子沒法再過了,非跟你打離婚不可。」當時拽我就要去辦手續,我說:「今天是星期天,人家休息,不辦公。」她說:「至晚到下星期一,到民政局去離婚,你不去,我就到法院去告你,都給你們抖落了。」說完,「嘭」的一聲把門關上,就到兒子家去了。

她走了,我靜下心來學法,重點學了「業力的轉化」和「妒嫉心」兩節,倍感親切。師父說:「比較典型的還有這樣一種情況:我們有許多人在修煉過程中,往往你煉功的時候,你愛人就特別不高興,你一煉功,就跟你打仗。」「很多人都沒有想一想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我們結婚四十年了,平時她還真是對我挺不錯的,但近些年來,不斷產生一些摩擦,幾乎都是因為我修煉而引發的,所以,根本原因是共產邪靈在另外空間操控著她。我就不間斷的向她發正念,清除這些邪靈惡魔。

同時向內找。師父說:「妒嫉心在常人中反映出來簡直太厲害了。」「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在老伴面前,我好像處處都比她強,唯我獨尊,但就因為她是公務員,正科級,卻比我這個正處級的工資還高,心裏很不平衡。

這就是矛盾的根源。她對我的爭鬥心,在很大成度上是由我對她的這些妒嫉心以及情啊、氣啊等執著心促成的。要促成她的轉變,首先我得清除妒嫉,修出寬容,從根本上轉變我對她的看法。

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提高認識後,馬上變的輕鬆了。到了星期一上午,她果然叫我跟她一起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我說:「咱們倆先坐下來好好談談。」我心平氣和的誠懇的對她說:「你也打了,也罵了,氣也出了,我沒說一句話,也沒還手。要是倒退十年前,我沒修煉的時候能做到這樣嗎?這就是我修煉的結果,這就是忍。我們都七十歲的人了,結婚四十年了,兒子、孫女都這麼大了,說離就離?退一步說,我要不煉法輪功,或者邪黨不鎮壓,你能提出來跟我離婚嗎?」她接過話茬說:「其實,我也知道你煉功以後,原來的病都沒了,祛病健身是好事,我不反對,你就在家裏煉,愛怎麼煉就怎麼煉,別到外面又撒傳單,又勸三退,萬一又讓人把你檢舉揭發了,把你抓起來,判了刑,你還讓我們孩子大人的怎麼出門,怎麼見人?我一聽說你在外邊有甚麼活動,我就擔心你出事,嚇的我心裏都哆嗦。」

我說:「你正中了惡黨恐怖的毒,上了它的當。它開始鎮壓的時候鋪天蓋地,鮮血淋淋,殺氣騰騰,就是有意要造成這麼一種陰森恐怖的強烈氣氛。」接著我給她擺事實、講真相,她都認真的聽了,再沒提離婚的事。

過幾天,到了我生日那天,她特意買來麵條,雖沒提給我過生日的事,但我心裏是感謝她的。我也到市場上給她買了一塊電子手錶,給她放在桌子上,以示回敬。

當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我倆走過一座獨木橋,水流湍急,河面較寬,只有一塊很長很窄的獨木板,架在兩邊岸上,顫顫悠悠的,我在前面走,牽著她的手,艱難的上了岸。

我醒後,上了一炷香,雙手合十,誠心敬意的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