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容家庭是圓容整體的基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十年來,在其他同修看來,我算是比較精進的,能夠跟上正法進程的。可我心裏清楚,我家庭的矛盾始終沒有得到徹底解決。師父《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發表後,我才知道,家庭也是修煉的環境,還是必須要搞好的一個環境。

我丈夫是一個心眼小而虛榮心較強的人。工作能力不太強,遇到事容易想不開,愛鑽牛角尖。特別是失業後,更覺低人一等,抬不起頭來,自卑心很重,又不願意再出去找工作,整天靠酗酒、賭博麻醉神經,消磨時光。要是有一點不順心的事就發脾氣,弄的我們的家氣氛壓抑、高度緊張。家庭日常生活的一切開銷由我一人擔負,家務勞動也由我一人獨攬。我是工作忙的一頭霧水,回到家裏也是馬不停蹄連軸轉,裏裏外外一把手。

好在我是學大法的,以苦為樂,倒也沒覺甚麼。丈夫自己啥也不管,也不幹,還常常擺譜,頓頓飯得我給他端到眼前才肯吃,他需要甚麼,我得給他拿來甚麼,就像個專職的飯館服務員一樣盡心侍候,有時真覺得自己活的很苦、很累。可丈夫一點也不領情,不停的給我製造矛盾。有時哪頓飯沒吃好或哪頓酒沒喝好,還跑到我們學法小組裏鬧,這是我修煉中的一塊心病。由於拖的時間太長,想擺脫又擺脫不了,造成我的苦惱越來越大。當我丈夫心情好時,我也抱怨幾句,可他卻說:「是你上輩子欠我的,是給你提高心性的。」不經意的一句話,卻把我給點醒了。我不是來修煉的嗎?出現的矛盾能是偶然的嗎?不就是給我製造提高的好機會嗎?

過去由於學法少,沒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不能向內找,一味的把責任都推到丈夫身上,不想從根本上改變自己,只想改變別人,用人心對待所遇到的矛盾,結果心裏越來越不平衡。「嫁漢嫁漢,穿衣吃飯」的古語,現在都掉過來了!靠一個女人支撐家庭,丈夫只當甩手掌櫃,還事事擺譜,處處刁難人,這日子過的太委屈了!因此埋怨丈夫沒本事,素質低,能力差,瞧不起他,家庭矛盾不斷升級。如何跳出矛盾的漩渦,我感到很困惑,也很無奈。現在想來,不管丈夫反對我修煉也好,還是無理取鬧也好,實際上都是要去我的人心和各種執著,是在幫助我提高,我應該感謝才對,可我卻把矛盾推開,越來越不悟。

師父說:「過去許多人因為心性守不住,出現的問題很多」(《轉法輪》)。正是想問題用的是人念,而不是神念,守不住心性,被邪惡鑽了空子,結果出現了很嚴重的「病業」狀態:全身疼痛,四肢無力,咳嗽不止,心律失常,上吐下瀉,夜不能寐,行動不便……而且持續了很長時間。在磨難中,丈夫不但不關心、看護我,反而三天兩頭刺激我,弄得我身心疲憊,痛不欲生,不正的念頭不斷往外推。同修見狀,主動幫我發正念,清除我空間場的一切干擾迫害因素,與我一起學法交流,幫我找漏洞。有同修認為,我是私字當頭,處處表現自己、顯示自己、執著自己、強調自己。其實是自己封閉自己,說明最根本的、最頑固的人心還沒有去掉。我悟到,應該做到胸容宇宙,心繫眾生,無私無我,溶於法中。只要放下自我,修出慈悲,你就不會有不平衡之心、怨恨別人的心。因為我沒把丈夫當作眾生的一員,沒把家庭環境視為自己的修煉環境,沒有寬容之心,沒有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要想改變現狀,談何容易?心性不提高,境界不昇華,哪能過去關、難?有同修說:「如果你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無論對方有多大過錯也不計較,也不動心,更不會發火,真的做到為他人著想,你就跳出了人的觀念,就能看到矛盾的根本。」

還有同修說:「咱們是大法弟子,所謂的病不過是一種假相,邪魔爛鬼的一種干擾形式。你不在乎它,不承認它,它就甚麼也不是,你不就過了這一關嗎?再說了,師父不承認的,咱們也不承認。它有甚麼資格干擾咱們?它們都屬於被淘汰的生命,不配考驗咱們。大法弟子用神念、正念去對待所遇到矛盾,正念一上來,關就變小了。如果用人的觀念看,可能老也過不去關,你就會停留在這個狀態,或被邪惡生命鑽空子搞迫害。人神一念間。」

和同修相比,我的差距太大了,我開始認真學法。「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這不是在說我嗎?經過認真學法和向內找,我發現自己在對待家人方面法理不清,沒有跳出常人的框框,還和常人一樣,「情」字當頭。認為他是我丈夫,我說甚麼都不要緊,我怎麼做都行,以我為中心:我要學法,我要煉功,我要發正念,我要救度眾生,你不能影響我,更不能干擾我,而應該支持我,因為你是我丈夫。

大法弟子是應該把做好三件事放在首位,但也應該包括圓容好家庭,給自己開創一個安定的學法修煉環境,從中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替家人想的少,這怎麼能圓容好家庭哪?執著於親情,缺乏寬容,私心,爭鬥心等常人心被魔利用,導致丈夫的魔性大發。根本的原因不在丈夫,而在我自己心不正,放任自己的執著,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個教訓太深刻了。再不驚醒,不但害了自己,害了家人,還會給大法抹黑。當我找出自己的執著,決定去掉它們時,我身體所謂的「病」瞬間就消失了,心裏馬上就輕鬆了。原來它們甚麼也不是,只要大法弟子的念一正,矛盾就解決,是大法的威力圓容了一切。現在我丈夫與我關係不緊張了,越來越溶洽,他不但不反對我學法煉功,還主動幫我幹家務,減輕我的負擔。在此,我真誠感謝點醒我的同修。我離不開同修,離不開整體,更離不開大法。是同修,是整體,是大法加強了我的正念,幫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幫我一步步提升。讓我們所有的同修擰成一股勁,互相幫助,互相提醒,堅定實修,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直至圓滿,不負師尊的重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