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非法開除學籍的刻骨銘心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有件事在我心中隱藏了很久,現在回憶起來,一切都歷歷在目。

我出生在湖北麻城市大別山區的一個家庭,從小性格有些內向,不怎麼喜歡說話;但是腦袋瓜很聰明,學習成績一直不錯,先是考上了重點大學,後來又考上了華南理工大學的公費研究生。全家人都感到很高興,我也覺得欣慰,自己20年的努力沒有白費。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我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會降臨在我的頭上。2007年6月18日的上午,學院的黨委把我叫到辦公室,宣讀校黨委的決定:學校要開除我的學籍,原因是我在學校公共場合貼了幾張單子,給學校造成「重大的惡劣影響」,聲稱我「觸犯了國家法律」,要追究我的法律責任。

要講這件事,還的從高中說起。1998我考上了湖北省麻城市第二中學,那時我學習繁忙,平時很少回家,而學校離我姨媽家很近,所以就一直住在姨媽家,很少時間回家。由於我小時候身體很虛弱,平時學習一熬夜就生病,這些給我的學習帶來很多麻煩。時間長了,姨媽也就慢慢察覺出來的,然後她就拿出一本法輪功的資料給我看,還給我講一些做人的道理。可是我很調皮,喜歡佔別人的小便宜,開始的時候我一直迴避,有些厭煩,可是姨媽還是很關心我。慢慢的我就開始接觸了法輪功,晚上回來覺得壓抑的時候就看看書,打發時間,後來我覺得書裏面的內涵很深,不管自己怎麼做,都感覺還有欠缺,好像一個無底洞。漸漸的我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當時我也只是出於好奇心和執著心,所以才走上了修煉這條路。因為我有一個目標:就是考上大學,在不知不覺之中,我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些反應了;而且思想也和以前不一樣,感覺學習勁頭十足,知道怎麼和別人相處。我時常覺察到身體裏有一團熾熱的東西在蠕動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高中的艱苦生活也度過了,我也終於考上了大學。

大學的生活和高中就是不一樣,空餘時間很多,學習壓力不大,所以我平時除了學習以外,也就經常上網看些法輪功的資料,而且在學習和生活中一直嚴格要求自己。我也慢慢意識到以前認為正確的東西其實是錯誤的,許多事情站在另外一個角度看結果就大不相同,當時我也是承受很大的壓力才慢慢改掉以前的陋習。由於我表現優秀,大學期間一直擔任班級的學習委員,而且獲得許多榮譽。轉眼就到大三了,經過輔導員和同學的一致推薦,我被選為預備黨員,當時我很高興,就欣然的接受了,也沒有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並且在黨旗面前發誓,把自己的一切交給惡黨。

經過一段時間的黨課學習,我漸漸意識到那種環境根本不適合我,每次上課的時候那些黨員都給我們講一些冠冕堂皇的空話,同學們的發言更是如此。時間一長,我才發現自己的思想溶不到那種環境中去,於是每次開黨會的時候我總是找一些藉口而缺席,眼看著就要到預備黨員轉正的時候了,預備黨員們一個個都遞交了轉正申請書,就我一個人沒有交,因為我知道一進了那個圈子,就是向它們低頭,以後很難再有回頭的機會。在我心裏,一直有這樣一個想法: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會,教會我許多做人的道理,所以自己要用實際行動來要求自己。

後來通過持之以恆的努力,我又順利的考上了華南理工大學的公費研究生,所有的親戚和朋友都為之高興,我的爸爸媽媽也為之驕傲。當他們拿著錄取通知書時,那種場景真是難以言表;我也覺得自己十幾年的拼搏沒有白費,但我心裏更明白如果不修大法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在華工的日子,我覺得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候,因為在這裏,有我的導師和一群很要好的同學,我也找到了自己學習和生活的方向。可是學校那些搞行政的人一直不放過我,有好幾次學院的黨委書記和團委書記都找我談話,原因是我沒有參加黨的生活,而且也沒有遞交轉正申請書,說我思想不正常。於是就叫班委和周圍的同學偷偷的調查我,詢問我的一些情況,結果也沒發現甚麼異常。有一天他們「邀請」我去辦公室坐坐,開始的時候還是問寒問暖,我心裏也明白他們的意思。不一會兒就問我有沒有煉法輪功……我當時心裏真有點害怕,就找一些話語來敷衍他們。因為我覺得自己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要義無反顧的走下去。經過兩個小時的「談判」,他們還是沒有從我口中套出甚麼話。在我走的時候,黨委書記對我說:如果有甚麼可疑的人物,就要及時告訴他。當我走出辦公室的那一瞬間,感覺就像散架了一樣。

日子也一天一天的過去了,和大多數同學一樣,我一直忙於學習,有時候就看看書,並且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生活中碰到的各種困難都把它當成一種考驗,但是我發現這樣做沒甚麼進展,覺得自己沒有得到實質的提高,總是感覺的自己的修煉之路好像已經到頭了,就有些著急。而且師父也說過在這個關鍵的時期,講清真相比個人修煉更重要。正當我真正去講真相的時候,就發生了下面的事情……

2007年5月18號的晚上,我把事先打印好的宣傳文檔在學校公共場所、材料學院的實驗樓、宿舍樓進行張貼,一共貼了八張,當時我有些害怕,不過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回到宿舍之後,我的心裏才平靜下來了。一連幾天沒有發生甚麼事,我也慢慢踏實下來了。又過了兩天,我和實驗室的同學去參加國際會展回來後,被學院的團委書記叫去了。我以為和先前的一樣,以為叫我去問問話,沒甚麼事情發生,去了之後才感覺到今晚有事要發生。幾分鐘之後,團委書記對我說:今天學校的幾個領導和保衛處的局長想見你,順便問些事情,幾分鐘就完了,不用擔心,知道甚麼就說甚麼。隨後就和他們一起去了保衛處,看到桌子周圍坐著一群人,我心裏很害怕,說話更是吞吞吐吐的,因為以前還沒有碰到過這樣的場面。我開始的時候還是用以前的那些套話去回答他們,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保衛處的陳**(保衛處的副局長,我也不知道叫甚麼名字)拿出一張紙條和一疊文件,我看了就發愣,但我儘量保持平靜,不被他們發現破綻。然後陳**對我說:這些是你去張貼的吧,你最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不要隱瞞。因為這件事情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就看你的表現了。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你和我們配合的話,學校就會對你從輕處罰;如果你要隱瞞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我想你也不希望你的父母為你擔心吧,所以希望你能配合我們的工作,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不要隱瞞甚麼。我聽了以後腦子一直在嗡嗡的響,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隨後幾個人同時向我發起「攻擊」,我招架不住,就隨他們問,我一直保持沉默,儘量迴避與大法有關的問題。後來他們執意要看我的電腦,我也只好無奈的答應了,並且和他們一起去宿舍拿電腦。

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裏弄來的軟件,往我的電腦上一裝,隨便輸入幾個字,就可以把與大法有關的資料全都搜出來,幸好我同學幫我刪掉了一些,電腦裏就剩下幾個文本而已。看到這些,我最後一道防線也徹底崩潰了,我也沒有甚麼好說的。我當時就想,既然事已至此就豁出去了。

那天晚上的「談判」整整持續了六個小時,直到晚上十二點半我才從保衛處出來,而且電腦和MP4都被他們扣押了。當我回到宿舍以後,我心裏很壓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該怎麼做,好像天已經塌下來一樣,心裏極度難受。

第二天早上,學院團委書記歐陽斌把我的導師叫過去,向他講了我的一些情況。導師回到實驗室以後甚麼都沒有說,等到中午的時候,導師叫我留下來,其他的同學都回去了。然後導師就問我詳細情況,我就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訴他了,導師就說:中國的社會就是這麼黑暗,除了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之外,不要去招惹那些人,他們都是一群惡鬥分子,他們是吃飽了沒事做就專門找這些事(因為導師出國十一年,覺得國外的環境很開明,也很憎恨那些搞黨政的人)。我當時甚麼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站在那裏,接著他又說:這件事既然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管它,做好你的實驗就行了,只要你交代清楚了,我想他們也不會拿你怎麼樣的,以後要學會保護自己。我知道這件事也讓導師很為難,因為我的導師是一個很實在的人,平時對我們很好,和我們聊得來,他在學術上也有成就,但是他對學校的那些搞行政的人很不滿,學院有相關的會議都不去。我覺得能有這樣的導師,真是我人生中的一筆財富。

接下來的幾天裏,保衛處的人又是叫我過去協助他們調查,其實就是錄口供,他們每問一個問題,都要我回答;而且還給我錄像,最後還要我在每張紙上都要按手印。我也沒有其它的辦法,就只能照做。後來一連過了十幾天,也沒有發生甚麼事情,我以為是像導師說的那樣,不會再有其它的風波。但是結果卻出人意料,2007年6月18日的早上,我在實驗室裏做實驗,學院裏的一個老師叫我過去,說黨委書記找我談話。於是我放下手中的實驗就過去了。接著團委書記就給我一張學校的最新處罰通知,要開除我的學籍。我當時聽了,真的是晴天霹靂,難以接受這個事實,於是就跑掉了。學院的人又給我家裏打電話,叫我爸爸過來接我回家,我媽媽接到電話以後哭得死去活來,不敢接受這個事實。我爸爸連忙從家裏趕過來,沒有耽誤一刻時間。

後來我們幾個一起去找學院領導談話,希望學院領導能給我一次學習的機會。開始研究生院學術部的何部長說:只要我坦誠認錯,保證以後不再接觸法輪功,還有一週時間,可以向學校提出申訴。那幾天我和我爸爸在學校裏到處找人,想見學校的校長和黨委書記,可是學院的團委書記歐陽斌一直阻撓,先說是要預約,我們就按照她說的那樣做,結果她還是找其它的藉口把我們拒之門外。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還是沒有見到學校的領導。後來就只好收拾一下行李,走出了校門。就在我看見那些畢業生穿著畢業服裝在校園裏拍照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流下了淚水。那一刻已經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

事情雖然過去了半年,可是每當回憶起來,我心裏總有點遺憾;但想到自己已經選擇了要走的路,就把那些遺憾拋在腦後,讓它成為歷史,不能因為一時的挫折而繼續遺憾。我覺得自己能夠接觸法輪功是很幸運的,雖然自己也付出了一些代價,可是一想到自己所得到的,那些又算得了甚麼了。人生也不過幾十年,誰沒有過不尋常的經歷?

這件事情在我心裏隱藏了半年多了,我覺得很有必要把它講出來,來阻止邪惡的蔓延。雖然這件事發生在我的身上,但為了避免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受到傷害,還是講出來,希望更多的人認識邪黨的本質,讓我們一起用正義的力量來維護這個世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