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一份無悔的答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凌晨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和一些人在一個考場上答卷,卷子發下了好幾張,可是不知怎麼搞的,有一張考卷我明明知道是自己的,卻沒有拿。手裏的幾張都答完了,自己感覺答的還可以,也到了交卷時間了。這時我好像才想起來,自己少了一張考卷沒答,而別人都答完了所有的試卷,並且開始收卷了。於是開始心急,不知誰給我拿來了那張考卷,我寫了兩道題,看那上面的題覺的都會做,可是卻感覺沒有時間了。後來不知怎麼這張考卷被水弄濕了,真是完了,泡湯了。當時心裏真是非常的懊惱,就在那種無法挽回的後悔和無奈中醒了。

知道是做了個夢,朦朧中想到這個夢中的考試是師父考弟子的,而自己前面答的似乎沒有甚麼遺憾,可是卻少答了一張卷,成績肯定是不行了,完了,刷下來了,圓滿不了了,不能跟師父回家了。心裏開始絕望、傷心。正迷糊哪,枕邊的報時表響了,我一下驚醒過來,一看時間,正是晨煉時間,馬上起來開始晨煉。

到了白天,我完全明白了這個夢就是自己現在修煉狀態的反應。我落下的那張考卷是指那個現早已經停止的、以前的星期天清晨的幾個整點的發正念和現在的晨煉,我都沒參加。我一直都是那種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人,又沒上班,在家做家務,更是顛倒著過了。

我九六年喜得大法,覺的自己屬於那種業力大的「坯料」,所以就要多下功夫彌補。那時每天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學法和煉功,白天看書、背經文、抄書,僅《轉法輪》截止到「七﹒二零」前抄了四遍。

第五遍抄到第六講時,迫害發生了,於是放下筆,走出去證實大法。覺的功夫沒白下,在魔窟時,不管被多少邪悟的圍攻,那邊一張口,就漏洞百出,師父的法就從腦子裏打出來,我馬上就將這段法背出來,並告訴對方這是師父的哪本書上講的,後來誰也不再來對著我胡說八道了。

迫害發生前的煉功,我幾乎每天打坐到下半夜一兩點,有時坐上一宿。其實我們都知道大法的煉功完全不是枯坐,我能感受到在很強的能量和旋機中身體由內向外的一層層的改變。所以苦與美妙交織,我根本就不可能躺下來,紅塵中的大夢醒了,只想快快的改變回家。而早晨七點以前正是我睡覺的時間,那時樓前的花園裏的晨煉我有時就沒去,其實還是應該去的。有一次早上不起,我夢見自己穿了一件滿是睡蓮的衣服,衣服挺瘦,不合身。而現在幾乎每天還是發完子時的正念後再睡,每天的四個整點發正念基本上還能做到。晨煉開始後煉了幾次,好像在昏睡中煉,覺的效果不好,就不起來了。自己定了一個煉功時間,好像還形成了機制,到那時就想煉功,幹別的就覺的少了點甚麼。

現在我知道自己完全做錯了。悟到了其實那不僅是一個清晨發正念和晨煉的問題,還包含著很多需要修去的東西和提高的因素。如對睏魔干擾的衝破和意志力的提升,還有整體配合的責任心。大家在那個時候發正念時好比共同上了戰場,而自己不衝破睏魔的干擾,卻躺在那裏睡大覺,等到睡好了覺,一個人再跑到戰場上到處找邪惡。

如今想來覺的真是太放縱自己了,真是不清醒。而現在真的是清醒了,以前的那個發正念自己沒做,等於沒拿考卷,師父慈悲,又給了弟子一個晨煉的彌補機會,要是再抓不住機會,那就全泡湯了,到了最後就只能坐那後悔難過了。

我現在有信心精進起來,加入到晨煉中來。我想很快也會形成一種機制,到點就做該做的事。通過這次教訓,我要將整體上的該參加而沒做好或漏項的全都彌補歸正過來,如配合當地整體的向黑窩發正念除惡,清除干擾正法的亂神,為「神韻」的全球巡迴救度演出發正念等。總之要精神起來,精進起來。此時腦海中迴響起了師父的慈悲教誨:「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轉法輪》)

寫下此文,願同修引以為戒,早上起不來的切莫再貪睡,快快投入到晨煉和整體中來,向慈悲的師父交上一份無悔的答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