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的觀念障礙 走正未來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最近大陸各地還是不斷傳來同修被迫害的消息,聽到這個消息我除了感到痛心,也不禁思考:為甚麼到了正法的最後關頭了,還是有這麼多的同修被迫害呢?我們不能說都是那些同修心性上有問題,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他們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

我仔細觀察自己和一些同修的心態後,發現我們常常被一種常人的認識障礙得很厲害。就是我們看問題常常不自覺的陷入一種常人的思維邏輯,比如遇到甚麼事情,我們常常會陷在那個事情中:我們要如何如何解決,如何如何採取措施預防,而沒有更多的跳出來,從法上看那件事,從心性上找自己的原因。

比如:一些同修平時很堅定,經常做一些講真相的事情,但是其實可能思想深處還是有人的那種認識在,所以常常擔心萬一被抓怎麼辦?那些惡警不講理怎麼辦?現在政府和國家都不講理了,自己一個小老百姓和政府對抗能行嗎?這些人的認識平時可能都能「壓制」住,但是因為沒能在法理上清晰認識。一旦這些同修被邪惡綁架到黑窩,心裏就會吃不住勁兒,人的觀念、認識都會呼呼的冒出來,結果在無形中承認了邪惡的迫害,最後導致迫害發生。

我在此談談我對此問題的一點認識,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首先說,邪惡是不是可以隨便胡來,或者強行的利用人間的政權對我們進行迫害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很多同修覺得自己似乎安全沒有甚麼「保障」,還有的同修認為是「信師信法不夠」。其實,我覺得都不是的,我覺得「信師信法」是建立在理性認識的基礎上的,也就是說從法上有更清晰的認識從而自然達到的,不是強為,更不是在人的「情」的作用下無理智的行為。

同修們想一想,宇宙的特性是甚麼?是「真善忍」。宇宙的大法是貫通於各個層次的,包括常人這一層。迫害大法的邪惡當初不也是法造就的嗎?那麼,反過來說,它們也就全在大法的制約之下。所以,不是邪惡要如何鑽我們的空子就可以迫害我們,因為大法是公平的,制約著你,也制約著它。大法不是只對正的善的生命有要求,對負的惡的生命同樣有要求,它們想鑽大法弟子的「空子」,那麼大法弟子就不能反制它們嗎?

當邪惡逆天背理的時候,我們同樣能夠依照大法的法理嚴肅的清理、處理它們,因為任何生命都必須遵照大法做才是允許的,從來沒有哪個生命敢於隨隨便便去做甚麼事情。師父說過:「一切東西都有它的根源」(《轉法輪》〈第九講〉),那在常人這裏能發生這樣的事當然不是偶然的。雖然迫害是舊勢力造成的,但是反過來說,如果我們都做得絕對的正、認識完全在法上,這場迫害就不會發動起來。

師父在《淺說善》中說:「如果一個民族是真正善良的,業力一定會小,也絕不會有戰爭的出現,因為大法的原則不允許,宇宙的特性在制約一切。人也用不著擔心善良的民族會被侵略,宇宙的特性──大法是遍布整個天體從洪觀至微觀無處不在的。」

我從中領悟到:如果我們真正做的正,大法也是不允許迫害發生的。迫害之所以存在和我們自己在法理上認識的還不夠清晰、完善有很大關係,又加上人的認識、人中積累出的所謂「經驗」的干擾,從而產生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變相的承認了邪惡的迫害。

師父曾經說過:「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轉法輪》)同修們,我們有沒有想過,我們這種潛在的怕和擔心,其實已經是一種變相的「求」了,你「求」來的迫害,誰能管你呢?

師父還說過:「我們這個宇宙中還有一個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別人不願干涉。」(《轉法輪》)正是因為宇宙中有這麼一條法理,所以我們自己的心不正,尤其在法理上認識不清楚時,邪惡就會藉機鑽空子。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說,它們真有這個「權力」去鑽空子嗎?我們是師父的弟子,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修的如何和別人有甚麼關係呢?

當然,我們是應該嚴格要求自己。但是從另一面說,你不是我的師父,你有權力「考驗」我、或者來找我的「不足」嗎?從根本上來說,我們修煉是在對自己負責,決不是給邪惡修的,當然也不該由它們橫加干涉。

而且,我們在修煉過程中肯定是會有執著的,都放下了,不就圓滿了嗎?其實,我們能夠達到我們目前所在的那一層次的法的要求,對當前而言就已經足夠了,當然也不存在「有漏」該被迫害,下一步提高到哪個標準那是下一步的事情。

我覺得我們一些同修之所以被迫害和認識上的不足有很大關係,所以我把自己的一些所悟寫出來,希望與同修們共同切磋,更好的在法上認清,減少迫害,在最後的時刻走的更正更好。

個人現階段所悟,不一定絕對正確,歡迎與同修們切磋探討。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