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濛陽鎮鄭貴華等惡徒的犯罪事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彭州市位於天府之國四川省成都平原上,濛陽鎮(註﹕明慧網上的消息以前多處寫成「濛陽鎮」)隸屬彭州市。地方志載,濛陽鎮古代編製為濛陽縣。相傳明朝洪武年間,一個太守到濛陽縣巡查,當時在街上碰到祖孫倆,婆婆逗孫兒玩,孫兒不知從哪裏學來的一些話,邊打婆婆邊罵「打死你打死你」,太守一看,這還了得,真乃大逆不道也,當即命當差將孫兒拿下,婆婆求情也沒用。後上報朝廷,皇帝大怒,下旨將彭州降為彭縣,濛陽縣降為濛陽鎮。由此可見,古人是多麼重視人的道德規範啊。


一歲多的楊新宇也遭迫害,被關在濛陽鎮政府黑牢達三個多月。

九十年代,彭縣升格為彭州市。這時法輪大法洪傳,彭州市已有近萬人修煉法輪功,他們遵循「真、善、忍」大法修煉,人心歸正,身體健康,對社會道德的回升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

二零零四年,濛陽鎮轄區範圍擴大,原隸屬彭州市的三邑、竹瓦二鎮併入濛陽鎮。然而在這裏,好人正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人們的道德良知正面臨考驗!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江澤民出於對「真、善、忍」的恐懼,公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濛陽鎮的邪黨書記鄭貴華緊隨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執行邪惡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滅絕政策,私設黑牢、濫用酷刑,敲詐勒索、搜刮民財,造謠誹謗、迫害善良。他利用手中的權力,脅持整個鎮政府大大小小所有官員和工作人員,幹著土匪的勾當,把整個濛陽鎮政府變成了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把濛陽鎮帶入罪惡的深淵!

一、私設黑牢,綁架迫害

大法遭受迫害後,法輪功學員開始進京上訪,向當權者和世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陳述被非法迫害的實情。這本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正當權利,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江氏集團對此怕得要命,恨得要死,急令各地絕對禁止法輪功學員上訪。


濛陽鎮政府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一處黑牢
加裝了鐵門 旁邊是廁所

濛陽鎮邪黨書記鄭貴華(註﹕明慧以前有的寫成「鄭國華」、「那貴華」)拍著胸脯向上頭打保票,保證濛陽鎮沒有一個進京。他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他一方面弄虛作假,從駐京辦購買進京名額,讓上報的進京人數為零。另一方面就是在鎮政府大院內私設黑牢,將進京和可能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投入黑牢,非法長期關押、迫害。

所謂黑牢,就是見不得人的秘密牢房。濛陽鎮的黑牢有幾處,其中一處設在鎮政府後院,有兩間,外面加裝了鐵門,門上有送飯的小窗。吃喝拉撒都在裏面,睡的是潮濕陰暗的地鋪。牢房緊鄰廁所,臭氣熏天,蛆蟲爬滿床鋪,蒼蠅蚊子滿屋飛。

這個黑牢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間關押過幾十位法輪功學員,有的在裏面被非法關押長達九個月,連中國人最看重的新年佳節,裏面仍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不能和家人團聚。

二零零二年元月,在鎮惡黨書記鄭貴華帶領下,濛陽派出所、610陸續綁架了200多位法輪功學員,謾罵毒打,不准他們修煉「真、善、忍」大法,逼迫他們罵師父,要求人人過關。最後,十幾位不肯罵人,堅持正信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黑牢,一直關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又把他們送入彭州市看守所洗腦班繼續迫害。

老會計徐國儒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到一位法輪功學員開的種子門市部買「韓國蘿蔔」的種子,也被野蠻綁架,慘遭毒打,關入黑牢達半年之久。

與正規監獄不同,關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伙食費都要自己出。白天幹苦力,晚上還要受酷刑折磨。

需要說明的是,類似的黑牢不僅在濛陽鎮有,在彭州市其它鄉鎮也有,具有一定普遍性。這是完全違反法律的,是無法無天的罪惡行為。

二、棍棒交加,酷刑折磨

濛陽鎮幾乎所有不願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關過黑牢。被關在黑牢裏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要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初,法輪功學員文昌平等進京上訪,被綁架回濛陽鎮政府。邪惡之徒強迫法輪功學員跪在地上,不跪的馬上就是拳腳交加。然後是打耳光,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幾十個惡徒輪流打耳光。打完耳光,被拉入房間,扒去衣服。邪惡之徒手裏拿著二指粗的竹竿,寬皮帶,農用車皮帶輪上的三角帶,一陣猛抽猛打。竹竿打爛了,皮帶抽斷了,法輪功學員被打得遍體鱗傷。文昌平被打得昏死過去。醒來發現臀部被打得像爛豆腐一樣,完全失去知覺。背上多處被打爛,右小腿也被打成骨折,露出一截骨頭。

廖常瓊進京上訪被綁架回鎮政府後,慘遭毒打。鄭貴華從社會上拉了一些地痞流氓充當打手。有個叫江發全的,人稱江老二(註﹕明慧以前消息有作「江三棒」),是這些地痞中打人特別兇狠的。他穿著皮鞋踢遍廖常瓊的全身,又在她的身上亂踩,把她踩得暈死過去好幾次。家人將她用三輪車拉回家後,發現人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全身幾乎沒有一塊好肉,腹腔積水,肚子脹得很大,直腸被踩出體外三寸多長(二十多天才收回去)!半年後方可勉強下床行走。至今臀部還缺一塊肉。

北街小學的莊老師因為一張真相傳單,被打成重傷,視網膜被打落。

三、政府官員,竟成打手

讓每個政府官員都來充當打手,這可能在古今中外都是罕見的。濛陽鎮惡黨書記鄭貴華為了給自己壯膽,也為了將來遭天譴時給自己拉墊背陪葬者,脅迫鎮政府大大小小所有官員一起參與綁架、毆打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元月七日晚上,鄭貴華以有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為由,帶領鎮政府的所有官員及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共五、六十人把鄭維剛(註﹕明慧以前多處寫成「那維剛」)家的院子團團圍住,連路上都站滿了人。幾個人把門敲開,謊稱政府裏有親戚找他們,把鄭維剛、唐發芬夫妻倆騙到鎮政府。把政府大門一關,邪黨書記、首惡鄭貴華,鎮長譚延柏,610負責人白美春,問他們還煉不煉法輪功,得到的回答是「要煉」。於是,就帶頭猛抽鄭維剛的臉,接著,其他所有官員輪流上去打耳光,把鄭維剛的臉打的完全變形。但鄭貴華還覺得打的不夠,就命人把鄭維剛拖進樓上房間,突然把燈一關。黑暗中這些政府官員,像土匪一樣,對鄭維剛一陣瘋狂的拳打腳踢,打得他站不起來,呼吸困難。首惡鄭貴華仍不罷休,命人把鄭維剛的衣服脫了,只剩一件背心,惡黨書記親自帶頭用皮帶狠毒的抽打,皮帶打斷了數根。接著其他惡黨官員輪流上陣,用皮帶抽打鄭維剛。他們把鄭維剛按跪在地上,從晚上十點一直打到凌晨一點。

這時,一樓也傳出唐發芬的陣陣慘叫,羅世芬、張治香等一夥惡徒對她拳打腳踢,扯頭髮,往身上潑冷水,在寒風中罰跪。打完了,惡徒又把他們綁在樹上挨凍。

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下午,鎮派出所所長滕家華帶領一夥人,到濛陽化機廠職工羅大宗家抄家,一無所獲,仍野蠻的把她綁架到鎮派出所。到了晚上,這伙惡徒一個個喝的酩酊大醉的,開始毒打她,逼她罵法輪功師父。並邪惡的威脅說如果不罵,就要把她衣服褲子扒光,把她頭髮剪爛,倒上汽油把她燒了,燒死當自焚。羅大宗沒有被嚇倒,沒有屈服,並耐心慈悲的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天安門自焚的真相。不可救藥的惡徒滕家華竟又用指甲掐挖她的口腔,把肉掐爛了,鮮血直流。惡徒們從晚上九點一直打到十一點半。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蔣群華被綁架到鎮派出所,惡警曾軍用電棍電她,黃光耀用幾股鐵絲毒打她,滕家華用開水燙她。曾軍還惡毒的用打火機燒她的頭髮,邪惡的叫囂:「把你燒死了算自焚!」「把你打死了扔到濛陽河!」

四、敲詐勒索,搜刮民財

惡黨書記鄭貴華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方面是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向其主子邀功,另一方面就是借迫害之機敲詐勒索,搜刮民財。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邪惡之徒向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勒索所謂保證金,少則幾百,多的要交上千元。交不出錢的強制做苦工,在烈日下修橋鋪路挑泥巴。伙食費自己出,另外還要交所謂管理費每人每天50元。對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更是勒索錢財上萬元。拿不出錢的就打、折磨、甚至羅織罪名送拘留所。為了錢財,甚至經常當著家人的面毒打、折磨法輪功學員。家人看不下去了,只好東拼西湊地借錢贖人。有的老百姓說,現在的惡警、惡官勒索錢財比以前的土匪還勝一籌。

一九九九年十月,鄭維剛、唐發芬夫妻倆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勒索錢財9800元。當時只搜刮到二千多元,實在搜刮不出來了,就逼迫鄭維剛打了一張分期付款的欠條。二零零零年元月,鄭維剛、唐發芬夫婦又被邪惡之徒綁架,家裏已經無錢可刮了,610惡人白美春就帶人到他家把電視機、VCD機、電風扇全搶走了。


這是迫害初期,邪惡之徒開出的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的收款收據。後來因害怕留下證據,就只收錢不開收據,完全就是土匪強盜式的搶劫。

園石村的付順菊,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在街上買東西時被濛陽鎮610的喬立君、劉正芳、羅大金、繆世昌等惡人挾持到鎮政府,派出所的惡警付普超和焦維松拿來手銬把她銬在一棵大樹上。惡人喬立君要挾她,叫她兒子拿4-5萬元錢。她說沒錢,這話就惹怒了喬立君,每晚不讓睡覺,白天晚上都鎖在大樹上。鎮政府不法人員叫來全鎮二十多個村的民兵連長,一起下手打她。一大把荊竹條全部打斷後,馬上又砍來四根棕樹條,又打斷成一節一節的。惡徒們還不罷休,又把她拖進一間房裏,衣服扒掉只剩一個背心,把她按在地上,扯開背心毒打,還用皮鞋照她胸肋上踢,全身打得青、黑、紫、腫,遍體鱗傷。她的家人來看她,看她被打成這樣,家人又心痛又擔心,實在不忍心。直到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家人說了很多好話,交了一萬一千元後,才把她接出魔窟。

踏水村的張志芬,被抄家,搶走了電視機、音箱,還敲詐7000元錢。把家裏經營的藥店的藥全部搶光。

濛陽鎮的文昌平、史良平夫婦幾年間共被鎮政府勒索錢財四萬多元。

據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濛陽鎮(含三邑、竹瓦)政府共非法勒索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錢財約100萬元。

五、掛牌遊鬥,摧殘身心

濛陽鎮惡黨書記鄭貴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不僅限於黑牢拘禁、酷刑折磨、勒索財物,還拿出了文革時迫害人民的一種手段──掛牌遊鬥,目的是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同時散播仇恨、毒害百姓。

二零零一年元月,惡黨書記帶領濛陽鎮官員綁架了蔣群華、文昌平、曾毅等十名法輪功學員,毒打一頓,逼迫他們放棄真、善、忍信仰,沒有得逞。第二天,在他們每人脖子上掛了塊牌子,戴著手銬,在濛陽鎮上遊街示眾。並在鎮中心的十字路口臨時搭建了一個高台,強迫他們站在高台上,播放誣蔑誹謗法輪功的廣播,對他們進行「文革」式的侮辱迫害。這還不夠,還用農用車把他們拉到各個村遊鬥。

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老百姓,看到鎮政府的官員用這種手段迫害善良的人們,彷彿回到了十年動亂的年代,感到不寒而慄,憂心忡忡。有的氣憤的說:「政府官員正事不做,就拿這些老實巴交的老頭老太太整!」

六、老婦幼兒,皆難倖免

濛陽鎮惡黨書記鄭貴華一夥,完全泯滅天良,毫無人性,連一歲多的幼兒和七旬老人都不放過,照樣極盡迫害之能事。

楊新宇生於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父親楊先均、母親曾毅和奶奶曾孔芬都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母親正在給他餵飯。鎮政府白美春、譚延柏一夥闖入家中,無端把他父母和奶奶綁架到鎮政府。邪惡之徒為了逼迫他的父母放棄做好人,放棄修煉真、善、忍,竟把才一歲多的小新宇也一起劫持到鎮政府,並關入黑牢,威脅說甚麼時候轉化了甚麼時候放人。在光線昏暗、空氣濁臭、蛆蟲滿地、蚊蠅叮咬的黑牢中,小新宇度過了他的兩歲生日。一歲多的小新宇經歷了同齡兒童沒有經歷過的痛苦,見證了惡徒們對善良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的殘酷迫害。每天他都用小手拍著黑牢的門喊「邪惡開門,放我出去!」。二零零二年六月一日,小新宇被放回家,而父母仍被關在黑牢裏。當其他孩子們正跟父母快樂的過六一兒童節的時候,小新宇卻經歷著與父母分離的痛苦。由於長期吃牢飯,小新宇放回家時,面黃肌瘦。

劉元芝(註﹕明慧以前有作「劉元芬」),七十多歲,是鄭維剛的母親。二零零二年一月,鎮邪黨書記鄭貴華帶領鎮政府全體官員綁架鄭維剛、唐發芬夫婦時,看到劉元芝在看法輪功書籍,竟也把這位七旬老人挾持到鎮政府,關入黑牢。在鎮政府裏,邪惡之徒除了毒打折磨老人,還要她幹苦力。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關押在黑牢裏的六名法輪功學員逃出黑牢。惡徒們氣急敗壞,向關在黑牢裏的其他法輪功學員報復。他們天天毒打劉元芝,甚至用高壓電棍電老人的臉。後來老人又被轉到彭州市看守所的洗腦班繼續遭受迫害。在看守所,老人全身長滿了大大小小的疥瘡,全身流膿,四肢浮腫,呼吸困難,醫生診斷是皮膚癌。惡徒怕擔責任,才把老人放回。老人回家後,惡徒們仍然經常到家中騷擾。

七、惡警開槍,要殺善良

警察不去抓壞人,卻專門對付法輪功。盜竊搶劫可以不管,哪裏出現法輪功標語,警車就會立即出動。對法輪功「可以開槍」,「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

二零零一年九月,一位法輪功學員正準備掛條幅,被蹲坑的濛陽派出所胡進、焦正雲等發現。惡警上前一把把他抱住。他勸惡警不要抓法輪功學員,但惡警不聽,仍然想把這位學員往警車裏塞。這位學員大喊一聲:「法輪大法好!一股強大的力量,使他一下衝開了惡警的束縛。他在前面跑,惡警在後面追。很快惡警就氣喘吁吁跑不動了。這時惡警竟抽出手槍向他射擊。這位法輪功學員聽到「啪啪」的槍響,但一點兒也沒害怕,安全走脫。

對善良的修煉人開槍,這樣的警察會有甚麼樣的未來呢?

八、監控騷擾,紅色恐怖

鎮惡黨書記鄭貴華要求每個鄉村的幹部,對所有法輪功學員實行長期嚴密監控,強制法輪功學員必須每天到村幹部處報到,否則隨時可能被綁架和罰款。有的大法弟子的門外長期有惡人蹲坑監視。政府的惡徒們還經常到大法弟子家中騷擾,使大法弟子無法正常生活。

濛陽鎮惡黨書記鄭貴華為滿足一己私利,忠實執行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政策,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喪盡天良,為天地所不容。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罄竹難書,上面所述只是冰山一角。然而善惡必報是天理。鄭貴華一夥的所作所為,必然給自己帶來可怕的後果,同時也將濛陽的百姓帶入痛苦的深淵。希望鄭貴華及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府官員儘早認識到自己的罪過,幡然醒悟,擺脫共產邪靈的控制,將功折罪,為自己爭取一個光明的未來。

濛陽鎮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責任人:

鄭貴華:原黨委書記,是濛陽鎮的邪惡頭子。(03年任彭州市農機局局長,07年任彭州市總工會黨組書記)手機:13908074910
羅 強:原黨委書記 手機:13608227859 宅:(028)89180288
陳楊傑:現黨委書記,政府辦:028-83829145
譚延柏:原鎮長 手機:13808200050 宅:(028)83829303
白美春:副鎮長 主管610 手機:13980069619 (028)88970019
喬立君:610辦主管(現已調到彭州市610) 手機:13618068043
袁賢松:副書記 宅:(028)83829489
張宗俊:副鎮長 手機:13608227391 (028)88979035
唐明良:副鎮長 手機:13518125798 宅:(028)89180333 83860000
羅世芬:委員 手機:13908191976 宅:(028)88977285 83829482
周平寬:委員610主管 手機:13086628338 宅:(028)88979020 83820936
黃光耀:委員610主管 手機:13880028966 宅:(028)88979031
劉正芳:610辦 手機:13668190808 宅:(028)83829510
黃仁松:企辦主任(原610辦主任)手機:13096367783 宅:(028)88979105 83829139
陳本林:城建辦主任 手機:13688326540 宅:(028)88973593 83822222
肖曉鋒:610主管 手機:13056662053 宅:(028)88979023 83821513
繆世昌:手機 13551299806 宅:(028)83829633
曾 霞:手機: 13666150552 宅:(028)83829829
莊麗萍:財政所 手機:13618022871 宅:(028)83821181
王志勇:手機 13880061382 宅:(028)83822376
蔡雲龍:610辦 手機:13693490811
張治香:手機:13036660955 宅:(028)83820457
王 勇:手機:13072856193 宅:(028)83712668
政府辦公室電話:(028)83829145
濛陽派出所電話:(028)83829147
所長:滕家華
惡警:付普超、曾軍、付進(已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