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濛陽鎮部份大法學員遭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四川彭州濛陽鎮成為四川省迫害法輪大法非常嚴重的地區,大法弟子被綁架關押、遊街侮辱、酷刑折磨、非法勞教、送精神病院,等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下面是部份大法學員遭迫害真相。

蔣群華婆婆遭惡人火燒、開水燙

蔣婆婆是濛陽鎮煉功點的輔導員。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蔣婆婆抱著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正念,多次進京上訪護法。在邪惡如烏雲壓頂的時候,蔣婆婆獨自承受了瘋狂的迫害,把難都攬在自己身上,捨命保護了其他功友。

二零零一年元月,鎮派出所、「六一零」、綜治辦的白美春,鄭貴華,黃仁松等將蔣婆婆戴上手銬,掛上牌遊街示眾,在十字路口罰站,後又不顧蔣婆婆六十多歲的高齡,將她送到楠木寺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元月,鎮政府私設監獄將蔣婆婆毒打後關入骯髒不堪的囚室,睡在冰冷的地面上,地上還爬著蛆蟲和蛇。後蔣婆婆正念走出。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蔣婆婆再次被關入鎮派出所,惡人曾君用電棍電蔣婆婆,黃光耀則用鐵絲捆做一股毒打她,滕家華還用開水燙蔣婆婆,曾君還惡毒的用打火機燒蔣婆婆的頭髮,瘋狂地叫囂:「把你燒死了算自焚!」「把你打死了扔到蒙陽河!」

整個暴行從下午三點多持續到八點。三天後蔣婆婆被送到彭州洗腦班關押。蔣婆婆絕食抗議,被地痞撬斷門牙強行灌食。後又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三年以後,邪惡仍多次圖謀陷害蔣婆婆,均未能得逞。

鄭維剛、唐發芬全家遭迫害

鄭維剛、唐發芬是對恩愛夫妻,雙雙修煉法輪大法,母親劉元芝也是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鄭維剛、唐發芬進京上訪講真相。被鎮政府官員截回後竟強要鄭維剛、唐發芬交9800元的跑路費。老實厚道的鄭維剛只繳了3200元,邪惡官員無恥的跑到家境貧寒的鄭維剛、唐發芬家裏,強行抱走電視機,電風扇,VCD等物品。

二零零零年元月,當地邪黨官員以有法輪功學員走失為由,將鄭維剛強行綁架到鎮政府大院。鄭貴華,譚延白,白美春,喬立君,劉正芳等十多個官員將燈突然一關就對鄭維剛群毆,板凳被打爛,皮帶被抽斷。問他煉不煉,鄭維剛說煉。他們又把燈關了群毆。如此多次。然後鄭維剛、唐發芬又被鎮政府強行罰做苦工,還要罰款。

二零零二年底到二零零三年五月,鄭維剛被黃光耀,喬立君,黃仁松關在私設監獄裏迫害,還要他年邁的老父用雞公車推200斤大米作伙食費。

二零零三年,鄭維剛被關入彭州洗腦班,洗腦班以鄭維剛的腿有點腫為由把他送到醫院打毒針,導致鄭維剛全身癱瘓。

鄭維剛被注射藥物治療時,小便竟將地上的草毒死。回家後鄭維剛仍堅修大法,現已奇蹟般康復。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唐發芬、丈夫鄭維剛和婆婆劉元芝被綁架到濛陽鎮政府,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濛陽鎮政府四個多月,期間遭受毒打。後來逃出濛陽鎮政府,流離失所,遭彭州市國安、濛陽鎮政府、蒙陽派出所通緝追捕。二零零二年十月七日,鄭維剛夫婦在中江縣發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惡徒劉正芳還乘機把鄭維剛打工賺的九百元沒收。他們被送回到濛陽鎮政府,遭到濛陽鎮政府加倍迫害,打得遍體鱗傷,後又送彭州市洗腦中心。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唐發芬被非法判勞教二年,送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唐發芬剛到楠木寺勞教所,檢查身體長了很多疥瘡,血和肉粘在一起,那裏不收,彭州市六一零的惡人和勞教所商量後才收下。在那裏一共十天的時間,不知在這十天中楠木寺勞教所怎麼折磨她,看到生命垂危了才送回家,回家後兩天就含冤而死。

鄭維剛的母親劉元芝,七十歲,在洗腦班裏也同樣受到迫害,身體越來越差,全身長滿了大大小小的疥瘡,全身浮腫,出氣急促,後來洗腦班管教才叫醫生來看,結果診斷是皮膚癌,才怕擔責任,趕緊通知當地政府接人。

張志芬被打得血肉模糊

大法學員張志芬上訪被關入楠木寺勞教所一年,家裏開的藥鋪被抄沒。三邑的治保主任地痞周奎糾集各大隊流氓將法輪大法弟子集中起來暴整。將他們在冬天脫了衣服潑冷水,頂鵝卵石罰站,跪炭碴,水泥板,用荊條抽打。每天打兩次,迫害長達半年。張志芬被打得血肉模糊。

譚延芳、劉邦秀被迫害致死

譚延芳的門牙全被打掉,每天大口吐血,一次要吐半碗血,人已嚴重變形。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譚延芳發現腳上長了個瘡,不久就死亡。

劉邦秀因講真相於二零零三年被劉正芳、喬立君送到彭州洗腦班。劉邦秀絕食抗議,被邪惡強行灌入半斤食鹽,不給水喝。劉邦秀痛得連夜打滾。後又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二零零三年被送回家後,自言自己腰痛,不久後突然死亡。

曾慶芳、文昌平被四十多個邪黨官員圍毆

曾慶芳因上訪被多次關押,被送楠木寺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二年,曾慶芳被白美春,付晉等五花大綁掛牌遊街,後被關入鎮政府大院被四十多個邪黨官員圍打。二零零三年被送彭州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六年被送新津洗腦班迫害。

文昌平因上訪被多次關押,二零零二年被掛牌遊街,後被關入鎮政府大院被四十多個官員圍打,全身打腫,雙眼流血。

姜福明被惡徒不斷抬起來往下摔

姜福明因上訪被多次關押,後被劫持到三邑遭惡徒暴打,打得血肉模糊,還被惡徒不斷抬起來往下摔。

曾毅、楊先均夫婦連同一歲孩子一起被關押

曾毅、楊先均夫婦因上訪被多次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關入鎮政府大院迫害,他們一歲的小孩也被抓去迫害。二零零三年七月,他們夫婦被轉到彭州洗腦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