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

  • 給雞西同胞的信

  • 再致河南省周口市六一零的公開信

  • 給雞西同胞的信

    雞西同胞:你們好!

    中國人都信緣份,我們能夠相聚在雞西這片土地上,也是一種緣份。願這份緣把我們的心拉的更近,也願我的這封信能夠引你深思。

    中國擁有五千年悠久而又燦爛的文明,在華夏歷史長河中,出現過諸多鼎盛時期,如漢武,大唐,康乾等等,那無不是君明天意,興佛重道,才使國泰民安。因為人們信神,也出現過許多神跡,所以我華夏大地又稱為「神州」。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深不可測。其實人是自天而來,中國文化根本上是屬於「神傳文化」。上下五千年獨中共這個從俄國傳來的邪靈不信神,「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還「其樂無窮」。可是別忘了有這樣的一句話「冥冥之中有定數,世道興衰不自由」。說到神傳文化,如果你是無神論者,其實很多有成就的科學家包括愛因斯坦都信仰宗教。因為實證科學只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而越深入研究就越發現原來宗教講的都是真的。而很多在科學方面一知半解的人才會對信仰神佛嗤之以鼻。

    有機會靜心讀了很多中國的古典著作,才非常吃驚地發現,原來我們眼中的中國文化並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而是在1949年後被歪曲了的中國文化。由於受共產黨的無神論和達爾文所謂的進化論的毒害,對中國文化的歪曲造成了中國寶貴傳統的消失,也導致了大多數中國人對中國文化的不了解從而在行為上對寶貴道德傳統的背離,導致了今日中國社會道德的大滑坡,以及整個社會的腐敗和墮落。

    可以說當年法輪功的傳出是在被中共摧毀了的道德廢墟上重建道德體系。「真、善、忍」似上天普降人間的甘露,使中華民族起死回生,一億人已經享用了上天的這個恩賜,領略了健康,幸福,道德昇華後的美妙,一億的修煉人給中國社會帶來了一股祥和之氣,社會治安穩定,人們道德提升。

    然而,中共惡首江澤民動用了國家宣傳及專政機器,在全國以至全世界鋪天蓋地的散播誣蔑詆毀法輪功的謊言,編導「自焚」等等偽案構陷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民眾仇恨法輪功,挑動群眾鬥群眾,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拘留;數十萬人被勞動教養、判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上萬人失蹤,其中相當人數被活體摘除人體器官高額牟利後火化。傷害了多少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無辜的家屬?讓多少溫馨和睦的家庭妻離子散?中共對法輪功的這場毫無理智的迫害,不但耗費了大量的國家財力,使百姓生活更加困頓,還將中國人僅有的良知徹底拋棄。

    每個有理性的中國人只要不帶個人觀念地靜心思考,都會清醒。它雖然靠暴政一時穩定了政權,但卻吸食了中華民族的道德資源和生態資源,人與人之間失去了關愛與和諧,社會世風日下,生態失衡,貧富懸殊,各種犯罪成災。想當初我們在入隊、入團、入黨時都曾舉過右手,對著血旗發過毒誓,說要把我們的一生獻給它,隨時準備為它犧牲一切。天上把人的起誓發願、賭咒等行為看得極為重要,宣誓就是和某種東西簽約了,一定得兌現的。我們一宣誓,就和中共簽約了,這個中共邪獸就在人的身上打下了它的獸記。中共對中華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惡貫滿蒼穹,千年易過,中共政權的罪孽難消,天理不容,一個極其邪惡並且天將誅之的邪獸,我們怎能成為它的陪葬品?在正與邪中擺放自己的位置,其實就是選擇自己的未來。

    雞西的朋友們啊,你可曾知道,就在我們所生活的城市,就在我們的周圍發生怎樣殘酷的暴行,雞西地區的大法弟子受到怎樣的迫害,八年來,非法勞教判刑的百餘人,僅密山市被勞教的就有77人,其中刑期最長的達14年。在監獄勞教所迫害致死或離世的至少29人,其中3人被用各種刑具迫害致瘋後而死。

    八年過去了,事實告訴人們,法輪功不但沒有垮,反而在世界範圍傳播的更加廣闊。目前,法輪功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大法的書籍已有三十多個語種在世界流傳,而八十多個國家中,鎮壓法輪功的國家──中共仍是世界的唯一。法輪功學員在殘酷的現實中展現出了真誠、善良、堅忍的精神,對真理的不懈追求,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越來越不得人心,就連中共內部的各層官員一旦明白過來都想方設法脫離中共,不願與江氏集團為伍,不願替江賊背黑鍋、當替罪羊。這些官員中有司法局長、駐外領館政治秘書、「610」官員等等。

    朋友啊,當你走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當你每天奔波在上班下班的路上,忙忙碌碌中悄悄流走了時間;身體和心理的疲憊下讓我們漸漸的淡於思考;物慾橫流、道德下滑的社會麻木了我們的思想。讓我們淡忘了感動,缺少了悲憫同情的心,缺少了對別人關愛的心,缺少了精神上高尚的追求,慢慢的金錢、慾望、冷漠使我們變得越來越自私,為了給麻木尋求一些刺激而越來越放縱自己。可是總有一份最單純善良的美好藏在我們內心的最深處,那是我們的本性,只是有些人丟失了好久卻依然找不到。

    當人們能找回內心的美好和純淨時,也找到了追求了好久卻得不到的真正的幸福!

    我想用新唐人新年晚會中一首歌的歌詞《找真相》作為此信的結尾:

    天地兩茫茫,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
    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
    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雞西市法輪功學員


    再致河南省周口市六一零的公開信

    周口市六一零主任於義雲並各位成員:

    尋道等法,眾生芸芸。物換星移,歲月悠悠。咱們同生於素有禮儀之邦美譽的宛城古郡,同處於轉輪聖王下世救度末劫眾生的特殊時刻。不同的是,我們選擇了做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走返本歸真之路的大法弟子,而你們中的一些人,卻甘於被惡黨當槍使,成了中共血腥鎮壓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馬前卒和替罪羊。

    鑑於近期周口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加劇,我們再次致信各位,意在傳達真實的信息,喚醒塵封的良知,便於你們明時局,辨正邪,曉利弊,不再做敵視神佛、危害桑梓、自堵生路的壞事傻事,為自己留福,為家人積德。

    回首當年,魔頭江澤民曾惡毒揚言要「三個月內鏟除法輪功」。江氏與中共流氓集團相互勾結,利用其掌控的整部國家機器開足馬力打壓大法,也曾拿出佔國民經濟全年總收入四分之一的資金,竭盡積累幾十年的迫害人民的邪惡手段,對修心向善、手無寸鐵的大法弟子實行「群體滅絕」,十幾萬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判刑,三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更有甚者,活摘大法弟子的人體器官出售以牟取暴利,其毒辣殘忍遠遠超過法西斯魔王希特勒。結果如何呢?八年過去了,大法不但沒有被滅絕,反而迅速洪傳到世界八十二個國家,獲得三千餘項褒獎,大法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在全球眾多國家傳播。八年來,大法弟子和平反迫害,智慧講真相,慈悲救眾生,使中共鋪天蓋地的欺世謊言不攻自破,使狡詐暴虐的惡黨黔驢技窮,使人類大淘汰之前的大量有緣之士得到救度。

    而江羅集團及其幫兇因殘酷鎮壓和虐殺善良民眾業已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等數項大罪,在世界二十七個國家被控告,有的已經被定罪;江氏的漢奸出身、骯髒歷史被揭的老底朝天,臭不可聞;其出賣數十萬平方公里國土的大罪國人盡知,千夫所指。人類最後的大審判就要來臨,江丑早已是怕的要命,惶惶不可終日。

    中共邪黨竊國五十八年來,戰天鬥地,虐殺了八千萬中華同胞,褻瀆神佛,摧毀了五千年神傳文化,破壞了和諧的社會和自然環境。歷史上曾經萬民康寧、天下熙盛的神州大地,如今道德淪喪,資源枯竭;贓官滿朝,娼妓招搖;警匪一家,官商勾結;貧富懸殊,是非顛倒;假貨泛濫,邪惡猖獗;八月紅梅放,六月雪花飄;或洪水泛濫,或江河流斷;瘟疫肆虐,賭毒蔓延;污染驚人,生靈塗炭。迫害法輪功使中共邪靈元氣盡洩,民心背離,軍心晃動,黨心崩潰,敗相盡顯。海內外退黨大潮洶湧澎湃,被其蹂躪矇騙已久的炎黃子孫,終於看清了流氓惡黨的真實本質,看清了與紅魔共舞的可恥與可怕,紛紛聲明退黨,脫離政治,尋求幸福平安。中共面對撼世奇書《九評共產黨》噤若寒蟬,面對洶湧澎湃的退黨大潮心驚肉跳,面對國際社會的嚴厲譴責縮頭掩耳,面對由各界正義之士組成的亞、歐、澳、北美四大洲「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全球傳遞的人權聖火一籌莫展。如今的中共表面冠冕堂皇,衣飾華麗,實則已是四面楚歌,奄奄待斃。

    中共為鎮壓法輪功而特設的各級「六一零辦公室」,是一個相當於納粹法西斯時的「蓋世太保」、十年浩劫時的「文革小組」的恐怖組織,它凌駕於各級公、檢、法、司之上,是迫害大法的黑巢穴和總指揮部。

    有道是「多行不義必自斃」,那些緊跟惡黨的六一零成員,自然也難逃善惡必報的宇宙法則,頻頻出事:首任「六一零」總頭目李嵐清,其外孫女婿於零一年三月在瀋陽機場遭警方毆打致死;繼其任的公安部副部長劉京不以前車之覆為鑑,癌症纏身,朝不保夕;零七年六月三日,天津市前「六一零」主任、宋平順在辦公樓內突然身亡;原江蘇省「六一零」副主任王榮生,因迫害賣力,升任江蘇省司法廳廳長,上任不久即患血癌;湖北黃岡市「六一零」首任主任張石明突發心臟病猝死;繼任者王克武就職次年就染肝癌亡命。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迫害大法以來,六一零人員、公安惡警大量出事的現象被中共列為機密,刻意隱瞞,以糊弄麻痺其內部人員,讓他們繼續為鎮壓賣命。

    在這場迫害中,周口六一零主任於義雲等人,跟著邪黨行惡,在周口製造了大量人間慘案。數百名大法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十多人被非法判刑(其中被判十年以上的就有十人以上),二十六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殘、致精神失常,更有無數大法學員被非法抄家、綁架、毒打。這一切殘害無辜的犯罪行為,都與於義雲等人有直接關係。特別是淮陽防疫站女大法學員郭秀梅被公安歹徒當街活活打死,扶溝法輪功修煉者賈俊喜在看守所被警察指使人打死,兩樁人命大案,竟然都不予追查,不了了之,使兇手逍遙法外。縣、市兩級公安竭力隱瞞死亡真相,家屬遭恫嚇威脅和金錢封口,不敢為屈死的親人告狀伸冤。周口司法界黑暗到如此地步,令人神共憤,令中原大地為之蒙羞!試問:這兩起故意置人於死地的人命大案,於義雲不知道?河南省六一零督導組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你們表面裝聾作啞,其實是上下串通,沆瀣一氣,刻意包庇凶犯,使大法弟子冤沉海底。你們可以愚弄家屬,欺騙輿論,但是你們欺騙不了神佛。包括那幾個深藏於幕後直接插手迫害、呼風喚雨的省政法委督導組的惡徒,秉承河南邪黨頭目的旨意,每流竄到周口一次,都立即掀起新一輪的迫害,其一次次犯罪行為,都在宇宙中一筆不漏的記錄著,都將遭受應有的報應和法律的嚴懲。

    善惡有報的古訓在周口也大量應驗,僅副處級以上邪黨官員遭報的就有二十餘人。如:淮陽縣委書記陳新莊,積極配合省六一零督導組迫害大法,在零四年周口一次擴大會議上,各縣對法輪功都一字不提,唯有陳新莊叫囂要與法輪功「鬥爭到底」,一個多月後,陳就猝死在健身的跑步機上;項城市長孟維忠,夢想借打壓大法之機獻媚於惡黨加官晉爵,零三年中秋節前,孟在京珠高速出車禍喪命;項城宣傳部長陳清毅,部署策劃配合惡黨誣陷誹謗大法,零四年在由北京返回的高速公路上,被隔離帶另一側一輛大貨車跑掉的「飛輪」砸死在小車裏;因迫害大法,鄲城政法委書記於運成在公路上被自己駕駛的小車甩出車門斃命;因迫害大法,零五年五月,周口中心醫院副書記鄭永軍青天白日赤身裸體命斷於情婦床頭;因迫害大法,零六年五月,剛退休回駐馬店的原周口電業局書記張文法,突然檢查出晚期肺癌(電業局班子成員每月都要去鄭州做一次系統體檢,癌瘤初、中期竟瞞過精密儀器),去北京治了一個月,花了二百四十多萬,還是走上了不歸之路。這些人被中共利用害人,到頭來又被中共所害。悲劇的根源固然在於中共邪靈的罪惡決策,而個人貪圖名利、泯滅良知的不善之念,也是產生悲劇的土壤和溫床。

    由於長期受惡黨「無神論」薰染,也許有人會把這些人的下場理解為純粹的「偶然」與「巧合」。那麼,為甚麼這些「巧合」和「偶然」偏偏降臨在迫害大法的惡人身上,而且有些「巧合」簡直神奇的不可思議。像原周口宣傳部長、後升任河南報業集團董事長的楊永德,屢次迫害大法弟子和三普。零七年二月九日,楊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遊船船舷邊接聽手機時,上空飛來一團雲霧,頓使能見度變低,造成遊船與一運煤船相撞,把他甩進大海。楊永德在冰冷的海水中掙扎求生之際,被輪船停航拋下的鐵錨索魂奪命。整個過程如戲劇般傳奇。明白人都清楚,凡事有果必有因,「偶然」是不存在的,「巧合」只是人間表象。這些惡人遭到的懲罰,那是天理「善惡有報、善惡必報」的真實展現,那是上蒼環環相接、絲絲入扣的威嚴「天殺」。

    耳聞目睹這一系列真真切切的事實,周口不少六一零成員、警察、黨政官員信服了海內外大法弟子的勸善之言,對邪黨無理殘害好人的惡魔行徑深惡痛絕,不願成為其殉葬品,紛紛退邪黨,抹獸印,有的主動了解法輪功,有的為大法說公道話,有的悄悄呵護大法弟子,有的則走上了修煉之路。

    令人遺憾的是,時至今日,六一零於義雲和極少數邪黨頭目、公安惡警,為了眼前私利,還在受邪黨驅使,以身試法,迫害善良。

    例如:淮陽大法弟子簡永俊、楊得志仍被無限期羈押。楊得志是個走路離不開雙拐的殘疾人,已被關了十個月,至今仍在牢獄內遭受非人折磨。

    尤其是零七年春末夏初,中共邪黨頭子曾慶紅、羅幹親自竄到河南督促迫害,揚言要在邪共「十七大」和奧運會之前「解決法輪功問題」。六月份河南召開政法委擴大會議,河南邪黨頭目徐光春主持,政法委書記李新民做報告。會議之後,周口對大法弟子的打壓陡然升溫。川匯區、淮陽、項城法院對胡新政、李傑、劉清臣三名大法學員秘密判刑,強加罪名,不准律師辯護,不通知家人旁聽,非法剝奪了當事人的申辯權、上訴權和家人的知情權。同時,對鹿邑、淮陽、周口等地的多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關押。其中身陷囹圄的,有周口女學員任學英、李春梅。在大法遭打壓之前,任學英是周口體校一名優秀的高級教師。李春梅是周口師院的退休員工,修大法前患腦血管畸形,在死亡線上掙扎多年,一年三百多天住院治療,每年報銷幾萬元藥費。修大法以後身體迅速康復,思想境界昇華。李春梅、任學英因和平上訪,曾遭受殘酷迫害。八月二十四日,以沙南公安分局國保頭目高峰夥同川匯區六一零、鐵路派出所一幫惡徒又將二人非法劫持關押。

    其實,我們無意通過這封信對你們進行譴責,因為處在你們的位置,很多事情也是在被脅迫下進行的。我們寫此信,只是希望你們能明白真相,能站在一個正確的立場上,不給自己的未來留下遺憾。你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們中也不乏心存善良者。在壓力下,在「貫徹落實」中,即便受諸多因素的制約而難以秉持正義,但也可以持有不同的心態;而且一樣事情有百樣做法,人的是非觀念、善惡表現就在其中。

    有一篇名為《亂世中自保》的文章,講了這麼兩個真實的故事:一個是作者的父親在「大躍進」時當監工,認真執行命令,舉報那些為保命而偷食物的人,導致那些人遭受酷刑折磨乃至喪命,其父後來遭惡報患惡疾,死的很淒慘;另一個是在日本侵華時被迫做了翻譯官的爺爺,出於善念,利用工作之便救了一個人的命。後來,當他蒙難之時,很「巧合」的落在被他營救的那個人手裏,得以保命。正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救了爺爺的,是爺爺悲天憫人的善心善舉;害了「父親」的是他對邪惡政策的盲目盲從。

    大法是威嚴的,如果你們死心塌地聽命於邪黨,那也一定有相應的命運在等著。不要為浮雲般的榮華迷住睿智的雙眼。我們真心期盼諸位做出明智的選擇,真心期盼諸位能把腳下的路走對走好。如果你們能夠儘快做出正義的選擇,不再參與這令人神共憤的罪惡的迫害,將功補過,那你們不僅救了自己,更多的是為周口市一千多萬父老鄉、為周口萬名大法弟子實實在在的做了一件好事。

    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殷殷此心,書不盡言。機緣珍貴,唯望深思。

    周口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九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