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蛟河惡黨人員對趙鳳智一家三教師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在法輪功被迫害的八年裏,吉林省蛟河大法弟子趙鳳智一家因堅信「真善忍」、依法上訪、講明法輪功真相,卻遭到中共殘酷迫害,一人在迫害中去世,其他二人共計被非法勞教四次,被洗腦班迫害多次,遭勒索、非法罰款、扣工資、剝奪工作權利,經濟損失共達十萬多元。

一家三口進京上訪講真相

趙鳳智、崔玉臣夫婦及兒子崔松,一家三口均為教師。自法輪大法傳入蛟河後,這一家人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中。通過煉功後,趙鳳智及老伴崔玉臣身體有了顯著的改善,困擾多年的周期性麻痺、心臟間歇性偷停、萎縮性胃炎等症狀均得到康復。他們在大法高標準心性要求下,努力以真、善、忍為指導,在生活中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善待生活中的一切,身心受益。

自邪黨迫害大法後,崔玉臣一家人堅持向親朋好友講法輪功真相,讓他們遠離邪黨謊言,免受毒害。2000年2月17日,本著法律賦予的權力,趙鳳智及兒子崔松進京上訪講明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拘留、遣返,兜裏的1600元錢被北京警察搜走,還不給收據。回蛟河後,又遭到片警李國梁毆打、審問,後被關入洗腦班一個月,每人被勒索三千元。蛟河市進修學校校長孫繼海、書記潘守俠將崔松的工作按落聘處理。

2000年9月4日晚,惡警李國梁和居委會主任破門闖入趙鳳智的家,以搜到大法書籍為由,將一家三口綁架到長安街派出所。惡警戴振華酒後毆打趙鳳智,所長高某毆打崔玉臣,崔松被刑訊逼供。派出所惡警企圖給三人同時非法拘留十五天,這時趙鳳智正念拒絕,要求給公安局長王景全寫信,最後惡警改為只拘留趙鳳智15天。

2000年10月4日,長安街街道書記李曉飛以預防上訪為由,在林業招待所非法辦洗腦班,綁架了趙鳳智一家三口和其他大法學員共二十多人,當時崔松正籌備婚禮,被強行勒索2000元作為所謂「擔保金」。

趙鳳智被非法勞教

2000年11月24日,趙鳳智再次為大法進京上訪,在天津汽車站被截,警察讓其辱罵大法師父,趙鳳智嚴詞拒絕,被關押進天津看守所,27日被遣返,被蛟河實驗小學校長丁昌祥、書記李桂芹和民主街警察以各種名義勒索去1100元。28日,趙鳳智被惡警非法勞教二年。

趙鳳智在被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由於被剝奪了煉功權利,並受到極大的精神摧殘,每天還要幹17個小時的勞役,導致心臟病發作,於2001年12月11日保外就醫回家。在勞教的二年中,不法人員只給趙鳳智80%的退休金,其間的長工資和福利待遇等全被邪黨扣除。

崔松被剝奪工作權利

在趙鳳智被非法勞教期間,2001年5月份,崔松去長春探視母親的途中,因在火車上看法輪功書籍,被乘警非法拘留15天。在同年7月份第二次聘任時,遭學校以上述原因為由再次落聘,僅發生活費120元。

2002年2月19日,蛟河市進修學校以崔松曾被非法拘留為由把崔松第三次將他落聘。此時他已成家生子,妻子又下崗,為養家糊口,不得已回家自謀生路,卻被潘守俠校長以「不服從學校管理」為由報告市610。2002年4月25日,610派惡警李國梁、孫建國非法搜查崔松家,以搜到的法輪功書籍和電腦定罪。在搜查結束時惡警孫建國把隨身聽佔為己有,聲稱沒收,但出示的收據卻沒有。

610和派出所將崔松非法勞教一年。在非法勞教期間,崔松遭受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強制奴役、長期坐板、蹲小號、戴手銬、體罰等刑罰,勞教期滿後又非法加期5個月,這17個月間老人六次去九台勞教所探視,只讓見了一次,其餘均不准親人探視,以迫害其家屬,並散布法輪功學員不顧家等謠傳毒害世人。

母子再遭非法勞教

2004年1月19日(臘月二十八),在人們闔家團聚準備過年時,長安街派出所惡警李國梁帶7個警察,騙開了趙鳳智的家門,非法搜查,並把趙鳳智綁架在看守所。其老伴崔玉臣經多次到政府部門投訴未果,找到610主任張玉河家理論,卻遭40多歲的張玉河辱罵、毆打達20多分鐘,事後張卻散布他被崔玉臣打的謠言。

在根本無法律保障與上告無門的情況下,崔松及其妻子把惡警李國梁非法抓捕其母、610主任張玉河毆打其父的事情真相公布於世,尋求輿論的支持,卻被跟蹤的警察誘捕,並把崔松毆打之後非法勞教二年。父母遭迫害,子女為父母申冤卻被勞教,是中共踐踏憲法掩蓋其罪行的又一鐵證。

在崔松兩次被非法勞教期間,九台勞教所以父母也信仰法輪功為由,無理剝奪其父母對兒子的探視權。

崔玉臣在迫害中悲憤去世

崔玉臣被惡警毆打之後,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又擔心勞教中的兒子,八年來精神壓力巨大,積鬱成疾,於2004年7月出現腦血栓症狀。通過一個月學法基本痊癒。此後的一年半時間裏,崔玉臣因為在迫害的氛圍中缺乏正常的學法煉功環境,還時常受到惡警等不法之徒的騷擾迫害,同時惦念遭受迫害中的兒子,並擔心自己和老伴兒隨時可能被非法抓捕在這巨大的壓力和精神折磨下,身體每況愈下,於2005年12月腦血栓再度復發,於12月29日悲憤去世。

家人希望九台飲馬河勞教所讓兒子見父親遺體最後一面,但勞教所百般刁難,最後也未成功。作為兒子因受非法迫害沒能給老人送終,這是中共惡黨迫害人權、踐踏信仰自由、無視生命尊嚴所造成的又一人間悲劇。

這僅是冰山一角

在法輪功被迫害的八年的時間裏,趙鳳智一家人,一人在迫害中去世,二人共計被非法勞教四次,被洗腦班迫害多次,並遭勒索高額宿費和伙食費,每次拘留和勞教610都要從本人工資中扣出1000元,這些罰款共計二萬三千元,結合崔松被勞教期間和解教後相關單位拒絕為其恢復工作,一家經濟損失共達10萬多元之巨。甚至在趙鳳智在上訪後身份證被扣於民主街派出所,其身份證竟被惡警用來辦理個人手機業務而欠費2000多元。

崔松06年解教回家後,當回市進修學校依法提出上班申請時,卻遭到校長張東祿的無理拒絕,後在崔松不斷要求下,不得已交到市教育局解決,教育局長孫平聲稱這是按610文件辦事。

趙鳳智一家人的被迫害經歷只是眾多修煉人被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鮮為人知的迫害事實和被肆意歪曲的真相被曝光後,都將揭露出中共暴政,利用獨裁強權迫害民眾正當信仰,剝奪合法人權,踐踏憲法法律所用伎倆的邪惡與狠毒。

望所有善良人明真相知迫害後,能共同譴責、抑制中共的暴行,遠離邪惡,退出中共,給自己和親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