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

  • 致全國檢察機關廣大幹警的信

  • 大法弟子陳偉君生前給父老鄉親們的一封信

  • 致全國檢察機關廣大幹警的信

    文/任重(化名)

    我是一名檢察官。小的時候,就從曲藝或評書中,聽到了手執尚方寶劍的九府巡案;上可斬君下可斬臣的包公的三口鍘刀;御使大夫海瑞不畏權勢為民請命等等故事。在我看來,這些人是正義的化身,是懲惡揚善的代表,是為窮人或弱者撐腰的脊梁。長大後通過努力,我幸運地走入了檢察官的行列,實現了我的人生夢想。

    時間久了,那種剛剛步入檢察官隊伍時的興奮與單純漸漸逝去。因為,現實中我們這些檢察官們有了太多外人不知的無奈。同西方民主社會的三權分立制度不同,在我國檢察機關雖是國家最高的法律監督機關,但是這個最高的上面還有政法委、黨委、政府、人大、政協等大小官員,都在直接的或間接的制約著檢察機關。因此,我們的這些檢察官們並不是真正的獨立,法律賦予我們的很多權力在現實中大打折扣。在那些不受權力制約或受制約小的這個空間裏,我們才能履行打擊貪污賄賂、侵權瀆職及正常的對公安和法院在刑事訴訟中的監督職能。這種局面並不是哪一個地區的局部問題,而是一個全國普遍性的問題,是一黨專政的這種體制造成的,所以,我們對目前的這種狀態也都麻木了,習以為常了。

    由於個人的喜好,中國的歷史書看得多一些。回首「文化大革命」時期砸爛公檢法的那段令人心碎的歷史,對比我們現在的生活與法治環境,我時常感到我們的國家也在進步,社會的法律意識也在增強,法律也在不斷的與國際社會接軌中完善。因此,我時常有一種暗自慶幸的感覺,慶幸自己生活在了這個時代而沒有生在那個暗無天日的文革歲月。這種感覺在我思想中持續了很久,直到一場新的運動──1999年7月,對全中國近十分之一人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殘酷鎮壓如狂飆般席捲中華大地的時候,我才從思想中驚醒。

    由於職業的敏感,我經常聽到一些甚至於親眼看到了一些令人難以相信的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的事件。從全國的情況看,這場運動導致了數百萬人被拘留,幾十萬人被勞動教養,成千上萬的人被處以刑罰,幾千人被迫害致死,上萬人無故失蹤(據有關證人舉報,國際社會已證明這些人是被活體摘除了人體器官高價出售後被秘密火化),至於因信仰而導致的開除下崗,罰款抄家多得更是無法統計。

    由於全國一下子多了這麼多打擊的對像,導致監獄、教養所等關押場所人滿為患,國家又拿出多少億的資金去興建監獄和教養所,在最高峰時竟拿出全國財政收入的四分之一去迫害這些信仰真、善、忍的普通百姓。

    這場運動的發起,是違反中國目前的憲法當中的信仰自由這一公民基本權利的。關於這一點國內維權律師高智晟,及全國460多名律師聯名寫給國家現任領導的信已經詳細闡明。至於,在這場運動具體執行直接迫害的公安機關在這場運動中所表現出的近乎失去理智的瘋狂,更是超出了我們一般人的想像。各種刑訊逼供、暴力取證、非法拘禁、非法侵宅、體罰虐待被監管人、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的事件比比皆是。其犯罪程度之深,持續時間之久,被害人人數之多,手段之殘忍都是我們正常人想像不到的。

    如,2006年發生在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派出所民警何雪健竟然當著另一名警察的面在辦公室裏強姦了二名法輪功學員,在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下此惡警後被捕入獄,並被處以八年有期徒刑,現此人已身患陰莖癌,在治療期間,醫生已將其陰莖與睪丸全部切除,此人先後三次自殺未遂,目前生不如死。這可以說是報應吧。

    再如,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教養所,為了達到所謂的「轉化」率,竟然將18位不「轉化」的女大法學員扒光衣服推入男牢。此事經國際社會曝光後,馬三家教養所竟然立即撤掉了男牢後無恥的向國際社會稱那裏沒有男牢。全國十大律師之一的高智晟,曾於2004年10月至2005年12月三次寫信給胡溫兩位領導者,信中所反映的都是他本人親自獲取的大量來自山東、吉林兩省的迫害個案,件件都令人難以置信的慘烈。

    在2006年初,一件更大的迫害事件浮出水面: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血栓病醫院的工作人員,出國後公開向國際社會舉報,其醫院地下室曾關押過數千名法輪功學員,有很多被活體摘取器官後再被焚屍滅跡。此事出現後,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後又有證人指正,這種罪惡決不僅僅限於瀋陽蘇家屯,而是遍布眾多類似集中營的勞教所、監獄和醫院。以國際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及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兼亞太司司長喬高組成的調查小組花費了大量精力對此事件進行調查,並收集28種各類證據,得出了此事在中國真實存在的結論。

    目前,此報告已提交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已引起國際社會強烈反響。在我們中華民族的土地上,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竟然發生了比法西斯更殘暴的迫害事件!面對這種有組織的群體犯罪,面對公安惡警及很多喪盡天良的惡人們個體犯罪行為的泛濫,面對我們那麼多無辜同胞的被殺害,作為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和廣大的檢察官員,我們的職能是如何發揮的?我們履行了監督檢察職能了嗎?是真的不知道有迫害事件的發生,還是明知而裝聾作啞?

    當歷史走過這一頁時,我們這些檢察官如何向人民交待,如何向歷史交待,當這股邪惡的勢力在打擊無辜時,我們以我們的麻木和不作為的表現在支持著配合著這場對人民的迫害。我們的麻木與不作為是甚麼?是良知的泯滅,是正義的盡失,是對檢察官這一職業的玷污,是對法律的背叛,是對人民與歷史的犯罪。我們絕不能再這樣麻木了,我們要清醒了。面對一些壓力算甚麼,我們先人「檢察官」們不是已經為我們作出過榜樣嗎?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冰霜雨雪更顯梅花之香,在這無法無天的艱難歲月,才能看出我們檢察官的正氣、人心、品質與脊梁。

    邪不勝正,善惡必報是永恆不變的真理。這場民族的浩劫同那場文革一樣最終必然會走入歷史的墳墓。從目前國際情況看,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民在修煉法輪功,比這場鎮壓運動開始時的三十個國家和地區翻了兩倍多。由於直接參與和實施了對法輪功公民的殘酷迫害,幾十個中國高官已經在三十多個國家被控告。與此同時,國際社會對法輪大法的褒獎和支持決議已達到近三千項。

    在國內,很多社會知名人士及普通民眾反對這場迫害的呼聲日益高漲,廣大群眾對真相的了解越來越多,全國公安及610不法人員卻大量遭報死亡。八年的迫害沒有改變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反而又有很多新學員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

    作為一名檢察官,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歷史關頭,我們從人類社會的表面看,我們承擔著人民賦予我們的維護法律尊嚴,保障公民合法權利不受非法侵害的神聖職責。

    那麼,我們每一個有正義感的檢察官都應履行各自的職責,認真對待群眾的來信來訪,認真調查公民反映的在這場運動中的舉報線索,將責任人一個個繩之以法,這才是我們應該也是必須要做的,因為這是我們的職責,也是我們的使命。

    願我們的良知、正氣與膽識匯成一股清風,驅散瀰漫在我們身邊的黑暗與污垢,還人間一縷陽光與純淨,讓我們在任何時候都能問心無愧地說,我是一名檢察官,一個無愧於歷史、時代與人民的檢察官!

    現在如何對待東陵區桃仙鎮大法弟子張俊安、蔡葆菊夫婦還需要各位慎重考慮!做出正確的選擇。

    2007年7月


    大法弟子陳偉君生前給父老鄉親們的一封信

    黑龍江省嫩江縣大法弟子陳偉君,被惡黨政府人員綁架、關押迫害,遭三十七次酷刑折磨,在齊齊哈爾雙合女子勞教所遭到惡警用電棍連電帶打,被吊掛、關小號折磨;2002年被非法判刑11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陳偉君受盡摧殘和虐待,遭到上大吊、罰坐、背銬、關小號、插管灌食、管子插入後來回拉、管子插到胃裏長期不拔出來而長綠毛,等等酷刑折磨,多次命危,二零零五年七月被診斷為子宮癌晚期擴散,最多活不過三個月,保釋回家,十月十七日再次被綁架,再次被嫩江縣公安局綁架進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大法弟子陳偉君生前照片

    下面是大法弟子陳偉君生前給父老鄉親們的一封公開信:

    嫩江縣公安局、長福鄉派出所及嫩江縣的父老鄉親們:

    你們好!我是99年2月份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有幸修煉「法輪功」的,按「真、善、忍」修心向善。過去嫩江縣有很多人都認識我。過去,我身體有多種疾病,每月吃藥打針上千元醫藥費。全身疼痛,整天心情煩躁,老發脾氣,苦不堪言。學煉「法輪功」後,我不用吃藥,不用打針。真正是無病一身輕,心情舒暢,幹多少活也不覺的累。

    然而好景不長,99年7月20日,突然間鋪天蓋地掀起了鎮壓法輪功的運動,報紙、電台、電視台對我們師父,對法輪大法進行造謠誹謗。其實,甚麼「剖腹」、「自焚」等全是假的,沒有一樣是真的。就拿我自己來說,我是想祛病健身才煉法輪功的。師父也告訴我們,修煉人不能殺生,自殺也是殺生。

    面對對「法輪功」的鎮壓誹謗,面對對世人的欺騙,大法弟子才走出來證實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因為每個人都想聽真話,都不想被人欺騙。可能有人想:電視、報紙說的還能是假的嗎?劉少奇一夜間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他是真的叛國嗎?不是,是「文化大革命」整人。岳飛當年被害,慘死在「風波亭」,那是秦檜陷害忠良。

    大法弟子只是按「真、善、忍」修煉自己,健身強體,做一個高境界的好人,就被扣上「搞政治」的大帽子。有人說,你煉就在家偷著煉吧,非上天安門告狀,你不告狀能抓你嗎?共產黨就一向「偉大、光榮、正確」嗎?它做錯了事,冤枉人,就不允許人解釋嗎?大法弟子撒傳單更是為了救度世人。因為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真、善、忍」大法造就的,包括「你、我、他」。大法弟子就是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不因敵視大法而受到神的懲罰,才冒著生命危險出來發真相資料,因此被抓、被打、被拘留、被判刑,受盡種種酷刑。我和丈夫就是因為到嫩江農場去發真相資料而被非法抓捕的。當時警察問我:「為甚麼這樣做?」我說:「來救你。」

    我丈夫本身不是修煉人。但是他看到我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健康,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過去我有許多劣跡行為,煉法輪功以後都改掉了。他也知道我發真相資料是做好事,是在救度世人,他就幫我,也被非法抓捕判刑。我家兩個「頂樑柱」被抓了,扔下一老一小沒人管。婆婆85歲高齡,失去兒子、兒媳,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我的小女兒15歲就開始過上了漂泊生活,有時連過夜的地方都沒有,有時吃不上飯,就餓著肚子。

    在監獄裏,我們長期被酷刑迫害,長時間不能學法煉功,身體得不到淨化,身心受到極大傷害,精神被摧殘。2005年3月18日起,我再次被關小號幾個月,後又被隔離單獨「包夾」,由犯人監管我。2005年7月的一天,我暈死過去,被送醫院,經檢查,診斷為「宮頸癌擴散」,最多能活三個月,監獄才給我辦了所謂的「保外就醫」。

    回家的時候,婆婆說,我這下又有自己的家了,還是有家好。我的小女兒說,有家的感覺真好,我再也不用到處流浪了。

    2005年11月14日,我和兩名同修到長福鄉看同修。剛進屋沒說幾句話,他家當警察的姪子玉某某就跟進來了,他用「階級鬥爭」的眼光審視著我們。後來才知道,剛才我們打「出租」來的時候,跟司機講真相,那個司機竟然錯誤的擺放了位置,上派出所去舉報了我們。而此時,那個玉某某就來盤查我們,沒抓到把柄,就去翻他叔叔家,把幾張資料不知從哪兒弄來的,拿了出來,非說是我們拿去的,要報告嫩江公安局請功。當時我們善意的跟他講,你不要這樣做,我們就是來串個門,看看玉大哥的,你這樣做對你沒有好處。誰知他被權欲沖昏了頭,連自己的親叔叔也不放過。又找來了兩個警察(其中一個姓劉),並打電話給徐左平,說抓到「法輪功」了。政保科科長劉建民領人開車把我們非法抓進看守所。

    在這期間,我曾被保外4天,又被抓進看守所。於2005年12月15日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接到監獄。獄警說,為了把我送進監獄,嫩江公安局可沒少費心機。獄警去了,徐左平為首的,還有劉偉、劉建民、劉政委、范喜民都高興壞了,特意請獄警吃了好幾頓飯。臨走前還出兩台車,送到車站。徐左平、劉建民、范喜民親自上火車站送站。

    請問:徐左平局長、劉偉局長、劉政委、政保科長劉建民、警官范喜民、郭某某等,你們為了權力,為了維護個人利益而生存,不算大錯,可是大法弟子和你們不是仇人,你們為甚麼非要把我送進監獄呢?

    當你們闔家團圓、歡聚一堂的時候,你們知道嗎?我年邁的婆婆在苦苦的盼望兒子、兒媳回家,度日如年啊!我那可憐的女兒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無人照看。當你們燈紅酒綠的時候,你們知道嗎?我又一次被你們迫害進監獄,學法煉功經常受阻,身體得不到很好的淨化,精神受到極大的傷害,生命安全沒有保障!更重要的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法輪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塊淨土,大法弟子是修佛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迫害了修佛向善的好人,神佛會放過你嗎?人不治天治啊!別看你們又一次把我迫害進了監獄,我一點不恨你們。我只是給你們講,這是天理!善惡有報是天理!

    再說玉某某,你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居然不顧骨肉親情,連自己的親叔叔你都忍心下得了手,你參與了迫害連你親叔叔在內的大法弟子。上一次,你說是「共產黨」逼你幹的,要不你就得「扒裝」,那麼這一次誰逼你了,不是你為了討好局長,沒事找事?當你把你的親叔送上警車,你叔叔全家老少哭成一團時,你心安理得嗎?你這種行為比當年「文化大革命」兒子告發老子,兒子打老子還可悲!為了自己的一點既得利益連自己的親叔叔都能下「狠茬子」,你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將來你的子孫後代都會因你曾參與迫害世界上最好的人「大法弟子」而指責你的!

    共產黨逆天而行,它反天、反地、反人類。助長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還美其名曰「其樂無窮」。「人的命,天註定」。自古以來,皇帝都想萬歲,哪個萬歲了?人都想當大官,發大財,吃好喝好,人說了算嗎?神叫你10點死,你10點零1秒都活不過去。孔子講,人以和為貴。講「仁、義、禮、智、信」。我們中華民族歷朝歷代都是半神文化,相信神佛在保護著、呵護著人。人類敗壞到一定程度要毀滅時,神佛會來拯救人類。而共產黨助長著假、惡、鬥,造假、撒謊,不臉紅,像吃家常便飯一樣,無所顧忌。人與人之間沒有善念,兩人正說著話,一轉身就罵你一句。用人都是用最壞的最惡的。為了個人利益,你爭我奪,不擇手段。在共產黨的自己整垮自己的過程中,毒害著人類,使人類的道德水準一日千里的下滑。

    人不治天治!共產黨發起了迫害世界上最好的人,使億萬正信的人遭受摧殘。那麼這違反天條的事,就會受到天懲。所以天要滅共產黨!這是共產黨自己選擇的,它要不迫害好人,就不會有這種下場。而它一旦與神佛對立,滅絕人性,正義無存,只能在被淘汰之列!那麼曾經入過黨、團、隊等系列組織的人,從另外空間看,你已經被共產黨背後的因素,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共產邪靈打上了獸的印記,你就是它的一粒子,它的一個組成部份。因為你當初曾為它唱過歌,曾舉著拳頭髮過誓,要為它的邪惡事業獻身,為它而奮鬥一生。那麼它也就抓到了迫害你的藉口,它要滅了,還要把你當墊背的。它多狠毒呀!你在自己都不清楚的情況下,就被它暗算了。而你是無辜的,即使你曾跟它幹過壞事,你也有解脫的機會,自救的機會!是因為神佛慈悲於人,讓人們退黨,退團,退隊等系列組織,再給予人重新選擇未來的機會!為了眾生的安全,不被邪黨迫害,用代名、乳名等都可以。暫時上不了網的,寫在紙上,貼在電線桿或適當處都算數。神只看人心。就看你信不信神說的話,信,你就得救。

    希望家鄉的父老鄉親珍惜自己的生命,踴躍參加「三退」自保。常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也希望家鄉的父老鄉親,我的親朋好友,看到這封信後,能啟悟你們的善念,啟悟你們的正義良知,為我說句公道話。可直接到嫩江縣公安局,黑龍江監獄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要人或寫信要人。停止對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這是善的行為,是給自己選擇平安的未來、奠定基礎。

    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好人!
    大法弟子:陳偉君
    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