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忙於農活、忙於工作、忙於過日子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很早就想跟同修切磋這個問題,一拖再拖。看了同修寫的《老年同修被病業奪走生命的一點啟悟》後,觸動很大。表面現象是病業奪走了生命,實質是沒有擺正好基點,讓邪惡鑽了空子。

寫文章的同修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因為走上修煉之路,師父才給你淨化身體,有了一個好身體,並不是讓你過常人的日子。作為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遠離修煉人的標準,就會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看到身邊的有些同修,忙於農活,忙於過日子,忙的不亦樂乎。修煉後身體好了,勁兒都往過日子上用,卻不想作為修煉人在這關鍵時刻怎麼去救度更多的人。

我的母親,姐姐都是大法弟子,過去也因為農活時常在三件事上,精進一陣兒,鬆懈一陣兒。鬆懈的原因就是農活忙。生活在農村,每個季節有每個季節的農活,每個季節都很繁忙,春夏秋冬就這麼忙來忙去。

我看到她們因農活而鬆懈自己的時候,和她們切磋。我要她們心裏要明明白白,自己要清楚究竟哪一項最主要。平衡好農活與修煉之間的關係,都不能走極端。光顧農活時常鬆懈自己,甚至很少學法,那就要脫離修煉;光學法煉功講真相,放棄常人的工作,也不是大法弟子所為。層次有限,我說的不一定太恰當。我當時說,你們從早忙到晚,今天鋤草,明天鏟草,草天天長,長的比莊稼還旺。擔心莊稼收成不好,此心勾著你的心,一遍遍的清草,止不住雜草叢生。舊宇宙的相生相剋之理,體現在萬事中。莊稼與雜草也是相對而來,你不會用正念制止負的東西滋生蔓延,讓莊稼的長勢抵住雜草的叢生。但前提是,不是為收成好,不是為過好日子,是為擠出時間去做三件事。表面上,行為上最大限度的符合農民的生存條件,心中時刻牢記救人是第一位,並付諸行動,你看情況會怎樣。一年中一個人收入有多少都是有定數的,有人忙來忙去,忙了一大遭,一場狂風,一場暴雨,把辛辛苦苦收拾的莊稼弄個稀巴爛。有人的莊稼地雖然也經歷了不同程度的天災,但收成照樣很好。後來我又開了個玩笑,神看你為救人顧不上自家農活的時候,說不定用神通幫你一把呢,免去你很多辛苦。再說,我的母親在修煉前,有嚴重病業纏身。身體硬朗了,家務活全部承包,裏裏外外全由她忙乎。我說她,師父給你一個健康的身體,不是讓你當常人忙乎,是讓你去救人。

她們擺正心態後,調整了時間安排,把三件事擺在頭等地位。現在她們兩家日子紅紅火火,莊稼比別人長的好,收成比別人高,人人都說你們的日子怎麼這麼好。但她們的確不像過去那樣忙忙乎乎。為了發出一份傳單,一本九評,農活再忙,我的母親在集日也得去趕集,趕著急著救人。她自己也說,真的很玄妙,連栽的樹都比別人栽的樹長的好。

我的姐姐揣著傳單,面對面發,面對面講。去年七一邪黨日那天,發完傳單回來,洪水擋住了回家的路,水齊腰深,車子都飄起來了。她一點沒有害怕,心想我救人呢,有師父在不會有危險,真的甚麼事都沒有。我認為只要擺正好基點,不會因為做三件事而讓你失去甚麼,太注重人世間的得失,本身就沒有擺正好修煉人的基點。作為大法弟子無論在甚麼條件下都要高標準要求自己,切不可患得患失。

還有生活在城裏的同修,也同樣忙於生意,忙於工作,忙的焦頭爛額,從而懈怠。我被邪黨迫害,開除公職後,棄文從理。在常人看來,是不可勝任的。但我能獨當一面成績很出色,短短兩年在自己從事的那一領域已很有影響力。我在此簡單說說我的感受,我的日子也很忙碌,感覺時間緊,三件事上花的時間多。我一直在堅持背法,《轉法輪》我是背著學,抄法從未停止過,99年7.20前師父的各地講法都抄過一遍,現已默寫《轉法輪》到第三講,即使在魔窟裏也從未停止抄法,默寫法。我之所以走到今天就是聽師父的話,師父讓幹甚麼就幹甚麼。無論做甚麼事,我首先想到怎麼去接觸人講真相,讓其三退,並抓住時機發傳單,印標語。遇到好事壞事,我都如意的把它變成救人的事,一切都很隨意自然,似成機制。我修的比師父的要求差的很遠,但我的確時時想著怎麼救更多的人,事事中我都在盡力救人。但所有這些並未影響我的工作和健康,都說我很年輕,工作上更有不斷的奇蹟出現。高難度的奧班數學題在我筆下很快寫出答案,有時遇到難題,心想師父加持我,瞬間思路就清晰了,工作上一直事半功倍。

同修啊,我們畢竟是大法弟子。萬古至今只為這一時,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責任重大。當你真實的看到應該被救度的人,卻因你忙於過日子,忙於常人中的得失未得救度而永永遠遠失去這萬古機緣時,你能讓時光倒流嗎?你能挽回損失嗎?看淡世間萬事,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才是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