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人的觀念 在法上認識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回憶這幾年的正法修煉之路,尤其是邪惡迫害大法以來,所造成的這個邪惡修煉環境,修煉起來難不難呢?有時覺的確實很難,這個艱難不單單指的是在身體的承受上,而法理不清晰、人心的不去、人的觀念沒有轉變而造成的難,才是最難的。而當能從法上悟明白,站在修煉者的角度去思維的時候,有的問題就變的很簡單,環境也會變的相對寬鬆。

在與同修交流時,有個別的同修說甚麼,做證實大法的工作越多越容易被邪惡迫害,還說甚麼做的越多迫害的越嚴重。在安全問題上,這麼注意安全,那麼注意安全,但因為人心不去,顯示心、歡喜心、不注意修口,而造成不安全的因素很多;其實說白了都是沒有轉變人的觀念而造成的。

有一位同修是九九年開始修煉的。不久,邪惡就開始了大面積的迫害大法。剛開始講真相時,就參與了資料點工作,傳遞資料、購買耗材,去他家的同修也很多。後來有些被邪惡綁架迫害,有個別的走過很大的彎路,但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被牽連,每天大包小包的出出進進,連居委會人員都告訴他家人說,你叫他以後出進離我們遠著點,別光從我們門前過,誰不知道他天天在幹甚麼呢?叫他注意點。

有一次晚上去散發資料時,被警察發現帶到派出所,派出所兩個民警去他家抄家,只在家門口往屋內掃了一眼就回去了。回到派出所還說,家中甚麼都沒有,趕快回家吧,好好過日子,回去吧,回去吧,當時就讓他回家了。除這次散發資料被帶到派出所之外,此同修一直很平穩,基本沒有受到過甚麼大的衝擊。其實在與此同修接觸交流時,此同修話語不多,但大多數都是找自己不足之處,對照法去找自己,並且修口修的很好,從不顯示自己,也並不崇拜別的同修。我也曾問過此同修,「你購買耗材時,有時還買的很多,你害不害怕?」他說,「我沒感覺甚麼,他們賣東西,我去買東西,這很正常,再說去市場的人這麼多,誰注意你啊?有甚麼害怕的?」

有個同修思想很單純,有一天到維修部修打印機,維修部的人看了看機器,說要發票,他跑一趟拿來發票,之後又要身份證,並且還要留電話。別的同修知道後,考慮到安全問題,說實在不行,機子就不要了,這位同修說,憑甚麼不要?雖說錢不多,但都是同修省吃儉用的錢,是拿來證實法的,再說又在保修期內,機器壞了,找維修部很正常啊,為甚麼不修、不要了呢?這事你們不要管了,我自己負責處理這件事。當然我會注意安全,不會牽扯到別的同修。其實當時維修人員看機器磨損的太嚴重,不想給修,故意為難同修。當同修帶著身份證去取機器時,維修人員並沒有看他身份證,只是告訴他說,機器修好了,你怎麼用的這麼費啊?以後注意保養,再壞了就不好修了。在這位同修概念中,根本沒有邪惡迫害之說,機器壞了去維修部去修理,也屬於正常的,再說常人機器壞了他不是也去修理嗎?為甚麼先想到被迫害呢,去修個機器根本不存在迫害的因素,往往是我們心不正,被邪惡鑽了空子。

去年年初我聽同修給我講了這麼一件事。有個同修建了個小資料點,自己在家中上網下載,二年來一直很順利,也沒有發生過甚麼問題。有一個他熟悉的同修知道他能上網後,就問他怎麼上的網,這位同修當時就上了網,很順利的就上去了,同修一看大吃一驚說:「你就這樣上網啊?安全嗎?」同修說:「怎麼了,很安全,我這樣已經上了二年多了,幾乎每天都上明慧,很好,有甚麼問題嗎?別怕,沒事。」去他家的同修一看他基本上沒有採取甚麼安全措施,連這方面的意識也沒有,就說你這麼長時間上網都沒有安全措施,太危險了,接著跟他講了許多由於上網沒有安全措施而出現的問題和造成的損失,同修舉了許多這方面的例子。該同修聽後吃驚不小,也感到了後怕。後來這位同修由於後怕,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上網,在這段時間有時想上網,也上不去。後來這位同修經過大量的學法突破自己的怕心,加之同修們的切磋交流,逐漸恢復正常。

這個小片斷,我個人認為,注意安全是對的,也是必須的,既不能光強調正念而不注意安全,也不能片面強調安全而忽視正念。上面小例子中,如果同修在交流中針對此情況,首先鼓勵同修正念正行,並提醒同修注意安全,要採取安全上網措施 並推薦幾篇同修關於如何注意安全的文章,我想同修就不會再走一段彎路了。

有一同修給我講這麼一件事情,他說他有一次去一同修家去,在同修家的樓下有一幫退休的老人們在一起學習,他以為在學習甚麼呢,走近一看,是在一起學習大法真相資料傳單呢。到同修家中問同修怎麼回事?同修說,我剛給他們的,讓他們了解大法真相,叫他們明白真相,他們明白真相後,不但救度了他們,也能開創自己的修煉環境,改變自己的修煉環境。經過此同修的不斷講清真相,他周圍環境特別寬鬆,周圍的常人都有正念,在「非典」期間,對出入小區人員憑出入證進出,由於這個同修家是個資料點,別的同修要經常去他那裏,同修去他那裏時,門口警戒人員問找誰,同修說找誰,警戒人員猶豫一下說,去吧。隨後警戒人員也進了這位同修家中,告訴同修說,以後甚麼甚麼時間來,那時我們讓你們自由進出。

在跟一位同修談到去「怕」心的時候,曾說到過這麼一件事情,在邪惡最猖狂的時候,我們當地有一個資料點住地被邪惡發現,裏面有一體機、電腦和許多資料、耗材急需轉移,在當時知道有許多警察包圍該住地的情況下,同修開著車衝進去,在警察眼皮底下把機器及大法資料等東西裝上車,轉移出來。在同修開車離開時,邪惡不但沒有檢查,反而主動為同修讓路,警車開出院外,讓同修開車安全順利的離開。我說「你當時怎麼想的,沒想到害怕?或者說會出現甚麼後果?畢竟邪惡已經包圍了資料點。」這位同修講,「當時沒想那麼多,只是想去把人及資料轉移了,你想,若想那麼多,我還敢去啊?」我又說:「你對這件事情過後產生過怕心嗎?」他說「過後也就過去了,沒有想過此事。」我說「其實你當時能在那樣的環境中,知道有幾十個警察包圍資料點的情況下,能正念正行,為甚麼現在『怕』心這麼重呢,關鍵是人心太多,正念不足造成的,經的事多了,人的執著不但沒去,反而增添了很多造成的。當時邪惡為甚麼就迫害不到你呢?因你當時並沒有想到自己會如何如何,首先是如何把大法資料和同修救出來,基點站在了法上,自然神跡就會出現。再說正法進程到了今天這一步,師父給咱們講了正念制止邪惡的法理,咱們只要正念正行,就不會出現甚麼危險,也不允許邪惡迫害,若人心不去,光想到用人的辦法對待當前遇到的困難,是不行的,畢竟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

每當世上出現一件甚麼事情或者同修之間發生甚麼問題時,同修們都會提到自己的一點悟法,作為修煉人應該怎麼去看問題呢?

師父說:「我所講的悟是在你修煉過程中能不能事事都存有正念去對待。我這句話是恰如其份的形容了大法修煉的悟。」「有的人就悟性差,他身體稍有不舒服,他就問我怎麼不舒服,老師啊,我怎麼不舒服,或者問問別人說我今天怎麼了。明天他碰到甚麼不高興的事,我為甚麼老碰到不高興的事。那麼我們說這個人悟性就夠低的。其實他身上難受的時候,正好是給他排病,或者正在長功出現的一個狀態,他還理解成不好。他碰到魔難的時候正是他提高心性的機會,他得修啊,沒有這條件他怎麼辦哪?他這也受不了,那也不行,那還怎麼修啊?沒法修了,就說明這個人悟性太低了。我指的悟是這樣的悟。」(《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那麼我們怎麼對待修煉路上遇到的矛盾和魔難呢?師父在法中告訴了舊的勢力在久遠的時代已經做了安排。「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 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在談到否定舊勢力問題上,有的同修認為,只要受到迫害就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要沒有被邪惡抓起來好像就否定了邪惡的安排,我個人認為,這種看法是片面的。我們從法中得知,歷史上邪惡的舊勢力已經對大法弟子作了詳細的安排,有的被安排在國外,有的被安排到勞教所、監獄,有的被安排流離失所,有的在家中修煉,有的被安排修的非常堅定,有的就被安排關鍵時刻起負面作用。其實不管在任何環境,那只不過是表面空間所走的路不同,所處的處境不同而已,只要我們按照師父法中講的去做,管它是舊的安排也好,自己做的不好造成的魔難也罷,遇到問題就找自己,遇到矛盾首先看自己,找出自己的不足,修去它,只要符合法的要求,在各自的修煉環境中正念正行,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是說在破除舊的安排。

關鍵是我們真正在法理上明白了多少,師父講的法真正領會了多少,自己又同化了多少法,自己宇宙的天體同化了多少,自己所要救度的眾生救度了多少,自己的史前大願兌現了多少,真正在另外空間破除了多少邪惡的安排。

層次所限,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