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單身在外面工作的年輕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在我懂事的時候,我知道人會有死的一天,在童年的時代我就經常有這樣的想法:人活的時間太短了,就那麼幾年時間,想想現在自己也有十幾歲了,哎,要是也像那些人一樣要離去……如果那樣的話,寧願自己不出生還好,甚麼也不知道。那時真希望像神話裏那樣自己面前出現一個白鬍子老爺爺多好;人為甚麼要有感情,為甚麼要結婚,覺的人甚麼……那一連串的為甚麼經常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想,而且那時自己曾經對天發誓:我不像那些人一樣要結婚,看重情,難道沒有情就不能活嗎?當時自己發誓時的心真的堅定不移,甚麼雜念也沒有。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晚上,四姐、五姐、小弟和我都在家。那時爸媽都在外地做生意很少在家,三姐從外地學校回來,姐她們都邊幹活邊講話。這時三姐突然輕輕的同五姐講,目前有一種功法在傳,很好的,問五姐學不學。三姐並講了她這次回來的目地。其實那時三姐回來是學校剛分配出去工作不久辭職回來的,就是因為她們班主任同她講過,還要辦最後一期法輪功學習班,在廣州。

當時自己聽到三姐講修煉可以達到三花聚頂,頭上有三朵很漂亮的花在轉,自己聽到非常的渴望也能出現在自己頭上,當時三姐問我們能否雙盤(姐做給我們看),為了讓三姐相信我也能行,也要修煉,很快就把腿盤上,而且咬牙盤上了十分鐘,就這樣我們姐弟幾人就聽三姐講首先應該要做一個好人,講真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還給了一些書,還講了一些同修的故事給我們聽,有些小弟子是如何學的,同修都在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就在這幾天我們幾姐妹都在一起學法煉功。

三姐回來在家時間不長,就要回學校了。可能當時缺書,三姐只給了一些書給五姐,沒有給我們。三姐回校後我們就斷了,因為當時我小,只有五姐同三姐聯繫。我們都是帶修不修的,因為我根本不知怎麼做,也還沒有完全明白是甚麼回事。在三姐離開家時的沒幾天,我就做了個夢:傍晚收完穀子就躺在用袋子裝好的穀子上面望著天空,這時看到有一個大大的法輪在天空旋著,非常的大,周邊也有好幾個小一些的法輪,那些法輪都在自轉,反轉,看得很清楚,現在都記憶猶新。可是那時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師父已經在把我當弟子了,也不知道那就是法輪,所以一直都沒有在意。

我一直以來幾乎沒有得過病,自己看到別人生病自己也很想得病吃藥,還覺的很好。不久我就生病了,而且是一場大病,吃不下睡不著發高燒,好幾天。正巧那時三姐從學校回來了,她見我這樣,只是微微一笑,告訴我沒有事的。可能當時我們都沒有正確對待,我還是吃藥,因為當時在我腦海裏想到,我也有機會吃藥了。三姐回來的那幾天我的病就好了,還帶回幾本書,其中一本是《轉法輪》,封面是金黃色的,裏面還有師父的照片,就覺的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因書需要錢,當時也是從輔導員那先拿回來的,四姐和三姐都沒有錢買,因為爸媽在生活上很少給錢給她們,而我和小弟稍為有錢,每次過新年我和小弟的紅包是最多,姐她們才幾元。所以我買了。可是當我學法時,看到裏面的內容太長了就有不願再看下去的想法(當時自己還不知是干擾),就在三姐在家的日子裏我們幾個人背法。那時只有我,五姐和三姐在學大法,而小弟和四姐學也可以不學也可以的一種狀態。三姐又要回學校了,我又放鬆了,而且有時還同五姐吵架,就這樣我一直把《轉法輪》這本書放起來沒有看了。可是五姐她還是在學。

轉眼我小學畢業了。上初中的第二個學期,也就是九九年,突然有一天放學回到家,家裏的鄰居講現在每個台都沒有電視看全部都是放法輪功的事。我一聽也打開電視一看,全部都是播放那些使人害怕的場面。那時三姐已出來參加工作了,她也經常在家裏,在我不能斷定的情況下我把《轉法輪》這本書給回三姐,家裏人也反對,特別是爸。三姐很堅定並說電視都是誣蔑。學校讓我們簽名不許搞迷信,也就是指學法輪功。雖然當時自己在簽名時想到自己簽名是不參與其它迷信但不是不學法輪功(已在明慧網發表嚴正聲明),現想起來真是……這是多麼大的罪。

就這樣我也是帶修不修,也明白一些事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做,自己還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但並沒有真正的按大法的要求去做。

轉眼我出來工作了,那一年是2003年,我在一家公司上班,那時三姐還是時不時的同我講大法的事,叫我要學法,師父不想落下你的,也叫我上明慧網看看其他同修寫的修煉心得體會,三姐也教我發正念,那時的我還是沒有太重視修煉,煉功,發正念。出來工作不久,我認識了一朋友,是個男的,也就是在一家酒家上班,因我們公司的老闆也是這酒家的老闆,我們經常在這裏吃飯。也經常聽同事說這個人很老實的,如何如何的好。自己那時看到他也正是自己心目中的那樣,連續幾天晚上都在夢中和他在一起。

在現實中就這樣慢慢的我們很快的認識了,其實那時我完全是一個常人了,只是還有那一點思想我是學法輪功的,是大法弟子。大部份的思想是被常人的情所帶動。他確實是一個樂意幫人的一個人,但很貪玩,屬於那種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只是文化低了些。他也感到有點自卑,想到他是個好人,其實那時是用常人的理來衡量。可是每當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總是想把真相告訴他,然後再決定是否在一起。可是他一直都很忙,每次看到他忙完回來都是很累,自己也想以後讓他有時間就告訴他。那時我們只是在下午下班時才在一起,也就是說在一起的時間只有兩三個小時。因我性格比較內向,所以他每次叫我出去玩我都不怎麼去,同他在一起也很少講話,所以我們都是有一種隔閡,那時的我就想到如果他是一個不好的人,我也要經常教他怎樣做個好人,我也相信我不會遇到那樣一個對自己不好的人。因為我想到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是不會遇到這些人的。

時間長了,看到他不好的行為時,如有時看到他們酒店經常老闆帶他們出去吃喝玩樂(酒店基本都是女的比較多),我真的心裏很難過,想到自己同他在一起也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權,可是那時完全是用常人的想法去想事,想到自己應該容下他。就這樣一過就兩年了,我們在一起真的很累,可是自己又一手抓著人的情,一手抓著神,所以那時真的……。有一天晚上我夢到同他分手,後來不久我們幾天沒有電話聯繫,我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也知道最後的結果是如何,只是自己一直給機會給他,不要讓他有這樣的想法。那一天我終於遇到了,莫名其妙的他發來一條短信也就是講他不適合我,我看到一點也不明白,為甚麼會這樣對我。那時真的像天塌下來一樣,想不明白的我流下眼淚,工作上我沒有心思,上班時在辦公室面對電腦也哭(我們辦公室裏只有幾個人),晚上睡覺也哭,總之精神全崩潰了,因為在求安逸心和各種人心的干擾下犯了很多修煉人不該犯的錯誤。想到再學大法我已不配了,選擇感情我已……,不到一星期時間我從九十斤的人變成了八十四斤,面黃肌瘦的,精神也振作不起來。那時公司裏也搞ERP系統,我們部門最主要的一個環節,我也是最主要的一個人。就這樣在被這樣骯髒的感情迫害我堅持上了幾個星期的班,公司也請了一個人幫忙,是個男的,我教了他很多東西。後面那個新來的人在某些工作上我以他的不一致,向上級打了小報告。突然在一天早上上班,公司莫名其妙的把我解雇了,當時我沒有感到驚奇,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在壓向我。

第二天我就離開了公司。我住在親戚家裏,其實真正離開公司的原因,我明白是感情上所造成的。而之前的男友一點也不在乎,以為不是他的原因。可我還是想到他還會回到自己身邊的,他會明白的。離開之後我哪裏都不敢去,害怕到只要我出去見到外面的人,都怕那些陌生人傷害我,看到路邊的樹、草更怕它們會傷害我。那些邪惡的生命都在嘲笑我,都在我的身邊,更不敢想到師父,因為我已不配了,那時我想到了死。也不敢同家裏人講,所以一直埋到心裏。可我知道師父全都知道我做了錯事,做了修煉人不該做的事。真的到了離死的邊緣。

就這樣我去了五姐那個公司上班,離開了我原來的地方,雖說我同她一起上班可是我的心還是在想著他,因為我想到除了選擇他我沒有其它餘地了,有想放棄大法的想法。在五姐那邊上了幾月的班我又回到原來的那個地方找到一家公司上班,目地就是想離他近些。後面我和他在一起了,可是在一起的感覺我會知道又會發生甚麼事,一直沒有講出口,他對我比前好了,我心裏更明白他對我的好是想彌補他以前對我的不好,對我的傷害。然後再同我講一次他不適合我。當然那時已漸漸的明白了,因為那時的我是師父幫我把那個罪業給承受了,是師父幫了我走出那個陰影。所以在那一刻他再一提出我並沒有感到甚麼,可心裏還是有特別難受的,我回來的目地就是想讓他明白我給他機會。並沒怪他以前那樣對我。後來的一天晚上,我找到他,和他談話,並把我多年來的想要告訴他真相的事,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是師父的弟子,以前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是我沒有按大法的要求,如果你認為我不好或不適合你也沒關係的,我不會再讓你感到有任何的內疚,你有你的選擇,請相信法輪大法好,不要相信電視上放的那些東西,都是騙人的。他靜靜的聽我講,說完我就把一些真相資料給他看,我相信你會明白的。說完我就走了,在路上我感到全身輕了,之前那千斤重的巨石已不在我身上了,我真正的明白告訴他真相是我早就應該同他講的,不至於自己走上懸崖的那一刻。那種輕鬆的感覺真的真的很舒服。

零六年我開始從新走上修煉的路,開始把《轉法輪》一遍一遍的通讀,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感謝師尊把我從地獄中再次撈起了,之前的罪不論是親人還是某一個人都無法替弟子承擔的。只有師尊把弟子的罪善解了,我無言表達,謝謝師尊,謝謝師尊。

這些在今天想起來總是令我痛心疾首,有時甚至被後悔的情緒帶動到認為自己是個不配得到大法的生命。然而,在我悔恨又迷茫的時候,慈悲的師尊總是一次一次的在點醒我。每當自己還有走不出那陰影時,我就馬上排除它,並說:我已改正,即使以前做了錯事你也不配來說。我現在真正的明白,另外空間的邪惡安排非常的細緻。邪惡之所以用男女感情來迫害我,是因為我小時候對天發過的那個誓。在寫這篇文章時也讓我明白人只要發過誓上天就會當成真的。想到那些曾經對著惡黨發誓還沒有退出共產邪靈的那些眾生,自己感到很擔心。

其實寫這篇心得我覺的非常慚愧!正法已經到最後的最後了,這在大多數同修來看早已不是問題,而我到現在才徹底認識到。我一直都不敢寫出來,擔心萬一真的發表出來,同修(也就是姐)看到了,我幹了一件連常人都感到可恥的事。所以一直沒寫,一直也沒同家裏人講,自己埋在心裏幾年了,一直都走不出這個曾經差點真的讓我離開大法的陰影,今天我終於寫出來了,因為我真的不想那個陰影影響我學大法,不想讓自己精進不起來。現在師父給了我這樣萬載難逢的機遇,無論多難,無論天塌地陷,我也要走好走正今後修煉的路,一修到底!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的修煉路就是一個人在外面工作,身邊沒有別的同修,有時做得好有時做得不好,所接觸的人都是常人,有時想找我們的同修講講修煉的事都沒有,想到像那些周邊有同修在一起的人多麼的好,更希望那些同修都應該要珍惜。我明白每個人修煉的路都不一樣,一個人在一個地方也就是師父安排的,讓我有這份好的工作,我會讓我這份輕閒的工作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最後我提醒一下,一個單身人在外面工作的且還很年輕的同修,周圍又沒有別的同修進行提醒,沒有像海外那樣一起學法,千萬不要再像我那樣走錯路,以法為師。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切勿再讓師父操一份心。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