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背法加強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走到了今天。要說的話很多,自知距離法的要求還相差很遠,我和同修交流一點自己背法的修煉體會。

一、學法

我在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時,只知道重視煉動作,不注重學法。認為書上的字我都認識,也「知道」是啥意思,看一遍就行了。有一天早晨睡醒覺剛要起床,突然眼前出現一本翻開的大書,無邊無際,我很吃驚。我坐起來後又從新出現了,我想仔細看看寫的是甚麼,就沒有了。我知道師父點悟我學法。從此以後我開始學法。有許多不得其解的問題,逐漸的「明白」了。

長春學員掀起學法熱,很多學員抄法、背法,提高的非常快。我很受啟發,我也抄法背法,背了一段時間覺的背的很熟,再背後邊的前邊的又背不下來了,還是通讀吧,還快。因為當時有畏難情緒,又不甘心落後,名利心指使我,背背、停停,幾起幾落,背到第五講又不肯背了。從中體會到抄法比通讀悟到的法理多,背法比抄法更好,因為心不靜是背不下來的,抄法有時也走神。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聽師父講法錄音,師父說:「這麼好的東西,我們為甚麼不把它背下來啊。」

以前我聽過多次都沒在意,這回聽了這句話,心裏猛的一震,好像師父專指我說的一樣,是啊,「這麼好的東西,我們為甚麼不把它背下來啊?!」我反覆的重複著這句話,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心。

從此以後我開始背法,排除一切干擾,毫不動搖,一段接一段的背。每天早晨都背法,背得越多越好。比以前更進一步的悟到了許多法理,甚至每一個標點符號都能啟悟我。背著背著,突然悟到了一個理;或者突然明白了以前做過的事情哪些地方不在法上,是甚麼常人心促成的;或者有些常人心覺的去掉了,其實沒去掉,而是更隱蔽了;或者感覺自己進入法中,被法包容著。美妙極了,真是玄妙無窮。

現在越背越願意背,無論是出去做大法的事還是講真相,都覺的心裏很充實。因為心裏裝著法,有問題有矛盾一出現,腦中自然就出現法。其實,每一步的提高,都是師父的點悟,都溶入了師父的艱辛。

師父說:「你覺的治好了病,別人叫你一聲氣功師,你高興的沾沾自喜,美壞了。這不是執著心嗎?治不好病時垂頭喪氣,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嗎?」(《轉法輪》)

每當學到這句法的時候,心裏都有感觸。我就愛聽表揚話,心裏舒服,美滋滋的。聽到的都是表揚話。由於常人中養成的習慣,容不了別人的批評,甚至於一個眼神。久而久之,形成了觀念。

有一次我們小組學法,剛讀幾句法一位同修說「我先說幾句」,非常嚴肅的陰沉著臉說了一大堆指責我的話,很多都不是那麼回事。我聽了之後,表面上沒動聲色,可心裏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接下來的學法根本就沒學進去。幾天之內心裏都不平靜,但確實發現自己有問題。有問題別人說了也不高興,心裏難受,還是和這位同修解釋了一下,第一個問題是怎麼回事,第二個問題是怎麼回事……

說著說著我突然悟到:我這不是在證實自己是正確的嗎?典型的執著自我。為自己的虛榮心,名利心掩蓋、辯解。「傷害」了我的自尊,就用大法的工作當藉口。不能只看具體的問題是甚麼,更要透過具體事看心性如何,向縱深想一想。師父說:「他怕自己丟名,恨不得讓自己得這個病,他都怕丟這個名,求名的心多強啊!」(《轉法輪》)這不是直指我的執著心嗎!這件事深深的觸動了我,真得謝謝同修剜心透骨的「批評」。現在再聽表揚話還是批評話,心裏也平穩了。而且能馬上意識到自己的不足,然後在法上歸正。其實每一步的提高都是大法的威力。

還有一次背法背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轉法輪》)我突然想到:有一家庭資料點同修孩子小,又要工作,又要照顧老人,又要做大法資料。她能不能承受的了啊?能不能影響她本人學法煉功啊?我為甚麼不能分擔一下呢?

有一天我抽時間去資料點,她正在打印「九評」,我請她教我,她說:很簡單,把要打印的頁碼變藍再按「份數」,再按「打印」就行了(使用「多版打印」程序)。我實際操作一下,是很容易的。

又有一天我去資料點想打印「九評」,可是往電腦前一坐,才知道自己不會開機,按按這兒,按按那兒,也不亮,好容易摁亮了,可是,顯示的不是「九評」,是要求輸入密碼,密碼我也不知道。我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按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按出來,我責怪自己依賴心太重,總是伸手要現成的,不為別人著想。

當時正好中午發正念的時間到了,我趕忙按程序關機開始發正念。可是,睜眼一看,電腦根本沒有關掉,而且我想要找的,熟悉的「九評」顯現了出來。我激動不已。師父的話在腦中出現:「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轉法輪》)

在師父法身的幫助下,我不但能打印「九評」,還能把同修打印不全的補上,多餘的都能利用上。我也不用思考,也沒人教,拿過來一看就知道怎麼做。這是大法給予我的智慧。看來我們只有救人的份兒,廣傳「九評」救度眾生。

二、向內找

有一次我背法背到「武術氣功」這一節中的一段法時,怎麼也背不下去,向內找吧。最近我看老伴特別不順眼,氣不打一處來。突然悟到,這不是爭鬥心嗎?我感到很可笑。和不修煉的人有甚麼爭爭講講的呢?突然又悟到有許多事,甚至於做證實大法的事我都存在爭鬥心,一件件歷歷在目。我從來都認為自己沒有爭鬥心呢。沒修煉的時候在常人中也不爭鬥,修煉之後更不爭鬥了。

其實這是表面上膚淺的認識,往縱深想一想,自己表面上不爭不搶,不等於沒有爭鬥心的存在,不但有,而且還很嚴重。在家裏,老伴、兒子必須認同我做的對,在同修的面前,爭我送資料如何多,我抄法多,我背法多……爭名的心多強啊!大法啟悟我發現了爭鬥心。悟到後真是輕鬆極了,這段法很快就背下來了。

有一次,兒子、兒媳來我家吃飯,我把切好的涼菜和剩下的涼菜放在一起,兒子看見了,連珠炮似的指責我,平時兒子對我很尊重,這回一反常態,而且當著兒媳的面指責我。真是刺激我的心靈,當時我的心裏很難受,如果兒媳不在,我馬上就會數落他幾句,直至「滅火」。但我還是小聲嘀咕了幾句。老伴也幫兒子說話,我心裏更不平衡了,在強忍著,突然師父的法打入腦中:「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轉法輪》)我笑了,心理平衡了:大法弟子,這點小事還過不去嗎?

三、講真相

我做講真相救眾生的事,距離法的要求相差很遠,對於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還有拘於情面不好開口的心,實際上還有保護自己的私心。如果把救人的事當我自己的事去做,心裏裝著眾生那就好了。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體悟到:慈悲心不是說出來的,也不是人為的想怎麼做就做出來的,更不是想出來的,而是修出來的,發自內心的。發正念和有正念也是不一樣的,做著手勢,閉著眼在發正念,睜開眼睛,放下手就用常人心思考問題,我認為那就是沒正念,「我行我素,效果也是不一樣的。帶有人的觀念講真相效果就不理想,我姑婆家有一幹親,平時往來走動密切,她們對我印象很好,我認為有親屬關係,一定沒問題,結果適得其反。

有一次我正在走路,發現在我前面有幾個小學生,內心不由的發出了要救他們的想法,其它的甚麼想法也沒有。我快步追上去,只簡單的幾句話,孩子就同意退隊了,並且告訴我的是真名。還有一次我在家裏,想起我老伴原單位的一個人,我立即下樓去他家,同時發出一念:解體我所到之處障礙眾生了解大法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到他家後,多年不見嘮一嘮家常話,自然就說到了三退,大法真相,他們倆口子自己起名退黨退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