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小材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以下故事(事件),如果結合講真相、勸三退,應該會有更好的效果。

* * * * * * * * *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市為歡迎二十幾位上級官員,組織中小學生舉辦文藝演出。演出時劇場不慎引起火災,當燃燒的火團不斷地從舞台落下時,教育局官員叫學生們:「大家都坐下,不要動!讓領導先走!」

等官員全部撤退後,老師才開始組織學生撤離,但已經來不及了,結果學生與老師有325人被燒死,132人被燒傷。而離火源最近,離逃生門最遠的官員,竟無─人傷亡。

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讓官員先走,讓官員先富起來,似乎已經成為老百姓的「宿命」了。

2003年5月北京為了申辦奧運強制拆遷許多居民的房屋,其中葉國柱、葉國柱兄弟的住屋及兩家賴以為生的餐廳,也遭到強制拆除。

私有財產被剝奪後,葉國柱、葉國強多次上訪,都被公安施以拘留或酷刑折磨,但他們都不願意屈服,結果兩人都被判刑關押。現在葉家一家老小,都無奈的露宿街頭,成為新生的乞丐了。

據了解,過去十幾年中國有四百多萬戶居民被強迫拆遷,可是由於官商勾結,許多拆遷戶都沒有得到合理的賠償,成了暴政下的犧牲品。

中共軍方曾經從西方社會進口過一個測謊儀,並對一些人進行測謊。人測謊時有心理負擔,說謊時手心會出汗,血壓會升高,呼吸會急促,用電極探測就可以知道此人在說謊。

但中國軍方測出的結果,跟西方社會正好相反。被測謊的人在說謊時沒有心理負擔,血壓、心跳都正常,但在說真話時他們就害怕了。

人為甚麼說真話反而會害怕呢?因為整個共產黨都是靠層層的謊言籠罩起來的。當你在說真話時,你就是在挑戰整個系統,你就隨時有被抓的危險。

2002年5月魏家大隊有400戶居民要動遷,有一個外號叫「大華」的包工頭給很低的動遷費,老百姓買不起房子、沒地方住,就連哭帶嚎的不搬。

4月30日「大華」強行斷電、斷水、斷氣,老百姓第二天要找領導理論,剛好趕上5月1日放長假找不到領導,就集體趴鐵路軌道上,使火車停駛10分鐘之久。

上邊派人來調查,官員為了推脫責任,就栽贓給法輪功。在打壓的大氣候下,一提到法輪功就沒人敢說公道話了。結果當事人就這樣蒙混過關,而這些百姓也就有冤無處訴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央電視台播出了一個所謂「羅鍋事件」。

此人叫張海青,在盤錦市開了一家刻字社。有一次,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協和醫院看病。當時在北京醫院排隊掛號的人很多,他們排得很後面,這時來了一個記者對排隊的人說:「誰上電視說法輪功不好,就給誰先掛號,並且醫藥費減半」。

當時他們看病著急,張海青就胡說自己煉法輪功煉成了羅鍋,並且按記者寫好的台詞說了些不好的話。結果是先掛了號,但醫藥費並沒有減半。

現在張海青的妻子也說中央電視台騙人,醫藥費都是他們自己花的。

1999年7月底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播出「杜維平之死」。

經她的鄰居證實:杜維平是一個精神病患者。曾經學兩個多月法輪功,病情明顯好轉,但後來就不學了,不到一年舊病又復發,不久就死了。當時鐵嶺縣公安局副局長李為民和電視台新聞部負責人崔大新聽到這個消息後,就讓其父母說她是煉法輪功而死的,並允諾錄像後給他們5000元酬金。

事後,她父母多次去索要酬金均無所獲,還被搶白了一頓:「你向我要錢,我還沒向你要錢呢,給你上電視錄像白上了嗎?」。

這是在網路上流傳的故事:

89年「六四」事件時,北京衛戍部隊把要報廢的汽車修理一下並重新噴上新漆後,將車開到天安門學生的附近後,脫下軍裝、換上學生一樣的便裝,然後把這些軍車澆上汽油,點火燃燒。這件事其實是部隊軍人自己幹的,電視上卻說學生闖禍燒軍車。

據了解,江澤民就是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中起家的。在99年迫害法輪功時,為煽動群眾仇恨,又如法炮製、編造了無數的謊言,以作為其殘酷鎮壓的藉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