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否應該無視邪惡儀器的存在

——兼談講真相應注重實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六月十八日明慧網登了我寫的「對用寄信方法講真相的建議」一文,提醒以寄信講真相的同修注重實效,「前一段時間我看到明慧網上有同修說國安特務用一種儀器檢查信件,能看到信封裏面的內容,於是我想核實一下在今年三月份寄給親友的三封信是否收到。我打電話詢問三家親友,他們都說今年寄的沒有收到,去年寄的信收到了。……」最近看到有兩篇文章是同修看了我寫的這篇「對用寄信方法講真相的建議」的回應,他們從法理上和具體操作上談了自己的看法。感謝同修慈悲的提醒,使我意識到自己在這個問題上應進一步從心性上、具體操作上審視自己。同時我相信每天有大量真相信件發出,所以我們的探討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希望通過切磋使我們的講真相更具有實效,使我們在探討中對法理更加明晰,共同在理性上昇華,從而在做法上更加理智。

對於我核實驗證寄信的效果,同修的回應文章中有這麼一段話:「不能被邪惡干擾的表面所迷惑,更不能用人的行為手段去驗證邪惡的存在,並承認驗證後出現的假相。」對此我有不同認識。師父親自參加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改進已為我們做出了榜樣。我認為我們講真相應該注重實效,效果好不好,如果有條件驗證的話就最好驗證一下,而不應不管不顧,效果不好,就應該以對眾生負責的態度,改進或改換一下講真相的方式。這不是為了驗證邪惡的存在,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否定邪惡的存在不等於無視邪惡的存在,有效的講真相就是對邪惡有效的否定、清除。我們不承認驗證的結果──信未寄達收件人,不是聽之任之,而是要改變這種現狀,使講真相達到實效。

同修這段話使我想起幾年前的兩件事,有外地同修在我家和本地同修交流,他要用我家電話和下一地同修聯繫去交流的事,我告訴他我家電話被竊聽,不能打。他雖沒打,但他說他打電話時竊聽的惡人聽不見。後來聽說他在下一地出事了,之後再也沒能和他聯繫上。還有一學員到我家交流,也沒事先告訴我,拿起電話就打,他的觀點是不怕邪惡,不怕邪惡之徒,更不怕竊聽器。這個電話使邪惡之徒很快找上門來。這個學員後來被綁架,供出了幾十個同修。他們都覺的自己正念強,信師信法,很堅定,事實上前面那位同修也確實為證實大法付出許多,令我佩服,但當時他們未能意識到自己有漏,後來他們出事了……

這兩件事引起了我的思考:如果竊聽器、檢查信件的邪惡儀器確實存在,我們應如何對待?是不是我們不承認邪惡的存在,邪惡就自動不存在了,而不需要我們以實際行動去否定它?當然如果我們都能保持正念很強,完全達到神的狀態,這些邪惡的伎倆對我們可能都不起作用。竊聽器不起作用,我們可以在家打電話和同修聯繫;檢查儀器無效,真相信件可暢通無阻。但是我們可能還有一些自己未意識到的執著,我們不能自負。是否是正念是以法來衡量的,而不是自己想當然的。同化於法的一思一念都是正念。但法對我們在不同層次有不同要求,也許我們在一個層次達到了法對我們的要求,當我們進入更高層次時又有許多需要修去的東西,尚未修去的東西都是漏。我們不斷提高就不斷發現自己以前的認識很低、有漏、不正。正念強的同修往往不會認為自己的認識都是正念,固守自己的認識,而是不斷的以法審視自己、否定自己的謬見。

一個修的很好的同修,正念很強,竊聽的惡人可能真的聽不見,檢查儀器也會對他無效,但他也不能保證自己隨時隨地都能保持很強的正念;而一百個同修中又有多少能達到這樣強的正念呢?如果正念都能那麼強,勞教所、監獄就關不住大法弟子;如果正念都能那麼強,邪惡可能早就不存在了。(我不是否認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我曾多次親眼見證我自己及同修的正念的威力。)如果達不到正念那麼強的那部份同修,面對這些邪惡的儀器應該怎麼辦呢?

我的認識是一方面我們可以採取另外的方式講真相;另一方面是破除邪惡對寄信講真相的封堵,如加強發正念的同時請海外同修給相關單位打電話講真相,請有條件的同修了解邪惡檢查儀的具體情況及相關單位的具體操作過程,我們好根據這些情況採取相應的措施。但是在成功破除邪惡對寄信講真相的封堵之前,我們寄真相信的成功率能有多高呢?就像我們破除網絡封鎖一樣,可以開發破網軟件等。但是在破網軟件開發出來之前,我們就非要上大法網站能行嗎?我相信在一部份正念很強的同修面前甚麼奇蹟都能發生,但是,並不是每個同修都能做到沒有破網軟件就能上大法網站。

實際上每個人層次不同、對法的理解不同、心性不同使我們對事情有不同的看法,採取不同的做法,達到不同的效果,不能要求一致(除非集體活動),但是我相信我們的探討切磋能使我們共同昇華提高,同時使我們更有效的救度眾生。所以我希望同修們能談談自己的認識,談談如何破除邪惡對寄信講真相的封堵。

當然不同地區有不同的情況,有的地區寄信講真相的情況目前很好,不屬於這類情況。但在我的文章被登出的同一天又有另一同修的文章談到「據監獄的管教人員稱,在迫害初期還經常收到大法真相信件,現在幾乎很難見到了。不是我們沒有寄,而是大量的信件被郵局扣押了。」可見真相信件被扣押並不是個別現象,希望同修們重視。每天真相信件在大量的發出,我們怎樣能避免浪費我們有限的時間、人力、物力、財力,使我們的講真相更好的達到實效呢?

也許有時真相信件會被邪惡扣押,也許有的講真相方式會被封堵,但是我們會破除邪惡的封堵,會找到更多更好的救度眾生的方式,我們對師對法的堅信之心會使我們不畏千難萬險、排除一切干擾把講真相救度眾生堅定不移的做下去,我們赤誠的對眾生的一顆慈悲之心邪惡永遠也封堵不住。

其實我們不必把形式看的太重,關鍵是我們的那顆心,有了信師信法的心、對眾生負責的心、慈悲眾生的心,我們就會自發的想方設法的去救度眾生,對方法和形式可以不拘,想怎麼用就怎麼用,甚麼方式效果好就選擇甚麼方式,而不執著某種方式。

這些問題我都還在思考著……,也許我還存在著甚麼問題,需要我在這過程中悟道。懇請同修慈悲指出我存在的問題,直截了當指出最好,我非常歡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