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親的內心吶喊:釋放我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我是秦皇島市山海關區一位普通母親,膝下有二女一子,小女兒為人開朗熱情,嫁給了山海關飛機場的一名軍官,兒子也已成人,一家人其樂融融。尤其是小女兒和女婿、兒子都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一家人遇事都找自己的不足,互相理解、寬容,矛盾在我家呆不住。孩子們都挺孝順,我真從心底裏高興,感覺到家庭的幸福溫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中共開始無理打壓法輪功,把我這好端端的家整個給顛倒了,從此沒過一天安寧日子,苦難心酸就一直伴隨著我這老太太直到今天。

女婿韋丹權曾是一名軍官,只因堅修大法,某些壞人認為可以通過對他的迫害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先被強行復員,從零一年起幾乎每年都要對他進行綁架、抄家等,幾次被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被南關派出所綁架,之後被非法關押在山海關第三看守所四個多月,在酷刑、精神折磨下得了肺結核;二零零三年曾被非法勞教;二零零四年山海關公檢法聯合圖謀非法給他判刑;二零零五年遭國安秘密綁架,他被關押時每次都是肺結核發作,身體迫害的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並且惡警們綁架、抄他的家時根本不避諱任何人,甚至當著他不足十歲的女兒的面作惡!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你們也有孩子,你們是否可以想像十歲的孩子當時是何等驚恐?她目睹父親被抓走,家被抄的七零八落,驚恐萬狀的她再次聽到開門聲,嚇的躲到了門後面,身體瑟縮一團。正好是一位好心人進來,見此情景拉起她。請想想,如果你們的孩子處在這樣的境地,你們會是甚麼心情?

因女婿不斷遭受迫害,致使身體一直不好,多少年都沒有工作。每當見到小女兒常常帶著我幼小的外孫女艱難度日,靠微薄的收入拉扯著孩子,心裏真是不好受呀,自己這麼大年紀,那種酸楚,各位官員和幹警們,你們可以想像的到嗎?

同樣,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我兒子鄭志成也沒逃過此劫。二十多歲就被非法勞教三年,出來後仍堅定信仰,於零二年年底又被非法勞教三年,當零五年走出勞教所大門時他已經三十多歲了。他的青春中最寶貴的時間是怎麼度過的?六年之中,山海關公安局、勞教所惡警的酷刑從未間斷過。受的苦可想而知,我這做母親的怎能不心疼。他是個好孩子,他沒做錯甚麼呀!只是堅持自己的信仰不想說假話而已。這怎麼能成為迫害他的藉口呢?

也正因為兒子和女婿遭受迫害的時候,我的老伴兒因承受不住打擊而病故,過早離我而去。我一直忍受著這一切苦難。

二零零五年末,兒子與美麗的法輪功學員程超喜結良緣,看到兒子、兒媳小倆口和睦相處,我這個做母親的總算有一絲安慰。結婚後,我就與兒子、兒媳一起生活,雖然沒有太多的經濟收入,但我卻覺的充實幸福,對以後的日子寄予了希望。

可萬萬沒想到,就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河北省山海關公安分局惡警張得岳、付勇帶領西關、道南派出所惡警多人綁架了我的兒子鄭志成和兒媳程超,四月二十八日晚並非法判兒媳一年零三個月勞教,惡警付勇等竟偷偷摸摸的把兒媳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鄭志成現仍被非法關押在秦皇島市第一看守所,山海關法院還想給我兒子安個罪名想進一步迫害……

回想這些年,我都不知是怎樣挺過來的,你們這些所謂的「政府人員」就想讓我這老太太無法活下去,我們這樣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再三蹂躪,怎能縱容你們無度的行惡,天理不容啊!我只有站出來向所有善良的人揭露你們的罪行,才是正路,才是挽救我們一家人的途徑。我相信老百姓心裏都有桿秤,是非善惡分的最清的。

法輪功被非法鎮壓八年了,這八年之中,惡黨一面對一幫手無寸鐵只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施暴不停,一面又堵住法輪功學員的嘴不讓說話,這是哪家的理?!「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法輪功學員採用平和的行為讓人們了解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有甚麼不對呢?是因為邪惡迫害我們了,我們才要講真相,我們沒做任何違法的事。可惡人們卻為了自己的私利非要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善惡有報」,古來如此。做了惡事,人不報天也要報,在全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遭惡報的比比皆是,儘管中共邪黨嚴密封鎖這些消息,可是每天的《明慧網》上都有報導。

田川,男,死前任秦皇島市防暴大隊長。因打人兇狠被市政府抽調駐北京辦事處擔任負責秦皇島市三區、四縣抓捕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任務,市領導並允諾完成任務後,任市局副局長。田川接到指令後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不分男女老少,大打出手,並揚言「上級領導有令,怎麼整你們也無處告。」田川為了一己私利,喪盡天良,突發暴病,一個月左右時間變得骨瘦如柴,終因作惡太多,遭報應暴死,死時年僅三十八歲。

高保林,原秦皇島市公安局局長,男,緊隨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他擔任公安局長期間,許多法輪功學員被勞教、判刑、洗腦,尤其是暑期江澤民流竄到北戴河,秦皇島公安打手配合610採取卑鄙下流的手段把法輪功學員都抓進洗腦班,以表對其主子的忠心。他後被調到邯鄲工作。二零零三年在廊坊出車禍,並殃及家人。現在高本人肋骨折四根,他妻子的腿骨折,住在北京一家醫院。這對認識他的人和公安內部產生很大震動,都說:肯定沒幹好事遭報了。

從另一個角度說,你們放著殺人、偷、搶不管,嫖、賭不問,不維護百姓的利益,專以迫害善良百姓為營生,以為只要跟著邪黨走就有了保護傘,可是別忘了,共產邪黨它向來要卸磨殺驢的。到現在,在《大紀元網》上聲明退出中共邪黨黨、團、隊組織的人數截止2007年7月1日已有超過2335萬人,其中包括中共黨政軍高層內的黨員。國際上支持法輪功的呼聲日益高漲。這才是人心的選擇呀!

秦皇島市、山海關區所有參與行惡的各級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為了你們個人和家庭,希望你們立即停止行惡,無條件釋放我兒子鄭志成、兒媳程超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我們不希望看到你們步田川和高保林的後塵。你們自己的命運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時間不等人。是緊跟邪黨給其充當殉葬品,還是選擇正義,呵護善良,必須馬上作出抉擇。

迫害責任人:
秦皇島市山海關公安局局長: 趙然
家庭住址:秦皇島市海港區和安裏89棟3單元12號,趙然:手機 13383359777 原是秦皇島市刑警大隊政委,妻子,張豔 ,秦皇島市刑警支隊技術處 (亞泰對面),手機13031887555.他的父親趙賀如是離休老幹部。現住址:玉峰裏26-1-2 電話:0335--3076162

秦皇島市中共山海關區委
山海關區區委書記:鄭寶亮;地址:河北省秦皇島市山海關區人民胡同4號;辦公室:5051052 5052602

山海關公安局
局長,趙然 5052196 、3060933;
政委,(主抓迫害法輪功,610頭子):劉關生,辦公室5062814 、3088933 ;5052421、5052315 ,宅電 5057838,手機13930385885. 劉關生之妻:沈連玉,住山海關區公安分局家屬大院;

山海關公安分局一科科長:張德岳,辦公室電話:5052464 ,宅電:5076600, 手機:13930326695、(新)13930321117.手機 13933508704.張德岳之妻:張桂紅,山海關公安局工作;張德岳住址:河北省山海關南園小區17號樓2單元8號;

山海關公安分局一科 付勇5052464,8664332. 付勇之前妻:王鶴(他們仍有聯繫,可以勸善),山海關公安局工作;

山海關看守所:
電話5051427;郵編066200
所長張海青,辦公室5051168,家住秦皇島山海關工人街46號樓 1單元 24號;
指導員 王洪兵(音),電話:5051167

山海關區原610頭目、政法委副書記丁國來,辦5037277,宅 5053296。
丁國來之妻周景文,山海關公安局工作;

山海關區610頭目,管璽有 5051072、宅電5050267,手機13903345303.管璽有之妻,伊春霞,山海關南園中學教師;

山海關西街派出所:
所長:王建民, 5051233,宅電5158065,手機13903346596
王建民之妻:朱豔春,山海關公安局工作,手機13933509549;
家住:山海關西順城6-2-8;

山海關西街派出所:
副所長:王劍峰,電話:5051233,手機13933510658;

山海關南關派出所
5052882(辦公室),
5051162(值班室);
所長:5179943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