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島大法弟子計嚴被綁架詳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河北省秦皇島大法弟子計嚴和韋丹權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被惡警在山海關附近綁架。秦皇島國保大隊惡警對他們非法審訊,計嚴出現嚴重病態,已被放回家,韋丹權情況待查。

以下是大法弟子計嚴被綁架的詳情。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早六點四十分,大法弟子計嚴和韋丹權開私家車外出辦事,剛過山海關收費站不遠,突然前面的車停車,緊接著後邊有刺耳的剎車聲。左邊有兩輛黑色轎車,後邊有一輛黑色轎車,她們的車被圍在中間。車裏的人同時出來,有男有女,全都著便裝。

幾個男便衣把大法弟子韋丹權拽出車子,按倒在地,強行銬上手銬,把他拽進左前面的黑車裏。同時有兩個女人把大法弟子計嚴拽出車,搶她手中的東西。計嚴把東西甩了出去,兩名男子給她戴上了背銬,扔進左後面的車裏。大法弟子的汽車也被劫走。當時是上午七點多。

便衣將計嚴扔進車後,就用大衣蓋住她的頭,計嚴隨即一頂,頭露了出來,前面一個當官模樣的人問計嚴左邊的一個女人:「是這個女的嗎?」「是。」「搜搜她身上有沒有發射器。」「沒有。」計嚴的頭隨即又被蓋上。

轎車向東北方向開了很長的一段路程,計嚴被劫持到了一個三樓的房間,是個有兩張床的客房,窗簾遮擋的嚴嚴實實,不知是甚麼地方。時間是上午十一點三十。有兩個著便裝的約二、三十歲的女人摘走了計嚴的電子表,說要檢查是否是發射器。有五個女的輪流看管計嚴,計嚴問這是甚麼地方,回答:「不能告訴你。」一上午,計嚴被手銬銬得出現嘔吐、胃痛,渾身淌汗。

中午剛過,秦皇島國保大隊長呂平進來問:「誰是計嚴?」計嚴回頭看,呂平上去就扇了計嚴兩個嘴巴子,並抓住計嚴的頭髮摔出了房門,這個房門正對著樓梯口,計嚴被摔在了地上。呂平又要打人,看押計嚴的幾個女的攔住他。接著惡警將計嚴的眼鏡摘掉,頭上套上了黑袋子,拽下樓塞進車裏。只聽見呂平大叫:「今天我整死你,你別想活著出去,我讓你死裏頭。」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計嚴被拽下車,扣在一個審訊室裏,黑袋子被摘掉,一個男人坐在鐵欄杆外面長辦公桌後面。計嚴問:「這是甚麼地方?」「海港公安分局。」「您貴姓?」「姓翟」。之後,押計嚴的一個女的開始搜身。計嚴問她是不是秦皇島的,她說不是。計嚴身上的三百元錢被搜走,交給了一個個子不高的較胖的男子。

呂平來到計嚴面前,指著計嚴的鼻子說:「你好好看著我,我就是呂平,就是你們說的大惡人,你好好看著我,長的這個樣子的就是我,國保大隊大隊長──呂平。計嚴你在全國出名,但是你沒我有名,我全世界出名。」緊接著又給計嚴一個嘴巴子,然後出去了。

姓翟的開始問話,計嚴不配合。稍胖那一個人坐在旁邊說:「不說,還得老呂收拾她,一會把她吊起來,看她說不說。」其間有一個人進來,呂平稱他為領導。計嚴問他姓甚麼,他說:「你沒必要知道我的姓名,不吃飯五、六天沒問題。」呂平給計嚴錄了像。

審訊進行了五、六個小時,計嚴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也沒有簽字。呂平說:「你在這呆幾天,你指定判了。」晚上近十點,計嚴被送進了第二看守所。

四月十五、十六、十八日,國保大隊都對計嚴進行了審訊。四月十八日下午三點,計嚴出現嚴重心臟病狀態,被送回家中。

更正:計嚴家被惡警抄得亂七八糟,購房發票和戒指、項鏈等沒有被抄走,後來找到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