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遭關押女失常

——迫害中金明花一家的慘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金明花近期被其女兒打掉了一顆牙,臉也被打青了,脖子被女兒用手抓的傷痕累累,家裏房間的門大都被女兒砸碎無法使用,房間裏更是一片混亂。到底是甚麼原因造成一個十多歲的女孩這樣大打出手呢?這背後隱藏著怎樣令人心酸的故事?

金明花年輕守寡,領著幼小的女兒艱難度日,相依為命。由於生活的艱辛,她身患多種疾病,家庭的重擔、疾病的折磨使她感到生活無望。就在這時她幸運的遇到了法輪大法,經過修煉,各種疾病不治而癒,陰鬱的心情一掃而散,從此她變成了一個快樂的人。

可是好景不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出於小人妒嫉之心,不顧其他人勸阻、一意孤行的迫害法輪功,並開始長達八年的血腥鎮壓、迫害。金明花在這多年的迫害中,也遭受了許多次非人的酷刑折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所有法輪功學員就失去了公開煉功的環境。一天她聽說有幾個同修為了讓世人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揭露迫害真相,又去公園煉功了的消息後,金明花也想去看看。可剛走到公園門口,便被等在那裏的國保大隊惡警肖彬等人截扣,並被綁架到國保大隊。

那天金明花早上出門時,天還沒亮,女兒還在睡覺,她只好將門反鎖上。被綁架到國保大隊的金明花突然想起女兒早上還沒吃飯、還要去上學、門又被反鎖著。她就要求回家給女兒開門、上學。可是惡人們連這最起碼的要求都不同意,並認為金明花是負責人,將她關進拘留所,兩個月後又直接將她送長春勞動教養一年。

直到送走前,金明花都沒見到女兒,每一位父母、及有良知的人們想一想,做母親的心裏是不是在流血。也就是從那天起,早年失去父親的小雪梅,不知何故又見不到了朝夕相伴的母親,那年她只有十一歲,多麼幼小的生命,孤守空房,生活也無依無靠。

這時延吉市不法人員還專門安排很多巡警和街道負責人在金明花家附近蹲坑,企圖抓捕去幫助小雪梅的法輪功學員。十一歲的小雪梅忽然沒有了往日的母愛、家庭的溫暖,一人住在屋裏,看著漆黑的夜晚、冷清的屋子越住越害怕。那段日子,無助的小雪梅躲藏在狹小的房間角落裏顫抖著,不知流了多少淚,苦苦喊著媽媽,一點小動靜會使雪梅嚇得半死,每一個黑黑的漫長夜晚雪梅都是這樣度過的,只有孤獨和恐怖、飢餓陪伴著她、折磨她。

二零零零年年末,當金明花被放回家,她看到昔日那個乖巧的小女兒一個勁的笑,變成一個行為異常的孩子。一天一個朋友來看金明花,說:「嫂子,雪梅好像不對勁呀,她為甚麼老這麼笑呢?」 金明花初時還以為孩子是見到媽媽高興的笑呢,經過朋友提醒,金明花才發覺女兒是有些不對勁,便帶女兒到腦科醫院檢查,被確診為精神分裂症。後雖經多方醫治,但效果並不明顯,一個十一歲的女孩就這樣永遠失去了她原本擁有的一切,永遠離開了學校、老師、同學。

這種令人心酸的事情並沒有觸動那些不法官員絲毫的同情心。

自從金明花從勞教所被放回家後,不法官員也不放過她,三天兩頭到家裏騷擾,、抄家。警察每來一次,雪梅的病就加重一次。沒辦法,金明花就不斷的搬家、另租房子住,但不管走到哪裏,還是躲不過警察的騷擾。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四個自稱河南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闖入金明花的家中非法抄家,翻出法輪功書籍,當場綁架金明花。觸目驚心的迫害就發生在小雪梅的眼前,強大的刺激使原本就精神異常的孩子再也承受不住了,當她眼睜睜的看著媽媽被壞人帶走時,發出的不是哭聲而是狂笑,孩子瘋了。

而那些邪黨不法人員,在小雪梅精神已經完全崩潰、生活又不能自理的情況下,還沒有忘記「惡黨媽媽」給的邪惡任務,毫無人性的將金明花劫持到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孩子的母親被抓走,沒有人管孩子,街道辦事處將這可憐的小女孩送入了精神病院,當時他們說是免費住院、治療。

金明花在黑嘴子勞教所,堅定信仰、拒不「轉化」,被不法人員施以酷刑殘酷迫害。

直至二零零五年三月,金明花回家後,到醫院看孩子才知道根本就沒給免費治療,惡人們不但扣空了金明花的工資,院方說雪梅還欠醫院兩萬多元的醫療費,須先付清欠款才能再辦入院手續。被勞教所長期迫害後才被放出來的金明花,自己的溫飽問題都解決不了,哪還有能力還清醫院的欠款呢?就這樣,金明花把女兒接回家自己照顧。但女兒的病情因得不到醫療控制,還在不斷的加重。終於今年三月十六日,女兒因病情加重不得不又進了醫院。金明花聽說民政部門有政策,每個精神病患者每年有兩個半月的免費治療,她就著手去辦這件事情。一切都很順利,但當到醫院時就受阻了。醫院以患者還欠二萬三千元醫療費為由,拒收患者就醫。無論金明花如何解釋,醫院就是拒收。無奈之下,金明花只得給女兒辦了出院手續。結算時,醫院連押金七百元也給扣了。

回家後雪梅的病情又加重了,媽媽那點微薄的工資不但要維持母女倆的生活,還要交房租,別說還欠款,就連想住院治療都很困難了。沒有償還能力的金明花根本就借不到錢,只好每天找來親朋好友幫忙照顧女兒,用親情善心感化她。

就在雪梅一天天好轉的時候,一天突然又來了一個警察。警察叫門,金明花沒有馬上開門,只因為小雪梅一見警察就犯病,她怕警察再把媽媽帶走。可是警察一直不走,還拼命砸門。金明花沒有辦法,只好對警察說:「你進來可以,但不要讓我女兒看見你,不能嚇著她。」這時幫助金明花照顧孩子的朋友們不知警察來幹甚麼,也起來走了。警察截住一個朋友要看身份證,朋友感到好笑,說:「哪有來朋友家玩還得帶身份證的?」

朋友走後不久,又來了三個警察非要進屋,金明花無奈只得讓他們進屋。這幾個人進屋後詢問了一下情況,然後逼金明花趕快搬家。金明花說:「那你們讓我上哪住啊?」

幾個警察進了一個房間不知又商量甚麼,這時在另一個屋裏的小雪梅早已被這突發狀況刺激的發病了。只見她穿著冬天穿的棉衣,帶著帽子、穿好鞋,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後來發起狂來,把警察趕出了門。

從那以後病情更重了,連呵護她的媽媽都不認識了,所以就發生了文章開頭的那酸心的一幕。從那天起,雪梅病得不認人了,經常打自己的媽媽,打來照顧自己的親朋,在她眼裏把這些人都當成了要抓她媽媽的警察。金明花現在每天以淚洗面,度日如年,她不明白自己有甚麼錯,她不過是信仰了真善忍,中共卻如此將她逼上如此絕路?

孤兒寡母、淚母瘋女,這人間慘劇何時才能停止?那些曾經和現在給金明花一家造成痛苦的人們,當你們看到這篇文章時,是否能喚醒你那僅剩的一絲良知?能否意識到自己都幹了些甚麼?又是否會有所愧疚呢?

從一九九九年邪惡中共流氓頭子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將很多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在這場浩劫中,參與迫害的人很多是聽了邪黨顛倒是非的宣傳,對法輪功產生了莫明的仇恨,認為煉法輪功的應該是這種結果。其實大家想一想,為甚麼在世界上唯獨共產邪黨當政的國家才打擊各種信仰團體。在中共邪黨當政的這五十幾年當中,邪黨的政治運動何嘗不是先誣蔑和抹黑開始,這是中共邪黨打擊異己的時候慣用的手法。每當歷史走過這一頁是我們才發現我們又被邪惡的中共欺騙了,但是我們為甚麼總是隨著歷史的過去才知道自己的上當受騙呢?

請所有的中國民眾能靜心思考一下,不要再被這個邪惡中共的謊言受欺騙。其實當你們覺的迫害這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跟自己無關的時候,很可能下一個目標就是你。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早日看清邪惡中共的真面目,脫離邪惡中共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