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家庭暴力,誰是罪魁禍首?

——大法學員張豔華部份遭遇記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7日】下面是本文的兩位主人公:

張豔華:女,31歲,49公斤,家住張家口市下花園區煤礦舊醫院15號家屬樓1143號,98年接觸法輪功,1999年7.20受邪黨迫害後放棄修煉,2004年又從新走入大法修煉。

劉勇民:男,30歲,體重80公斤,張豔華丈夫,金牛集團盛源礦業公司宣化二煤礦職工,家住張家口市下花園區煤礦舊醫院15號家屬樓1143號。

張豔華2004年又從新修煉大法以後,十分堅定。丈夫劉勇民懼怕共產黨迫害大法「連坐政策」使自己丟掉工作、父母失去退休金,對不願放棄修煉的妻子實行毆打、罰坐、性虐待、剝奪人身自由等家庭暴力百般迫害,幾乎三天兩日強迫她,騎上她,用她的肛門、嘴舌進行強暴式的性發洩。數不清有多少次了,經常導致她舌頭爛坑、肛門腸子脫垂。若遇身體不適不能滿足其性發洩,就毆打、整夜罰坐,不讓睡覺。迫害後還經常反鎖在家裏,不允許與外人講受迫害的事,剝奪人身自由,使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下面僅是張豔華遭遇的幾個片斷:

案例1:
3月23日,因為張豔華煉法輪功,丈夫也知道妻子是一個好人,但是由於害怕別人知道了影響他工作,給家庭帶來麻煩、帶來損失,所以劉勇民說:「咱們只能拿離婚來維護各自的利益。離婚後,你也自由了,我也管不著你了。第一,因為你沒有工作,所以孩子歸我,但是你必須給孩子撫養費,一次性付清(3.5-18歲)。第二,因為你煉法輪功給我的家庭搞成這樣,妻離子散,所以你要付給我青春損失費、家庭損失費(一次性付清)。當然這些錢我也不花,給孩子準備上。」張豔華聽了這番話,無法理解,但又因為她是煉功人,她想圓容好一切。張豔華對丈夫說:不論你說甚麼,我也不會恨你的,因為我們煉功人的心中只有愛,沒有恨。她越是善良,不生氣,劉勇民就越是氣得青筋暴跳,氣憤的一把抓起張豔華說:「走,必須得去離婚。你只要煉功,我就一天也容忍不了。」劉勇民一把把她揪了出去,拽上摩托車去離婚,結果由於劉勇民的身份證過期而沒離成。

案例2:
4月30日這天,已經是張豔華被丈夫趕出家門的第38天了。劉勇民打電話約張豔華和姐姐一家人去吃飯,而且在電話裏告訴她說:「孩子由於從來沒離開過你半步,通過這段時間的分離,給孩子帶來了身心上無比的傷害。孩子日不能食,夜不能眠,現在想你想病了,吃了好多藥也不好,奶奶也累倒了,我知道都是我的錯,你回來吧,就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回來看看吧。」

張豔華的心又一次碎了,多可愛的孩子,可憐的孩子呀。當晚順從丈夫回了家,但因夜深,沒有往回接孩子。那晚,劉勇民肉體上折磨她一宿,強姦了她5次,不管她如何的反抗和哀求劉勇民都沒有放過她。結果造成張豔華的陰道充血,陰道口破裂,疼痛劇烈,無以言表。因為太疼了,她不能穿褲衩,坐立不安,徹夜不眠,食水不進。張豔華反覆的問著蒼天:「天哪!天哪!你就睜開眼睛看看我吧!可憐可憐我吧!為甚麼?您說為甚麼當好人就這麼難?」月經第二天,體內流出了像碎腸子、肉皮、黑色血塊等各種各樣的東西,中間還摻和一些膿塊。

第二天她把孩子接回去,半夜三點多鐘的時候,孩子睜大眼睛,用微弱的聲音呻吟著:「媽……我熱……」劉勇民急忙下地,拿體溫表一量39.3度。快上醫院吧!她說:不用,你先去燒壺水,因為我知道孩子相信法輪大法好,所以不會有事的,以前孩子已經多次受益了。她抱著孩子,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第二天一早,孩子的燒退了,也不咳嗽了,全身的小痘痘都奇蹟般的不見了,下巴上那些黑黑的刺也不見了。孩子高興極了。「媽媽!師父真好。我昨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今天就不難受了。」劉勇民聽了,怕孩子說出去,氣得不行,他是親眼見了,也不讓相信,因為害怕孩子會說出去,影響他的工作。

於是,劉勇民便強迫把孩子送回奶奶家,讓她們母子不能見面。即使見面他們一家人也不讓孩子與母親答話,就是在街裏碰見也不許孩子叫張豔華媽。因為他們害怕共產黨知道張豔華修煉法輪大法,影響了他們的退休金和工作。儘管他們做的很過份,大法學員張豔華也不恨他們。因為她明白這一切都是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把他們嚇的。這都是共產黨的連坐政策造成的。

案例3:
5月8日是張豔華來月經期,平時來月經的血流量比較大,這次因4月30日的性虐待卻與以往大不相同,因為劉勇民對妻子的性虐待,使張豔華的陰部經常流出綠黃色的粘糊糊的豆腐渣狀的髒東西,陰唇和陰蒂上長滿了硬白塊。劉勇民不明大法真相,張豔華給他講真相,他當時也明白了,但由於懼怕共產黨,還是不讓妻子修煉。劉勇民說:「既然你信他(大法)能好(病),那麼我以後不用把你當人看了,你以後再也不用說甚麼疼呀難受呀的,我認為你就不會有病的,也不用心疼你了,因為你是一個不值得人同情的女人。你要相信法輪大法,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好。因為你相信大法就是違法的,共產黨不允許的,你也在背叛我。我再強調一句──以後不許在我面前提法輪功。」張豔華又一次失望了。

案例4:
2006年6月份的一天,劉勇民請妻子張豔華的姐姐一家人去「小肥牛飯館」吃火鍋,目地是為了把張豔華接回去。吃飯中,他便說起了反對張豔華煉功一事,他說:「姐夫你們勸勸豔豔,別讓她煉法輪功,我家裏不需要這東西,因為那是我的家,不是煉功的地方。」姐姐一家人勸張豔華不要煉了,就是為了孩子和家庭的和睦也不要煉了,別總是在這個問題上生氣呀,鬧離婚呀!這也不必要。劉勇民又說:你們說,她吃的、喝的、用的,家裏的每一滴水、每一粒米、每一度電都是我的,非要煉甚麼共產黨禁止的法輪功,背叛我就不行。張豔華說:我煉功就為身體好,做個好人,我也不當你面煉,也不影響你,還為你帶來福報,保咱們平安,你不要再反對我了。

張豔華被接回家後,劉勇民便問妻子:「你到底煉不煉了,這是劉勇民的家,不是煉功的地方!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你聽懂人話就別煉了,因為單位知道你煉法輪功,我就沒有工作了,孩子將來念書、參加工作都會受影響,因為中國是共產黨一黨執政,你煉功不但自己受迫害,還要連坐家人,你還是識趣點,別跟共產黨對立,順從點,別煉了。」張豔華微笑著問:「你說完了嗎?我煉法輪功就是為了做個好人,身心健康。」劉勇民氣急敗壞的說:「甚麼身心健康,我就不信,把你的衣服剝光,不給你吃喝,把你捆在椅子上,我不停的讓你滿足我的性慾,讓你當我的發洩品,就是不給你一滴水,一粒米,我就不信你煉功身體好,就不信你能真善忍,我倒要看一看你到底能忍到甚麼時候。我就要在肉體上折磨你,精神上打擊你,語言上刺激你。你聽清楚了,我這都是為你好,為這個家負責,因為共產黨就是這樣教育的,毛××說:『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我只是因為愛你,不願意讓你去當共產黨政治運動的犧牲品。」

張豔華當時心頭一震,說:「你怕共產黨也不能怕到把對我的愛扭曲成如此殘忍的迫害呀!我們畢竟是夫妻,曾經相愛過,而且還有不滿三歲半的一個兒子,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劉勇民又惡狠狠的說:「我的摩托車裏剛加滿油,把油抽出來倒在你的衣服上,你忍住別動,讓我點著汽油,你不是真善忍嗎?我倒要看看你燒死燒不死,看你到底是人還是神。」張豔華沉默了許久,說不出話來。劉勇民見妻子不理他,就脫下兩隻鞋子向張豔華的雙眼打來,嘴裏還嚷嚷著,「你怎麼不說話,叫你不說話,叫你不理我。」張豔華的雙眼被打得直冒金星,急忙捂住雙眼。劉勇民又撿起鞋子摁住張豔華,向她的頭頂狠狠的打了不知道有多少下,嘴裏還嚷嚷著:「你捂!你捂!我叫你捂!煉功人還怕疼呢?我看你能忍到甚麼時候!」最終打累了才鬆開了張豔華。

過了好久,張豔華才睜開眼睛,又對丈夫說:我們沒有和任何人作對,是因為共產黨害怕好人多,尤其是煉法輪功的好人越來越多,它害怕這個世界的人都變為好人,從而暴露出它假惡暴的本質,所以才迫害大法弟子,造謠、栽贓、誣陷大法,欺騙世人。劉勇民因為害怕惡黨迫害張豔華而連坐他,又氣急了,一把抓住妻子的衣襟把張豔華扔了出去,這時已到了晚上10:40,街上沒有出租車,無助的她無處可歸。

案例5:
6月29日,劉勇民又一次毆打張豔華,因為他要求張豔華滿足他的性慾。她忍受不住而不願意。他抓起她,朝著她的臉和眼睛,掄起了胳膊用足了勁,左右開弓,打得她眼睛直冒金光,當時的張豔華沒有一絲的委屈、氣恨表現,更沒有一滴眼淚。因為她是一名大法學員,有一顆寬容慈悲的心,只有慈悲,沒有對人的怨恨。她覺得他被共產邪靈操控著毫無人性的幹著迫害大法學員的事,真是太可憐了,張豔華心平氣和的說:「你把我折磨的陰部細肉都破開了口子,成天流膿淌血,疼痛難忍,連褲衩都不敢穿,穿上衣服都不敢蹲。」劉勇民不但不心疼,反而說:「活該,這是你自作自受,你是一個不值得心疼的女人,你不是相信法輪大法,你不是一直煉功嗎?煉功人怎麼會疼,會不舒服?我不認為你會有病。你必須滿足我(性慾)!」於是他便惡狠狠的撕破了張豔華身上的每一件衣服發洩。這時張豔華大聲問道:「你是我老公嗎?你到底要怎麼樣?」劉勇民惡狠狠的說:「你叫甚麼?不怕別人聽見嗎?算了吧,你明天一早就滾,等我的電話,離了算了。你必須把家裏的鑰匙留下,以後你就自由了,愛上哪煉功就上哪去,我這裏不是你修煉的地方,這是我的家,永遠不需要法輪功。」

第二天早上5點,劉勇民就把張豔華叫醒「別睡了,拿兩件換洗衣服走吧。我可沒有時間跟你廢話,我還要上班呢。」6點一刻,他把她從家裏推了出來,並扣下了她的家門鑰匙。這已經是劉勇民第五次把修大法的妻子張豔華從家打出門了,迫害仍在繼續。

結束語

劉勇民對修大法的妻子進行家庭暴力毆打、罰坐、強姦、性虐待、剝奪人身自由,在身體上和精神上摧殘,慘不忍睹,已構成犯罪,讓世人唾棄(以上只是幾個例子)。但是,人都愛自己的妻子兒女父母,劉勇民也是人,也同樣應有愛自己妻子兒女的人性。然而,劉勇民為甚麼不愛護自己的妻子兒女,反而配合共產邪黨如此殘酷迫害自己的妻子,走妻離子散解決家庭矛盾的路呢?

其實,劉勇民是妻子(大法學員)的施暴者,也是共產黨的受害者。在中共邪黨統治的近百年歷史上,又有多少無辜的百姓像劉勇民一樣屈從於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中對中國人民的殘暴迫害呢?他們不想迫害自己的妻子親人,但他們害怕共產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連坐」的政策,只能選擇迫害自己的親人來屈從中共的淫威,以免遭中共殘酷迫害,哪怕是妻離子散。

在此告誡劉勇民和那些屈從中共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正在犯罪的人們:法輪大法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共迫害大法罪不可恕,隨著眾生對真相的明白,中共的末日已到,天滅中共在即,不要再順從中共邪黨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了,停止迫害,在這瞬間即逝的短暫日子裏,將功補過,以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揭露惡黨對大法的迫害事實,贖回自己的美好未來。

希望國內外大法弟子慈悲講真相,救度眾生。

姓名 電話(0313) 手 機 地 址
劉勇民 03135188461 13833374645 張家口市下花園區煤礦舊醫院15號家屬樓1棟1單元4樓1143號
父母:劉滿(退休工人)、魏存香 03135188461 張家口市下花園區煤礦舊醫院15號家屬樓1棟2單元2樓1222號
大姐:劉永紅 03135157110 13473311968 下花園煤礦9號樓最後1棟 1單元1樓3號
姐夫:李德忠 13513135311 下花園煤礦9號樓最後1棟 1單元1樓3號
二姐:劉永萍
姐夫:王建民 013930265475 夫婦倆都在保定上班
二姨夫:馮有貴 03136762696 涿鹿縣張家堡鎮張家堡村民
三姨夫:安明 03135050538 下花園電石廠家屬樓(電影院後面) 工作單位:下花園電石廠
四姨夫:單金彪 03136766623 涿鹿縣張家堡鎮單家堡村民
五姨夫:李德峰 03136760506 涿鹿縣張家堡鎮張家堡村民
大舅:魏守勤 03136766486 涿鹿縣張家堡鎮沙梁村民
六舅:魏守兵 03136766950 涿鹿縣張家堡鎮沙梁村民
四叔:劉勝 03137258208 蔚縣西沙營鎮西沙營村開媒站
小姑父:呂三 03137298186 13833359688 張家口市下花園區煤礦舊醫院15號樓街道辦事處電話03135189326
朋友:王利軍 03135183211 金牛集團盛源礦業公司宣二煤礦職工(企管部)
張景旺 03135189085 13933768324 金牛集團盛源礦業公司宣二煤礦職工
趙曉鐸 13603135907 金牛集團盛源礦業公司宣二煤礦職工
谷偉 13171638538 13343133301
崔海濤 13785341841 金牛集團盛源礦業公司宣二煤礦職工
聶富強 13932317707 張家口市下花園煤礦醫院
李樹兵 13715960941 下花園煤礦機修廠
劉志明
楊久喜
彭海明 03135189077
03135157045
03135157036 13785455742
1358241365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