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趙姨家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趙姨,五十歲左右的年紀,穿著很普通,卻總是透著一種高雅的氣質,從她的身材和容貌推斷,她年輕時應該是一個大美人。

一次閒談中,我說:「趙姨,您年輕時一定是個美人胚子。」趙姨呵呵笑笑,母親接過話說:「你趙姨可不止是漂亮,家裏世代書香門第,她父親就曾任某市市長。」

我聽了很驚奇,因趙姨夫是一個本本份份、其貌不揚的人,一直在工廠裏做雜工,憑趙姨的條件怎麼會看上他呢?我隱約覺的這背後一定有一段故事。

趙姨看著我又是呵呵笑笑,然後開口說:「小丫頭又浮想聯翩了吧?說起我的家庭,其實也沒甚麼,許多的中國人都曾經經歷過,說出來都像是聽評書,剛開個頭,你就要知道下文了。」

我生怕趙姨不說,忙說:「您還是說說吧,我很想聽。」

趙姨說:「我父親在文革前任過市長,文革一開始他就被整,成天挨批鬥,不久我們全家被下放到一個很偏遠很貧困的農村,在那裏就更苦了……文革後,我們家又搬回到城裏,他被共產黨整怕了,不想再當官,還把我們姊妹倆都嫁給了工人,怕是再成為鎮壓對像。我們家的家風就是必須得父母做主,再說我也知道他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現在看來,他的這番苦心是白費啦!」

「怎麼說呢?」我說。

「我嫁了一個工人,既不是富人也不算窮人,一直本本份份的過日子,按理是沒有可能會招惹共產黨,可是就是因為得了風濕,久治無效,我煉起了法輪功,不久病就好了,於是一直堅持煉,誰會知道這又成了中共邪黨鎮壓的對像?所以我說父親吃了那麼多的苦,也沒有看透這個邪黨,它是想打擊誰就打擊誰,只要是它當權,就沒個好!」

我和母親都只是默默的點頭,趙姨接著說:「提起年輕時的經歷,有兩件事值得說一說,它影響了我的一生。」

我一下來了興致,聽著趙姨緩緩道出她家的故事……

「我的母親是一個大家小姐,不僅是人長的美麗、精通詩文,而且性格溫文爾雅。

父親被批鬥的時候,家裏一下亂成了一團,吃喝都成了問題,母親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苦,一時不知怎麼辦,就在這個時候,當時造反派的一個頭頭看中了母親,並找她談話,說是只要答應他的要求,就可以「劃清界線」,就可以繼續享受以前的生活,母親沒有猶豫就回絕了。

後來我們全家都被下放到農村,我當時才十來歲,哥哥和姐姐也都沒成年,我們被強迫幹體力活,不給吃飽,還要不斷被侮辱,村長接到指示就要拉我們一家去遊街。在刻意的宣傳下,孩子們不但不和我玩,還常取笑我,母親不止一次的抱著我哭泣。

一位傾慕母親容貌的市裏幹部,特意來找母親,說是只要離婚,她可以馬上帶著仨孩子回城。母親搖搖頭,那個幹部說:「你要想清楚,要不你會後悔的。」母親說:「如果我現在和你走,會後悔一輩子,如果我留下來,只會後悔幾天,最多是幾年,所以我覺的還是留下來對。烏雲不會總遮住太陽的,等有一天事情過去了,我怎麼面對他?情何以堪?!」

父親知道了這些事情,非常感動,他說在那無明的黑暗中,每每想及此事就有了生的希望。

若干年後,當母親回到城裏時,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看,我們不是挺過來了嗎?看來沒有過不去的火燄山呀!」

九九年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在鋪天蓋地的謊言面前,只要堅持煉就要遭受酷刑折磨,我也曾茫然過。那天派出所的警察讓我簽不煉功的保證,我突然想起了母親,想起了她對那個幹部說的話。法輪功把一個疾病纏身的人變成一個健康的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因為眼前的一點利益,而違心背棄?當警察再一次問我為甚麼不簽時,我給他講了我母親的故事,又說:我面對和母親當年一樣的抉擇,如果我簽了,我將後悔一輩子的。那個片警沉默了一會兒,說:你回家煉吧,我不知道你也是煉法輪功的。

還有一件事,那時我們已經回城幾年了,哥姐都成家了。一天我下班回家,一進門,就見一個農民打扮的人在沙發上坐著,有點眼熟,細看原來是我們家下放那個村的村長,一下火就向上竄,他把我們家害的還不夠?怎麼還敢來我家?他的臉很艱難的動動,大概是不知道怎麼和我開口吧,我斜了他一眼,向母親望去,本來是殺氣騰騰的想問問,可是接上母親的眼神又忙低下頭,只聽母親說:「這是你叔,怎麼不叫一聲,這點規矩都沒有了?」我只好叫了一聲叔,然後就進自己的房間了。

隔著門,我聽見那個村長說:「真是……唉,我對不起你們全家……現在又來麻煩您,我真是沒辦法……房子、值錢的我都賣了,還是不夠……」

「別說那些了,都過去了,明天一早你就可以辦住院的手續去啦!」

第二天,村長一走,我就翻了,等我吵吵著說完,母親平靜的說:「我看見他也是心裏一揪,但是想他對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會不記得,除非是實在沒辦法啦,否則他怎麼會登我們家的門?細問才知道,他唯一的兒子得了白血病……上天已經懲罰他了,我們怎麼忍心再做甚麼呢?」

後來知道那個村長不但沒有留住兒子的命,還欠了一屁股的債,幾年後也鬱鬱而死了。文革時,這個村長對被下放的人做了許多惡事,諸如甚麼強迫長時間幹重活、遊街、開會批鬥,他以為他服從命令就沒事,天下是共產黨的,可是他不知道上面還有天,天理是公平的,結果沒幾年就家破人亡了。這讓我想到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們,你們也要醒醒呀!別等著天來懲罰你!」

趙姨說:「母親的善行,給她帶來了晚年的幸福,近九十歲了身子骨還硬硬的,甚麼都能吃,兒女沒有一個不孝順的,我想這應該就叫老來福吧!」

古人總說善惡有報,此言不虛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