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市勞教所惡警惡人惡報十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善惡有報是個永恆不變的真理,報應是神對人最大的慈悲,當人做好事得到福報時,就會使他堅信自己的善行是對的,當人做惡得到惡報時,只要認真思考,誠心改過就會使他懸崖勒馬不致落入罪惡的深淵。這不就是在警示他嗎,不是在挽救他嗎,這不就是慈悲嗎?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八年中,參與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人或多或少都會有相應的報應來警示他不要參與行惡,只是有的人能從報應中醒悟,從此痛改前非,將功贖罪不再行惡,而有的人就是不相信還在一味的行惡,那麼等待他的只有入無生之門。

下面是十例遼寧省錦州市勞教所惡警惡人惡報。

一、二零零六年五月份被非法關押在邪惡的錦州市勞教所二大隊的大法弟子戰志剛與宋德春公開聲明在高壓迫害下違心轉化是不對的,一切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全部作廢,同時堅修大法到底。勞教所邪惡之徒為了維持它們用強壓、威逼等手段強制洗腦的轉化局面,它們開始了新一輪的對這兩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參與迫害中最為賣力的就是惡警張春風,他曾每天好幾次都將大法弟子帶到舊樓強行轉化。大約在七月份,惡警張春風早晨上班時一隻腳的腳趾骨裂,致使很長時間在家休養不能上班。

二、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邪惡的錦州市勞教所二大隊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強制洗腦,採用的手段都是極其殘忍的,充當這次邪惡轉化的惡警急先鋒就是李松濤和張春風,他們倆竟親自使用電棍直接電擊大法弟子。五月末惡警李松濤在早晨上班時騎自行車和別人相撞,造成身上多處受傷,真是應驗了善惡有報是天理。惡警白金龍(他是當時強制洗腦的指使人),也是在那幾天騎摩托車上班撞了別人,被索賠了一定錢財。

三、楊強又名楊光,錦州市二郎洞附近人,二零零二到零四年,曾在錦州勞教所被勞教,在這期間他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二大隊當「四防員」,和惡警李松濤、白金龍走的很近,多次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惡警面前表現的非常賣力。由於他在惡警面前極力的表現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再加上他經常在金錢、物質利益方面賄賂李松濤、白金龍,他得到了六個月的減期,於二零零四年七月六日被提前釋放。二零零六年春夏之際在錦州石化六廠附近給自己過生日,和鄰桌吃飯的人發生口角,結果被對方用刀刺死,年僅二十多歲。

四、穆錦生,錦州市勞教所二大隊惡警,從勞教所成立迫害大法弟子的二大隊開始,一直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這期間他的妻子(原錦州市塑料化廠廠長)遭遇車禍導致癱瘓在床。這正是一人行惡禍及家人。

五、宋延明,錦州市勞教所衛生所的醫生,人稱為宋瘸子,在錦州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期間,在院長及衛生所所長史貞山的指使下,數次強行給絕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灌食,在他的參與下曾迫害死大法弟子石忠岩。他在二零零二年非典期間,有一次乘坐勞教所轎車為當時在南山附近的八大隊出外診,途中與一輛汽車相撞,肋骨骨折,險些喪命。

六、白金龍,原錦州市勞教所二大隊的大隊長,在任二大隊大隊長期間積極配合上面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及換取物質利益,策劃並指揮惡警及惡人瘋狂迫害大法弟子。他原本是習武出身,本應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可是自從參與迫害法輪功後,其身體每況愈下,多種疾病纏身。由於身體右側肌肉萎縮,使他走路耷拉著腦袋,腳在地上拖著,精神上也是神神叨叨的,常說自己身上有「大仙」附體,說話時而理智不清,惡警們都說他精神上有毛病。在零零七年勞教所幹警重新「競聘」中被踢到了接見室成了一個普通的小警員,這就是被共產邪黨利用完卸磨殺驢的一個鮮明的見證。

七、李松濤,原錦州市勞教所二大隊的教導員,現任二大隊大隊長,他今天的所謂政治成績完全是靠迫害法輪功爬上來的,在每一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他都是急先鋒。在他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期間也是經常受到病痛的折磨,如高血壓,他幾乎每天都靠藥來維持身體。

零六年,他的報應不斷,其父心臟病住院在北京做了心臟搭橋手術;他無故毆打「四防」肖玉海造成肖耳穿孔,肖通知家人上告,李松濤害怕自己被法辦,勾結勞教所及相關部門走門路才將此事了結。

八、楊庭倫,錦州市勞教所二大隊副大隊長,他的這個「職務」也是靠迫害大法弟子而得到的,從邪惡的迫害法輪功的二大隊成立以來,他一直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有時還直接動手對大法弟子行惡。在他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這幾年,他那年邁的老父曾經多次出現生命垂危的病症。這也是一人行惡殃及家人!

九、張海平,原錦州市勞教所院長,在其擔任院長期間,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沒有停止過,曾有大法弟子石忠岩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肖鵬、左中右被迫害精神失常後失去生命。由於在他上任期間曾無數次貪污受賄,經人檢舉揭發,終於在二零零七年春節左右表面上內退,沒有了實權。

十、李鳳林,錦州市勞教所副院長,以前曾主抓勞教,主抓迫害法輪功。在他執掌「權力」時,為了政績,為了迎合上級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在以往的邪惡迫害中幾乎都由他親自策劃,然後命令實施,大法弟子石忠岩被迫害致死,肖鵬、左中右被迫害精神失常……他都有推卸不了的責任。二零零六年春在政治角逐中,他極不情願的失去了手中的「權力」,雖然副院長的職位仍在,但是他只有處理一些生活上的小權。

其實以上只是錦州市勞教所惡警對大法弟子行惡所遭惡報的冰山一角,那些對大法弟子行惡的惡警、惡人由於害怕自己行惡帶來的惡報被人知道不敢說出來,還有一些人把生活中的一些災禍當作是偶然現象而不相信是報應。

希望那些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能夠從中清醒過來,停止迫害,將功贖罪,給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