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市迫害大法的惡人遭現報十五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

1、周口衛校校長李文枝死於車禍

河南周口衛生學校校長李文枝,好大喜功,貪權、貪錢、貪色。本來家底頗厚的學校,經他幾年折騰下來,欠下巨額外債,一度發工資都困難,廣大教職工怨聲載道。中共開始打壓大法以後,為掩飾自己的罪行,保住頭上烏紗,李文枝積極逢迎邪黨,誣蔑大法,迫害本校大法弟子。

李文枝不僅有多名情婦,還包養了恆大附中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做二奶,為他生了一個女嬰,滿月以後(零二年底),李駕車去項城看望。回來的路上,小車撞到一輛大貨車上,李文枝當場斃命,撇下一堆孽債。

2、周口市公安處政保科長王余德癱瘓

原周口地區公安處政保科科長王余德,五十多歲。他在任期間,充當迫害法輪功的幕後元凶。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後,他就派公安對各個煉功點偷偷錄了像。七月二十日以來,他積極策劃、指揮對大法弟子的各種迫害。他曾洋洋得意的說:「你看高峰、李育政(川匯區國保警察頭目)抓人罰款,耀武揚威,我叫搞到哪一步,他們搞到哪一步。」

迫害大法不久,王余德就得了腦血栓,留下偏癱後遺症。有一天,他慢步到附近的火車站廣場鍛練身體,發現一個女大法學員在傳真相資料,遂打電話將其舉報,該學員很快遭綁架。沒過幾天,王病情加重,癱瘓臥床。

3、川匯區牛營邪黨支書丁正太死於肝癌

川匯區南郊鄉牛營村邪黨支書丁正太,在任時不擇手段的抓錢,幹了不少壞事,村民們對他嗤之以鼻。零五年八月,丁正太舉報本村大法弟子許玉蓮母女,致使許玉蓮被沙南國保頭目高峰等惡警綁架關押。二十天後,丁正太忽染重病,到醫院一查為肝癌晚期。去鄭州、北京等大醫院治療,花了幾十萬,最後病死異鄉,人財兩空。他自己的本家弟兄都說他:「舉報好人,遭報了」。

4、周口沙南分局惡警劉鬥得胃癌斃命

原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國保惡警劉鬥,年屆六十,老奸巨猾,肆意誹謗大法創始人,並夥同政保惡警多次對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罰款、綁架、辱罵、毒打、監禁。劉鬥抄家特別內行,角角落落都不漏,發現錢和看中的物品,就偷偷裝進私囊;查出大法書籍、音像就野蠻銷毀。大法弟子李方貴被劉鬥舉報,坐牢一年多。零二年劉鬥退休,年底即因患腦溢血做手術,術後半身癱瘓,語言含混。後又患胃癌而死,死前極其痛苦。

5、川匯區永光居委會周國家死於肝癌

川匯區永光居委會邪黨書記周國家,男,四十多歲。在中共對大法血腥鎮壓的時候,他積極參與迫害,對轄區內的大法學員逐個登記、監控、跟蹤、轉化等。李育政等惡警去南方非法劫持在外打工的大法學員,他提供二萬元路費。

周國家於二零零零年到醫院檢查病,確診為肝癌晚期。他先後去北京、上海等地治療,移植一葉肝臟,花了三十多萬元,最後也沒保住命,於零六年中秋節前死亡。死前劇痛無比,慘叫不已。

6、太康看守所政委王清林暴死

太康縣看守所政委王清林,曾學過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在嚴酷的紅色恐怖高壓下他走向了反面,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昔日的功友善言相勸他也不聽,並揚言:「我修不成,我也不讓你們修成,落到我的手心裏,看我怎麼整治你們。」他不分早晚的頻頻查號,目的是找大法弟子的茬兒,魔性發作時大打出手。他親自指揮綁架多名大法弟子,並嚴刑逼供。

其間,王清林遭遇四次翻車,都險些喪命,其中有天晚上,他外出嫖娼回來,車翻到路溝裏,摔斷了胳膊,但他不知醒悟,仍然一意孤行。王清林零二年退休,零三年夏天猝死。

7、沈丘公安副局長鄭賀平遭車禍身亡

鄭賀平,女,沈丘公安局副局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她操縱、指揮惡警對大法弟子隨意非法抄家、綁架、巨額罰款、拘禁、勞教, 縱容惡警採用流氓手段對大法學員毒打、謾罵、濫施刑具。

零一年十月的一天,鄭賀平到鄭州辦事(據悉是去領監控器,用於非法監控大法弟子的電話),路上出了車禍,同車另外六人都毫髮無損,只有她自己命喪黃泉。

8、沈丘站北派出所惡警唐東風股骨頭壞死

沈丘縣站北派出所幹警唐東風,死心塌地充當中共流氓集團迫害大法的馬前卒,經常到其轄區內的大法弟子家中騷擾。有一次,唐東風到女大法弟子王霞雲家騷擾,王向其講真相勸善,他根本不聽,並掏出手機給政保大隊打電話,之後,夥同政保惡警當場毆打王霞雲,最後又把她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唐東風很快遭報,得了股骨頭壞死症。

9、項城市委小車司機靳開言遭車禍身首分離

項城市委小車司機靳開言,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曾修煉法輪功,身心都受益非淺。大法遭迫害以後,他在惡黨高壓下背離大法,毀書謗師,以求自保。

靳開言曾先後為項城迫害大法的兩個元凶──政法委書記王克非、宣傳部長陳清毅開車,殷勤的為惡人鞍前馬後效勞。

零四年中秋節前夕,陳清毅陪同市委書記李明方的老婆去北京辦私事,靳開言為其駕車。返回時,小轎車在京珠高速上行駛。左車道奔馳而來的一部大貨車備用輪胎跑脫了,這只輪胎飛過隔離帶,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小車的頂部,小轎車報廢,李明方的老婆被砸傷,陳清毅、靳開言當場亡命。靳的脖子被砸斷,頭與身子中間只剩一層皮相連,慘不忍睹。

10、項城一高李松山猝死在廁所裏

項城一高副校長李松山,長期受邪惡的黨文化薰染,正邪不分,貶佛謗法,誤導學生。

零四年春,李松山組織全校師生員工開展污衊法輪功的簽名等活動,將無辜的師生拉到與邪惡為伍、與神佛為敵的險境。同年十月十八日清晨,李松山在衛生間刷牙時,突然倒地暴死。

11、鹿邑法院副院長榮世傑命喪麻將桌下

榮世傑,鹿邑法院副院長。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配合惡黨,殘害善良的大法弟子。有個鄲城大法弟子在鹿邑發資料被綁架、批捕,由榮開庭「審理」。榮明知大法弟子所言所行完全符合憲法規定,但卻完全聽命於邪黨和六一零的旨意,違法枉判重刑九年。

時隔不久,榮世傑在熟人家打麻將賭博。說話之間忽然栽倒在麻將桌下,當場氣絕而亡。

12、淮陽看守所李德功夫婦被自家狼狗咬傷

淮陽縣看守所副管教李德功,年過半百,家住淮陽西城區陳莊。其人性格暴虐,積極配合惡黨迫害一心向善的大法修煉者,特別是對家境貧寒的農村學員更是心狠手辣。

李德功養了一條兇悍的狼狗,為他看家護院。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八時許,淮陽境內突然狂風大作,黑雲壓頂,電鞭閃爍,一陣霹靂將李家的狼狗震驚,狼狗掙脫鎖鏈衝進屋中,齜牙奮爪,撲向李德功夫婦,將二人咬傷。

13、周口運輸總公司孫健及親屬一年之內病死三口

周口運輸總公司保衛處副處長孫健,四十出頭,長的黑胖粗壯。他甘當中共流氓集團的爪牙,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尤為卑鄙的是,零二年年初,孫健向公安舉報本單位大法弟子靳秀芬、韓士珍、曹鳳英,致使三人被綁架關押。

此事過後數月,孫健得重病,急發肝腹水,救治無效,於當年年底一命嗚呼。孫健行惡還殃及了家人,他的母親、弟弟在這一年相繼病死。

14、川匯區張其曾胃癌喪命

川匯區有個張其曾,受惡黨謊言毒害,敵視大法。張的鄰居王太太修大法。有一天,王太太來串門,看到他家電視正在播放誣陷大法的內容,就說:「咱不要相信電視上說的,那都是假的。法輪功是個好功法,叫人修心向善。善待大法,將來有福報。」不料張其曾翻臉大怒,說:「你煉法輪功,我舉報你。」抓起電話就打。其妻急忙上去,一把奪過電話,說:「都是左右鄰居,你這是幹啥呀!」

此後王太太遷居。四個月後,她在街上與張妻邂逅,嘮起家常,得知張其曾患胃癌,死去一個多月了。

15、周口西大街王國友身體腐爛活活疼死

川匯區西大街市民王國友好耍聰明使壞。他聽信邪黨謊言,誣蔑大法,嘲笑上訪鳴冤的大法學員。

大法遭迫害之初,有一天早晨,王國友到其母親的住處(居民樓)去,在樓上向外俯視時,發現附近一所平房院內,有夫妻二人正在煉法輪功。王頓生邪念,想了個借刀殺人的毒計,鬼鬼祟祟的找到某被服社的一個老年婦女(因這老婦慣於無事生非,且仇恨大法),神秘兮兮的告知自己所見。惡婦聞言,馬上打電話向公安舉報,煉功的夫妻倆立即被非法拘禁。

自古善惡必報。不久,王國友得了怪病,身體一塊塊腐爛,疼痛無比,吃藥打針無濟於事,附近居民每天都能聽到他的慘嚎。三個月後,王國友竟活活疼死。那個惡婦也遭了報應,一壺開水從胳膊上澆下,潰爛半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