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春風化雨」謊言下的肉體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我把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一年的半年時間中親身經歷及所見所聞寫出,揭露的罪行雖然只是冰山一角,足以反映中共迫害大法學員之邪惡面目。

這裏揭露的大多是發生在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教育隊的事件。二零零一年春天,法輪功學員又被集中成立所謂的「法輪功大隊」(專門迫害法輪功),有二百多人,分三個中隊,惡警大隊長韓晶。

一、直接進行肉體摧殘

•坐板

每天早晨五點起床一直到晚十點就寢,除了十多分鐘的洗漱、三餐外幾乎都是坐板。其實,這是一種變相的體罰,是很痛苦的。時間不長,每個人的臀部下磨出厚厚的繭子、甚至潰爛。

坐姿有多種:如兩腿伸直,上身挺直,頭正、目視前方,一會就腿疼難忍,只好用手拽住褲子腿,稍一晃動就可能招致謾罵和毒打。還有,單盤腿坐,一條腿伸直;坐兩鐵床連接的角鐵上;坐京凳或凳子腿(舒蘭有一姓張的大法學員因為煉功曾經被強制這樣坐);蛟河吳德修被強制去騎坐八公分寬木頭方子,腳被墊起,兩腿伸直懸空,這樣兩、三分鐘都痛的不行。

還有坐床邊。還有一種擠坐,就是分開兩大腿,放前面人的兩側使前胸緊貼前面人後背,坐最後的人被用腳蹬或板子擠。第一人彎下腰,後面的人的腿從前面人的頭上搬腿單盤再壓下,中間誰要離開,只有身體向一側倒下,才能從擠坐的行列裏出來。誰坐不直就壓在後面人盤腿上,疼的受不了。蛟河田福深就因為臀部下長疥瘡很痛,身體晃動,僅一上午就被壞人拉出來,用床板打了三次。還有吉林鄭鳳祥、舒蘭牛俊慧被用手銬銬在床上坐板、睡覺,晝夜不打開,持續半個月。

•罰凍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氣溫零下四十多度。強迫出操,站軍姿,冷凍。先長時間跑步,到渾身出汗時,帶到背陰處讓冷風吹,然後再跑步。吉林市張引平和另一同修在滴水成冰的走廊裏被銬在樓梯扶手上一宿。

•罰站:刑事犯閆偉逼迫一年輕同修罰站,只幾個小時就嘔吐,站立不穩。

•擠睡

我們被迫睡在帶著冰的大板鋪上,儘管上面鋪蓋一層塑料布,起床後褥子全都潮濕了,塑料布下一層水珠,這樣持續了數日。

為了加重迫害,惡警甚至讓空出一半鋪位,讓大家擠在一起,誰起夜,再回來都找不到睡覺位置。在一大隊,蛟河當年六十六歲的齊來興老人就睡在上鋪兩鐵床連接的角鐵上,他上床時摔的臀部大片青紫幾個月。

•電棍電、狼牙棒打、拳打腳踢

這是惡警最常用的行刑犯罪手段。三月初的一天,蛟河的李應鵬突然被叫到管教室,無故被電半小時。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的大迫害中,教育隊四樓五十人中三十七人被十幾名手持電棍、狼牙棒的惡警發洩邪火施暴。藍色的電火花像毒蛇一樣撲來,棍棒、拳腳落到學員身上。樺甸市白敬致被踢斷肋骨、吉林市江蜜蜂宋文明腰被踢傷。

其他各隊遭到更殘酷的迫害。嚴管隊有四人被打昏,舒蘭、牛俊慧等緊急送醫院搶救,蛟河的李強被打昏甦醒過來後又遭到毒打,跟隨的獄醫見到人已經不行了,連聲高喊這才住手。教育惡警隊長韓晶迫害大法學員說:三•十一事件,沒有上面精神我也不敢這麼幹。

舒蘭、陳德喜質問教育科長劉群「為何超期關押」,陳被劉當眾狠踢了幾腳。一次在鍋爐房子後,吉林小陳被翻出經文遭到南中隊長拳腳。

•繩子捆綁、吊銬、電棍電

蛟河吳德修因拒絕轉化曾經受多種酷刑。手銬吊掛、繩子捆綁然後被惡警用多根電棍電,多人同時動手,十隻同時電。沒電了充電還電;做惡累了,歇一會還行兇。皮膚燒焦了,直流黃水,他們還是不放過。幾個人同時電吳德修的還有多次。

•「包夾」

人人都知道大法學員是好人,但是可悲的是中共讓一些真正的犯罪分子監視這些好人,如影隨形的迫害。這是對我們的污辱。他們為了討好管教,自己得好處,挖空心思幹壞事,加重了對大法學員的迫害。

•用棉被捂、用木方子搗肋骨

蛟河齊來興老人第二次抓回吉林市勞教所。教育陳隊長指使犯人「幫助幫助」老人,大熱天,被幾個犯人用棉被捂上,被的四周人坐在上面壓住,憋得大汗淋漓,上不來氣。還用木方子搗肋骨。

•關小號:吉林市潘兆文在二零零一年春天曾經被關小號。經過多數大法學員絕食抗議,當晚被放出。

•把人抬起來往地上摔:聽四大隊一中隊刑事犯大個子等私語:吉林市李再亟是被幾個犯人抬起往地上反覆摔,內臟受傷致死。

二、滅絕人性的剝奪最基本生存權

•限制用水:在各個監區,用水十分緊張,每天只供給很短時間一次水。幾乎人人兩個塑料小桶(瓶)。一個裝飲水,另一個盛尿。

•限制上廁所:人為製造緊張氣氛,沒辦法只好準備個尿桶(瓶)。有人拉肚子,只好便在塑料袋子裏。

•吃不飽:主食是小的可憐的饅頭或發糕,三口吃光。從事繁重體力勞動的人,被餓的眼冒金星。菜是甚麼便宜來甚麼,常年吃見不到油的菜湯。

•不讓洗澡

•限制家屬、親朋會見和送生活必需品

大法學員在這裏連續遭到精神和肉體的迫害,不能學法、煉功。很多人出現高血壓、腦血栓等症狀。吉林華丹啤酒廠老陳暈倒從樓梯上摔下;很多人長期被疥瘡折磨,流膿血,癢痛鑽心,每晚只能睡一、二小時覺。吉林於文忠的身上到處是指甲大小的膿包,流膿淌水。蛟河劉俊堂的胳膊、手腫的都不能彎,外面傳聞人都快被迫害死了。許多大法學員都在同修的鼓勵和幫助下,減少了痛苦,闖過難關。

三、強制洗腦、警匪勾結

吉林市公安局勞教處、勞教所大小頭目、警察,及「幫教」,偽善的、欺騙的哄勸,脅迫家屬來做工作,當作見親人的條件,妄圖改變修煉者的意志。強制大法學員看電視、放錄像、上大課,甚麼討論談體會,寫感想體會,進行長期洗腦。舒蘭、牛俊慧因不看錄像,遭到毒打,被用手銬銬在床上坐板、睡覺,晝夜不打開,持續半個月。

這裏的站班、包夾都是花錢買來的位置,幾乎都與警察勾結。他們在警察指使下看管他人或者就是呆著,借幫警察檢查物品之機,肆意搜查,趁機大發橫財。蛟河齊來興帶來的二百七十元錢被一大隊惡人侵吞。蛟河劉俊堂的一百一十多元被四大隊一中隊於文志等沒收,家屬送來的物品,如褥單子、衣服、襪子、手套等被壞人搶佔。每次的搜查都有人受損失的,只是沒人聲張而已,吉林薛保平就被搶去五十元。

正告所有的惡警、壞人,迫害善良的好人是有罪的,誰幹了壞事都得償還。趕快找真相,看「九評」。退出就要解體的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為自己的未來留條後路。

不管形勢如何險惡,堅定的大法學員都走過來了。生命對「真善忍」的正信是任何邪惡力量也阻擋不了的,這是千真萬確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