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刀筆善用 濟人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揚州的王中丞,少年時死了父親,家境貧寒,靠給人寫訴狀賺錢以養母。二十歲時經考試得補弟子員,秋試幾場考下來,都不中。

這年除夕,他夢見兩個穿青衣的人把他叫去,帶到一座官署,極其宏大壯麗。正堂上端坐一位帝君,旁邊有兩位紅衣吏,手拿長榜,王者用筆標判。標判完了,吏使傳呼王生進見。

王生上殿,匍匐在地上,看到帝君臉色十分嚴厲,扔下一本冊子,讓他看,見到冊子上有自己的名字,下面標明他應當由某次科考得中,並聯捷而入翰林,官至總督,但以昧心替人寫誣狀之孽,已被削除殆盡。

他剛看完,王者拍著長案問道:「看清了嗎?」王生叩頭乞哀,王者說:「姑且念你侍奉母親孝順,應當立即改過,還可以還你功名。如惡行不改,就要追索你的性命!」又命青衣人將王生帶出去。

青衣人對王生說:「剛才帝君標判的是來年秋榜。你如能改行為善,還可以在這一榜上登名。不要忘了帝君諄諄訓誡的苦心!」說完伸手推了王生一掌,王生一下子就醒了。

王生回想夢中情景,歷歷在目。想到改過,覺的自己家境貧寒,沒有力量去做善事,如果放棄刀筆寫狀生涯,又用甚麼辦法彌補前罪。沉思通宵,恍然有悟:刀筆可以殺人,難道就不能用來救人嗎?就用此道反而行之,一定可以得到神明庇佑。

自此以後,凡遇諍訟之人前來,他都想盡辦法勸說調解。那些沒有道理而要諍訟的,他加以申斥說理。對於那些有理而不能自己申說清楚的人,他才運用自己的文才為他們寫狀子,而且全力給以幫助。

這樣做了近一年,他考中補廩生第一名,能每月受到官府的定額資助,因此更加努力為善。

鄰里中有一新寡之少婦,家屬小康,懷有身孕,是遺腹子。族中之人誣陷她不貞潔,告官說她腹中之子不是真骨血,怕亂了宗族血脈,求官府判她大歸(把她休回娘家,不准繼承產業)。她的娘家軟弱怕事,不敢說一句話。她受了大冤,無法辯白,整天哭泣,發誓要尋死。

有位鄰居知道了,來告訴了王生。王生作了調查,知道少婦實是貞潔之人,就訪問來到她娘家,寫了上訴狀,讓她母親去告官府。這婦人的兄弟顯出很為難的樣子,王生就用道義激勵,他們很受感動,於是把狀子遞了上去。

同時王生又召集同學和本地有德望的老者,告訴他們知縣將於初一要到文廟宣講聖諭,到那時把這樁案子公開提出來。有人認為,此事與己無關,不願出面,王生說:「保護貞節,維護遺孤,這是有關道德仁義的大事,都是讀書明理之人應該做的,並不是為一己之私利包攬訴訟,不能把這件事等同於違法犯禁來看。如果怪罪下來,我一人承擔!」大家都很讚賞他的大義之心,都願意支持他。

到了初一,知縣來到文廟學舍,大家呈上稟文請他閱覽。知縣也很明理,看完以後說:「這是件牽涉名節的事,請在座諸君認真了解落實,如果確屬於族人誣陷,一定按律例嚴懲。但各位查訪一定要確實,不要自取其罪。」王生向前,盡力申述族人誣告的詳情,言辭剛直,條理分明。知縣見他詞理正直,慰勉了幾句,讓他下去了。

沒有幾天,即開庭訊問,族人都被問的理屈詞窮,承認自己誣告。少婦之冤才大白,結了此案。少婦囑咐娘家拿出一百金答謝王生,王生不受。他們堅持要給,王生生氣說:「我難道是想要你們的酬金才這樣做的嗎!」聲色俱厲,嚴加拒絕,婦家人慚愧而去。

當年除夕,王生又夢見以前的那兩位青衣使者,前來召他,走到以前的地方,見那位帝君和顏悅色對他說:「我很讚賞你改行之快,已經還你科名。原應在下一科中試,因你保節全孤一事,善行感動上天,本年就能考取。你應當更加多修善德,不要懈怠,前程遠大不可限量!」王生叩謝。

帝君命吏使領他出去。在大門外遇到二老一少,在道旁向他跪拜,王生不知他們是誰,見他們向自己拜,他也對之回拜。他們跪在地上叩頭說:「承蒙君恩,使我後人得以保全,繼承香火,又保住了我們的田產。我們愚父子孫慚愧無以回報。剛才聽帝君寵召王君,所以我們在這裏等候!」王生明白了,他們是那位寡婦的父翁和丈夫,就攙扶他們起來。

老者指著少年,說:「我這兒子受君大恩。我知道你還沒有兒子,我要去請求冥司讓他投生作你的兒子,來報答你。」王生謙讓,致了謝意,就分手了。

王生醒來就把他所經歷的事告訴了他母親和妻子。從此,他竭盡全力行善。第二年就中了解元,聯捷入了翰林,官至大中丞(巡撫)。

考中解元那年,生了一個兒子,恍惚中像似看到夢中的少年進門來。兒子後來也以科考中第一名而做了大官。

刀筆救人,雖然是王生的創見,只是很多人不知道以此行也可救人。刀筆既能救人,那麼天下能用來濟人利人的行當,哪裏只限於從事刀筆寫作這一職業呢?!因行善救人而蒙恩多福,也是理所當然的了!其實人無論身在任何一個階層、行業、環境,都可以做好人、行善事,善用萬物,揚正義之舉,才是人對自己負責的真正明智的選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