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龍泉區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

張光秀、謝洪民母子遭受的迫害

謝洪民,二十多歲時患直腸癌,為治病,家中債台高築,醫院無藥可治。後謝洪民修煉了法輪大法,神奇康復。

九九年七二零後,謝洪民去北京上訪,被洛帶鎮惡警綁架回龍泉看守所非法關押,大冬天被強行脫光了用冷水沖,被脫光了衣服用冷水從頭頂向下一點一點的滴,手指甲被打落,人被打暈死。

在龍泉看守所受盡幾十天非人的折磨後,謝洪民被劫持到資陽大雁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後,謝洪民從資陽勞教所被放回後,被村幹部們不分白天黑夜的跟蹤監視。

二零零二年,謝洪民再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廣元監獄迫害。二零零六年,非法判刑期滿,洛帶鎮白陽村大隊村長白蘭中等人又將謝洪民強行從廣元監獄直接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腦班。

張光秀,謝洪民的母親,先後多次被洛帶鎮惡警惡人綁架關押,多次被抄家。

袁學芬、袁斌姐弟遭受的迫害

袁斌,洛帶中學優秀教師,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被洛帶鎮惡警從北京綁架回龍泉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八十多天,其間惡警羅依坤等人勒索袁斌家人五千多元錢,並威脅袁的家人不准向外人說,並不開收據。二零零零年底,惡警陳磷、羅依坤、曹湘清又將袁斌綁架到綿陽新華勞教所非法勞教折磨一年。

袁斌從勞教所回來後,工資被大量扣發,惡警派人一直跟蹤監視他,過年過節或所謂敏感日,惡警們便有事無事的把他抓起來,並多次把他綁架進洗腦班,動輒大打出手,不准睡覺。

袁學芬,袁斌的姐姐,因身體多病而修煉法輪功,也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二零零零年,袁學芬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師父講句公道話,講明自己因煉功而受益的真實情況,結果,她在洛帶鎮街上生意很好的兩間理髮店被洛帶鎮派出所惡警強行關閉,店內的東西被惡警羅依坤、陳磷、鐘雲、曹湘清、黃魁成洗劫一空,惡警還阻止房東再租房給袁學芬,並一度把袁學芬關進龍泉看守所和成都收容所,後又把袁學芬綁架回南充,妄圖將她勞教迫害。

袁學芬曾去看望軟禁在西河中學的何友明(大法弟子),被西河校主任舉報,被西河惡警將她銬在石凳上,一天不給飯吃,還不准上廁所。

丁淑清被關洗腦班 家產被惡徒盜賣一空

丁淑清,曾經一身是病,家中債台高築,一九九七年因子宮瘤必須切除,被迫又借了四千元錢準備用作手術費,見謝洪民的癌症都因修法輪功不治而癒,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不久無病一身輕。邪黨迫害大法後,洛帶鎮的邪黨官員把丁淑清綁架進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了兩個月,丁淑清家中一畝多田、價值三、四千元錢的葡萄被村幹部夥同惡警陳磷等趁丁淑清被非法關押在洗腦時,在光天化日之下盜賣一空。

七旬周樂菊被迫漂泊在外

周樂菊,七十多歲,其丈夫是知識份子,文革時被迫害致死,周樂菊自己一個人把兒女拉扯大,勞累一生,患心臟病,風濕病,一身浮腫。1998年周樂菊得大法後,身體變好了。可是在邪黨迫害大法後,周樂菊因想起從前丈夫被整死的情景,起了怕心,不敢煉了。結果她放棄修煉後,不久病又發了,在龍泉醫院兩天花了一千元不見好轉。

周樂菊清醒過來後,從新開始煉大法了,病很快又好了。洛帶派出所惡警得知後,派人白天黑夜跟蹤監視她,並多次非法抄周樂菊家,後不准她居住在洛帶女兒的家中,致使她至今依然漂泊在外,被迫骨肉分離。洛帶派出所惡警陳磷還說:殺人放火都是好的,就是不許學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